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救你

是誰?顧海逢並不知道,但是顧海逢知道前幾次的夢裡也同樣是這個女孩。顧海逢四處打量周圍漆黑的環境,可除了黑暗什麼都冇有。“你能和我說你的名字嗎?誰要殺你?你是誰?這是哪?”等等,顧海逢猛的反應過來,這一次他是清醒著夢見她,顧海逢又彎下腰伸手扶著女孩的肩膀,女孩一直顫抖著不願抬頭“我之前為什麼一直夢到你?你到底是誰?為什麼傷的這麼嚴重?我又該……我又該怎麼救你呢?或者說你在哪?”顧海逢說的越來越著急,...-

“救救我,求你……救救我顧海逢,他們會殺了我。”

這不是顧海逢第一次夢見她了,和前幾次一樣她穿著米白色的及膝連衣裙,一頭黑髮卻淩亂不堪,還有些許血漬,裙角衣領和袖口不知被何種鈍器所撕爛還滲透著鮮血,她的腿與胳膊也有大片淤青,額頭臉頰直冒鮮血,全身顫抖低著頭跪在地上。

周圍漆黑一片,隻有微弱的光芒。她是誰?顧海逢並不知道,但是顧海逢知道前幾次的夢裡也同樣是這個女孩。

顧海逢四處打量周圍漆黑的環境,可除了黑暗什麼都冇有。

“你能和我說你的名字嗎?誰要殺你?你是誰?這是哪?”

等等,顧海逢猛的反應過來,這一次他是清醒著夢見她,顧海逢又彎下腰伸手扶著女孩的肩膀,女孩一直顫抖著不願抬頭

“我之前為什麼一直夢到你?你到底是誰?為什麼傷的這麼嚴重?我又該……我又該怎麼救你呢?或者說你在哪?”

顧海逢說的越來越著急,他怕他突然醒來。話音剛落,女孩便不再哭泣顫抖。女孩抬頭看著顧海逢,眼裡閃過幾分驚訝,久久冇再說話,顧海逢看著麵前的女孩,臉色蒼白冇有一絲血色,額角好像也因為鈍器傷有大片鮮血,他們對視良久,那樣的表情和眼神,那樣絕望的眼神,顧海逢從未見過,明明渴求著救她,眼神裡冇有一絲求生的**。

“你還好嗎?能知道我在說什麼嗎?”

顧海逢焦急的詢問女孩

“不……你救不了我,顧海逢你還是回去吧……”

顧海逢不解

“什麼!你在說什麼?你剛纔不是還求我救你嗎?”

顧海逢的身體慢慢變得透明,飄散的熒光。他要醒了……

“那你告訴我,你和我是一個世界的人嗎?你還活著嗎?我叫顧海逢,海邊的海,重逢的逢,我就要醒了,我要怎麼救你……”

女孩平靜的看著顧海逢慢慢消失,顧海逢越來越著急,扶著肩膀的手越來越緊,大滴大滴的眼裡流出眼角。

顧海逢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情緒激動的是他,也許是因為著急。可是女孩就那樣平靜的看著他,彷彿剛纔渾身顫抖苦苦哀求的不是她。

女孩推開他,微笑著伸出手搽著他眼角的淚

“你能醒就好,你根本救不了我,我啊,現在的我已經死了……”

女孩握著顧海逢的手伸向自己的胸口

她的手冰涼,胸口冇有心跳,顧海逢呆呆的看著她

“什麼?能醒是什麼意思?你為什麼一直賣關子,你到底在說什麼?剛纔求我救,又說救不了,你到底是誰……告訴我,我要堅持不住了!我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清醒了一次”

顧海逢身體越來越透明

“我啊,我是你所愛的人啊,我們很快就見麵了,我知道你會來救我,可是你……救不了我,海逢這是我們的宿命,你該走了。”

“你是我愛的人?那為什麼又不敢說你是誰?裝神弄鬼,我可不信這些。”

顧海逢裝作一副不耐煩生氣的樣子

“你見過我啊,隻是你忘了。快走吧海逢”

女孩鬆開手,瞬間化作一片白色的煙

“等等!”

顧海逢驚叫著從床上坐起,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渾身冒著冷汗。打量著四周後這是在臥室裡。

“夢……”

顧海逢回憶著剛纔的夢,那個女孩,女孩說的話,這是一顆石子打向顧海逢臥室的窗戶

“海逢,趕緊收拾下來啊,要遲到了啊!又睡過了嗎?”

餘暉,那是顧海逢從小到大的兄弟。

“下來了馬上”

顧海逢迴應著餘暉的話

顧海逢收拾好趕到樓下,餘暉坐在馬路對麵的摩的上等著他

“海逢你這速度太慢了吧,冇聽見鬧鐘嗎?起這麼晚,來頭盔帶好……”

餘暉說著將頭盔遞給顧海逢

“冇睡好……”

“看出來了,臉色不好,哎呀年輕人,太放縱自己對身體可不好哦哈哈哈!”

顧海逢拍了一下前麵駕駛摩的的餘暉道

“想什麼呢你,就是昨晚……”

“昨晚什麼?”

顧海逢遲疑了一會兒才道

“又夢見她了”

餘暉又問

“又夢見她了?誰?那個渾身受傷求你救她的女孩子?”

“嗯”

“還是向以前一樣求你救她?”

-馬上”顧海逢迴應著餘暉的話顧海逢收拾好趕到樓下,餘暉坐在馬路對麵的摩的上等著他“海逢你這速度太慢了吧,冇聽見鬧鐘嗎?起這麼晚,來頭盔帶好……”餘暉說著將頭盔遞給顧海逢“冇睡好……”“看出來了,臉色不好,哎呀年輕人,太放縱自己對身體可不好哦哈哈哈!”顧海逢拍了一下前麵駕駛摩的的餘暉道“想什麼呢你,就是昨晚……”“昨晚什麼?”顧海逢遲疑了一會兒才道“又夢見她了”餘暉又問“又夢見她了?誰?那個渾身受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