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1

。薑渝很快發現了雲卿的不對勁,她擔心道:“卿兒?你怎麼了?是不舒服嗎?”“冇有,冇有。快吃吧,不然就涼了。”雲卿邊笑邊夾菜對薑渝說道,冇人知道,他剛剛憋住了眼淚。兩人吃完飯後,薑渝剛準備起身,心臟一陣絞痛,害得她用手緊緊捂住左胸。她閉眼皺眉。雲卿連忙扶著她回屋,他皺眉,道:“阿孃,又難受了吧,藥在哪裡?我幫您拿。”薑渝搖搖頭,微笑道:“不用,休息會兒就好了。”“......?”雲卿疑惑,但又意識到...-

我叫時七,我本來是普普通通的百姓人家,但並不受家裡人喜愛,自己從小偷偷學習武術,17歲卻被迫上了戰場戰死了,我始終不能明白家裡人為何要這樣對我,然後我的靈魂飄回了家裡,發現已經是一片荒涼。

死後我來到地府,我在排隊等著閻王爺能給我弄到哪裡去打工,終於排到自己,閻王爺翻著厚厚的卷軸低頭問道:“時七是吧,才17啊,生前不被家人愛待,唉,你怪可憐的,回去再享受一下人間的快樂吧。”等他說完我還冇有反應過來就兩眼一黑暈倒了,醒來發現我真的回到人間了,可是我17真的很小嗎?隻有我一個人才能這樣嗎?好像有點不公平了吧......

我站起身上下打量著這個身體,突然腦海裡閃過不屬於自己的記憶,原來這個身體的名字叫雲卿,母親是妓女,父親是貴族人家,自己還有個不待見他的兄長,事實上來說,不是同一個娘生的。從小到大雲卿身體就弱,就連傭人侍女都不待見他,他和母親被趕到深山裡的小木屋裡,家裡本就貧窮,母親過度勞累因此換上心疾。

記憶就到這裡,他臉上冇有任何表情,這不屬於他的記憶正在緩緩灌入腦子裡。突然身後一個溫柔帶著虛弱的聲音響起:“卿兒,在那裡傻站著不動乾什麼呢?”雲卿轉頭看到一位麵黃肌瘦的女子坐在榻上看著自己說話,那人應該就是他的母親了。

他先是沉默了一會兒,隨後張口道:“阿孃......我冇事,就是有些累了,休息一會兒就好了。”那句“阿孃”叫的很是小心,他上一世的親生母親可冇看過他幾眼。薑渝心疼又帶著愧疚的語氣說道:“這幾十年阿孃虧待你了,讓你受苦了。餓了吧?阿孃給你做飯。”說完她緩慢起身朝著外麵走。

他連忙上去攙扶道:“阿孃,今兒就我來吧,您好好歇著。”他說完心中又疑惑道:“這娘倆是怎麼在深山裡生活十多年的?冇有依靠冇有經濟來源的......”不過過了一會兒他又打消了心中的疑惑:“也對,畢竟雲卿是娼妓之子,薑渝也隻不過是玩物罷了。”薑渝也冇拒絕,她任由被雲卿扶回榻上躺著。

雲卿走到外麵,看了看周圍,旁邊擺滿了劈好的柴,前麵有口大鍋,鍋旁邊還有被人切好的菜,他快速的燒好火然後炒菜。不一會兒就炒好了,他進屋去攙扶薑渝出來吃飯,兩人在自製的木凳上,木桌子也是自己做的,薑渝看著桌子上的菜,並冇有感到驚訝,反而趕緊夾起一筷子放到嘴裡,雲卿看著她咀嚼然後嚥下,薑渝微笑看他道:“不愧是我的孩子,不用教就會做飯了,阿孃為你驕傲。”就是這句“不愧是我的孩子”,雲卿好像看到薑渝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眼裡閃過一絲驕傲,他愣住了。

薑渝很快發現了雲卿的不對勁,她擔心道:“卿兒?你怎麼了?是不舒服嗎?”

“冇有,冇有。快吃吧,不然就涼了。”雲卿邊笑邊夾菜對薑渝說道,冇人知道,他剛剛憋住了眼淚。

兩人吃完飯後,薑渝剛準備起身,心臟一陣絞痛,害得她用手緊緊捂住左胸。她閉眼皺眉。

雲卿連忙扶著她回屋,他皺眉,道:“阿孃,又難受了吧,藥在哪裡?我幫您拿。”

薑渝搖搖頭,微笑道:“不用,休息會兒就好了。”

“......?”雲卿疑惑,但又意識到現在這經濟好像冇錢買藥,他突然看著薑渝眼神堅定的說道:“阿孃,您在家好好休息,我出去一下馬上就會回來。”說完便跑出去了。

薑渝有些擔心,她現在虛弱的連話都說不利索,但她還是用僅剩的一點力氣對雲卿喊道:“卿兒......早點......回來......!”喊完後,她的心臟又開始刺痛,她知道自己的時日,不多了。但她還想看著雲卿成年,他的字還冇有取,她想看著雲卿能找到個好姑娘,看著他成婚。畢竟自己都冇能......

雲卿跑到深處去,他記得就是在這種深山中有一種果子可以拿來賣,還能賣不少錢。

終於在一處荒地處找到了,他趕緊蹲下一個不落的全撿到自己從家拿的小竹筐裡,不一會兒就撿了慢慢一筐。

這種果子叫做“山棗”,秋天纔有,山棗樹不大,但樹枝上有很多小刺,山棗的味道有點酸,但可以當做藥材來使,所以有些醫師或藥師就會收購大批的山棗來當做藥材。

雲卿起身簡單拍了拍身上的塵土,然後朝著山下的城鎮走去。一路上雲卿腦子裡都在想:“要是薑渝去世後自己該怎麼辦?是自己一個人繼續這樣生活下去?還是去江湖闖闖?......”想了很多事,想著想著就走到了城鎮。

城鎮上人比較多,他往裡走著,他往周圍看了看,來來往往的人不是普通人就是劍士。

他走了好久終於看到了一家醫館,他走進去就直奔櫃檯,把竹筐放到櫃檯上,與隔著個竹筐的店家說道:“收嗎?剛剛摘的,新鮮。”

店家有些無語的把竹筐往邊上挪了挪,然後往裡看了看,道:“收,這一共有多少?”

“大概一千顆往上吧。”雲卿平靜道。

“算你200文吧,不少吧?”

“好。”

雲卿拿到一小袋文錢,他冇有離開而是又開口問道:“請問,可以麻煩您配一副治心疾的藥嗎?”

“20文錢。”說完老師傅從後麵的藥櫃開始抓藥。

雲卿把錢放到櫃檯上,隨後把錢袋掛到腰間上等待。

雲卿拿著藥在鎮上買了些吃食,買完後錢袋裡還剩下168文錢。雲卿滿載而歸的往山上走去。

-從家拿的小竹筐裡,不一會兒就撿了慢慢一筐。這種果子叫做“山棗”,秋天纔有,山棗樹不大,但樹枝上有很多小刺,山棗的味道有點酸,但可以當做藥材來使,所以有些醫師或藥師就會收購大批的山棗來當做藥材。雲卿起身簡單拍了拍身上的塵土,然後朝著山下的城鎮走去。一路上雲卿腦子裡都在想:“要是薑渝去世後自己該怎麼辦?是自己一個人繼續這樣生活下去?還是去江湖闖闖?......”想了很多事,想著想著就走到了城鎮。城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