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佞臣進言,若將賀蘭氏接納進宮,再以陛下真龍之氣鎮壓妖孽,必定是天下奇事。老皇帝功力多年停滯,不過金丹修為,卻一心要成仙。他思覺,如若鎮壓妖女,天上的功德簿也會記上一筆,百姓也感恩戴德,保不齊日後能在天庭上有一席之地。這樣好的機緣,須得早早占著,萬萬不能讓人搶了去。於是,一道聖旨自宮中千裡迢迢而來,來到了這個狹小的,幽僻的古寺。一道閃電劈下,割裂了昏暗的天,陰森如鬼魅,雷聲滔天,亡魂不得安息,直指古...-

深山古寺,蒼苔寒露,遠鐘悠悠,小女慼慼。

十二三歲的小女孩,頭上束著總角,垂在耳朵旁的紅綢一晃一晃。

“我不要入宮!我不要離開媽媽。”小女孩哭喊,她拚了命地抓住母親的袖子,好像隻要她抓的夠緊,就不用離開家。

就不用去到一個幽深恐怖,像怪物一樣的地方。

在她純潔的心靈中,也有種對命運感到不安的本能吧。

儘管她隱約覺得,無論再怎麼掙紮,都是無濟於事,可她依舊不願鬆手,

她隻能抱住滔天洪水中唯一的浮木。

母親的臉上不再是以往刻意的冷漠。她身為人母,如今送女兒入宮,無異於骨肉分離。

她的臉上掛滿了淚痕。

但是她也冇有任何辦法呀!她痛苦地扯下女孩的手,要她在宮中謹小慎微,不辱家門。

自丈夫賀蘭壽離世,從前富貴皆是過往雲煙,空留孤兒寡母於世。

這世上虎狼當道,修真者不顧天理倫常,恣意妄為。她一個寡婦,將一兒一女牽扯大已萬般艱難。

本想著日子雖苦,總能挺下去。誰知道,在宮中求仙問道的老皇帝聽說曾經賀蘭家的幺女出生時,天降暴雨,萬鳥哭啼,乃不祥之兆。

佞臣進言,若將賀蘭氏接納進宮,再以陛下真龍之氣鎮壓妖孽,必定是天下奇事。

老皇帝功力多年停滯,不過金丹修為,卻一心要成仙。他思覺,如若鎮壓妖女,天上的功德簿也會記上一筆,百姓也感恩戴德,保不齊日後能在天庭上有一席之地。

這樣好的機緣,須得早早占著,萬萬不能讓人搶了去。

於是,一道聖旨自宮中千裡迢迢而來,來到了這個狹小的,幽僻的古寺。

一道閃電劈下,割裂了昏暗的天,陰森如鬼魅,雷聲滔天,亡魂不得安息,直指古寺。

彷彿一切都是天註定。逃不掉,躲不過。

女孩的尖叫聲,老婦的訓斥聲,躲在柱子後的男孩的嗚咽聲,都把這座古寺撕得四分五裂。

終於,一座小轎從深山裡抬出。

賀蘭蓮之看著越來越遠的古寺,她知道,有些東西,她永遠的失去了。

轎子晃晃悠悠,把蓮之帶進了一個奇幻瑰麗的世界。

這個世界,叫人間。

-他們彙合再說,至於與血雲宗之間的恩怨,有的是時間慢慢與他們清算!就在古羽即將接觸到葉天他們的時候,古羽卻看到原本靜靜躲在暗處的葉天突然身形一動,目光朝著戰場當中投射而去。“是賀重!”“他怎麼一個人在這裡?”“不好!賀重此時更被幾人圍攻!而且看他的模樣已經受了不小的傷!我們不能見死不救!”葉天等人在發現賀重正在被人追殺之後,也是冇有絲毫猶豫帶著人便朝著賀重的方向衝去。看到這一幕,古羽也是一愣不過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