就是他的地盤兒

去了軍營,開啟了我的軍旅生活,直至2019年我所屬部隊某些特殊原因要駐紮去烏克蘭,可我因為一個月前去做了個闌尾炎手術所以不能趕上隊伍一起出發。我還冇到那兒,第二次烏克蘭戰爭就爆發了,我所屬部隊已經衝破邊境插進敵軍中心地帶,我和其他軍人一樣依然去追趕自己的部隊,並且順利抵達烏克蘭境內,找到了所屬部隊。這次戰爭讓很多人獲得了榮耀和提升,但我得到的隻有苦難。我奉命前往駐烏克蘭大使館,那裡有人打開了求救信...-

“解剖室就是他的地盤。”

“那彆人怎麼看?不管他嗎?”

“怎麼看?”

“他們對此已經習以為常。”

“什麼!”

“一開始我們大家都覺得他過於殘忍,而且........還有點對屍體不尊重。可是就是因為他這個行為!”

“會更容易!”

“且更快速的推理出屍體生前遭遇了什麼。”

“那”

“家屬會同意嗎?”

“嗯?為什麼不同意?”

“哦!”

“彆看他這樣子,像法外狂徒的作風。這些案件,可都是按照法律程式,獲得合法授權的。”

“再說了,雖然在解剖室裡麵綁打屍體,可是那些都是正常解剖流程冇有用的前提下纔會做!”

“那什麼時候是正常解剖冇有用的時候?”

“嗯.........”

“很多時候!”

“好尬”

“不過有時候,也許是每天?”

“什麼?”

“他呢性格孤僻,不喜歡太多人進他的解剖室。不過他會選一個案件刑警,跟他一起充當他的助手。

助手?”

“他連助手都冇有嗎?”

“原來是肯定有的!可是他們都不滿他的解剖方式和潔癖和某種癖好

“潔癖?”

“對!”

“你不是剛從部隊下來嗎?把東西擺放整齊,讓屋裡麵乾乾淨淨,這些你能做到吧?要不然的話,你還真不能和他住在一起!”

“是的,剛下來。”

“我都能保持乾淨。”

“那就好!”

“不過你說的找一位刑警當助手是什麼意思?”

“在那之前你不應該先問我他是什麼癖好嗎?”

“啊?”

“哦!”

“他是什麼癖好?”

“再次好尬呀”

“他喜歡在解剖一個案子結束之後去吃這剛結束案子,類似的食物。”

“人!”

“當然不是!怎麼可能嘛!”

“打個比方”

“嗯......就好比這個案子在大腸裡發現重要的線索,這個案子結束之後,他就會吃一盤炒大腸。”

“啊?這是什麼特殊又變態的癖好!”

-癖和某種癖好”“潔癖?”“對!”“你不是剛從部隊下來嗎?把東西擺放整齊,讓屋裡麵乾乾淨淨,這些你能做到吧?要不然的話,你還真不能和他住在一起!”“是的,剛下來。”“我都能保持乾淨。”“那就好!”“不過你說的找一位刑警當助手是什麼意思?”“在那之前你不應該先問我他是什麼癖好嗎?”“啊?”“哦!”“他是什麼癖好?”“再次好尬呀”“他喜歡在解剖一個案子結束之後去吃這剛結束案子,類似的食物。”“人!”“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