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遇馬場

暴嗎?”上官渝狠狠逼問道。葉綸向著上官渝道:“當然不是。北越凶殘如此,大召與北越將必有一戰,但卻不是現在。若是現在在無十足的把握之下便向北越宣戰,上官大人,您擔待得起嗎?”上官渝被噎了一下,心中狠狠咒罵了幾句,但轉頭又向傅君翊哭了起來:“陛下!並非微臣不知道好歹,隻是……隻是聽到十一殿下竟身亡異國,臣實在悲憤萬分!若不就此作出動作,恐難服天下萬民啊!”此時,一旁的尚書令張京軻亦上前跪拜:“陛下,學...-

朝堂正殿上,一股壓抑沉寂的氣息籠罩著整個大殿,大召皇帝傅君翊坐在龍椅上,手指輕輕敲著麵前的案桌,一雙眼睛盯著底下的文武大臣,卻一句話也冇說。

底下的文武大臣大氣不敢出,全部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腳尖。手指敲擊案桌發出的聲響一聲聲像是鼓槌捶在每個人的心上,讓本就壓抑的氣氛更增添了一種致命的緊張感。

上官渝先是深深吸了一口氣,考慮良久,才緩緩走文臣一列,向前跪拜道:“陛下,臣愚見,臣主打。”

敲擊案桌的手指突然停下了,傅君翊看著上官渝,微微眯了眼:“為何?”

“大召與北越向來積怨已深,幾年前的召越大戰,更讓大召陷入了水深火熱的處境。”上官渝用眼角偷偷看了一眼一旁的葉綸,又道,“而如今,若非南安公主密信到此,恐怕大召還被矇在鼓裏。”

上官渝低著頭說話,聽傅君翊依舊冇說什麼,便乾脆大著膽子繼續說:“大召苦受多年壓製,民間早已哀怨連天。若說前朝幾代不與北越計較,是因講求休養生息,且實力還不足與北越抗衡。但如今,我大召經過幾代賢君,當今更有明君,已有了足夠的實力,不應再受北越的壓製纔是!”

傅君翊聽了,隻沉默了一會兒,方纔問向地下的大臣:“眾卿也是如此以為?”

眾大臣皆是一驚,將頭埋得更低了,不敢出聲。還有幾位甚至還感到了一陣眩暈,隻能忙睜大眼睛,右手悄悄掐著自己的左手,以防自己倒在朝堂上。

傅君翊見群臣如此模樣,不禁微微笑出了聲,但笑聲裡卻聽出了十分的冷意。

傅君翊看向了一旁的葉綸,緩緩問道:“大將軍覺得呢?”

葉綸倒也冇怎麼害怕,畢竟也就三十的年紀,再加上是上過戰場,體驗過刀光血影、血染沙場的人,早將生死置之度外,便也不會像其他大臣那般驚恐。

聽得傅君翊詢問,葉綸便也離了武臣一列,向前跪拜道:“陛下,臣以為,雖大召較之前兵馬更加強壯,但若是此刻向北越宣戰,卻也無十足的把握必勝。”

“難道葉將軍便由著北越如此殘暴嗎?”上官渝狠狠逼問道。

葉綸向著上官渝道:“當然不是。北越凶殘如此,大召與北越將必有一戰,但卻不是現在。若是現在在無十足的把握之下便向北越宣戰,上官大人,您擔待得起嗎?”

上官渝被噎了一下,心中狠狠咒罵了幾句,但轉頭又向傅君翊哭了起來:“陛下!並非微臣不知道好歹,隻是……隻是聽到十一殿下竟身亡異國,臣實在悲憤萬分!若不就此作出動作,恐難服天下萬民啊!”

此時,一旁的尚書令張京軻亦上前跪拜:“陛下,學士大人也是為十一殿下的亡故感到悲憤,為天下萬民發聲,想為陛下解憂。隻是……”

張京軻看向了葉綸,“大將軍兩年前便說過不宜與北越開戰,但到瞭如今,依舊說不宜。宜與不宜全由將軍說了算,卻又不說為何,幾時方可。如此說辭,實在難以服眾。”

吏部侍郎許丘行此時亦向前跪拜道:“陛下,臣以為,大將軍曾帶兵與北越作戰,對北越之人的作戰方式和兵馬情況皆比他人清楚,說此時不可戰也有將軍的道理。”

其他大臣此時正低著頭,有些看著尚書令和吏部侍郎都已出了列,也想著出來說幾句,奈何一抬頭看見上麵麵無便請的召帝,抬起的頭忙又低了下去。

葉綸沉默了一會兒,又道:“陛下,臣……確實有臣的道理。皇子身亡異國此等天神共怒之事,是對大召最大的侮辱,陛下與眾位同僚必是悲憤萬分,也必定對北越痛恨至極。但國仇並非一朝一夕,而是幾代人的積累。若此時為了泄憤,便一時衝動,在無萬全準備的情況之下,便對北越宣戰,不僅可能會讓整個大召陷入更加困難的境地,更將幾代先帝的心血浪費了啊。”

“陛下……”上官渝還想說什麼,卻隻見傅君翊抬起手製止了他。

“行了,彆還未與北越算賬,自己人倒先打了起來。”傅君翊冷冷道,“朕今日乏了,改日再說。退下吧。”

話音剛落,上官渝也不敢說什麼了,隻能在傅君翊離開後才緩緩站了起來,擦掉眼角的淚花,看著葉綸冷笑了一聲,慢慢走出了大殿。

其他人見終於下朝,方大大地鬆了一口氣,還有幾位雙腳已經軟了,直直坐到了地上。

葉綸呆呆地站在大殿中央,一句話不說,看著朝堂之上掛著的匾額,等到所有人都走了許久,才緩緩抹了抹眼睛,轉過身慢慢走出大殿。

——————

京都馬場。

聽得開路掌聲響起,葉滿城等人忙朝向東門行禮作揖,不敢出聲。

過了一會兒,充滿少年氣息的聲音才響了起來:“不必如此多禮。眾人免禮吧。”

聽得這句話,眾人方纔直起了身子,抬頭看向了兩名身著錦服的少年。

隻見在翁院長的帶領之下,一名身著紫檀色蟒袍,頭戴金冠,一身貴氣的少年於東向座落座,另一名身著黛藍色長袍,插著束髮霜色玉簪,也坐在了一旁,於南向座落座。

“各位不必如此拘束。”東向座的傅景羽笑道,“說起來與各位都是同學,大家隻當同學之間切磋騎術,今日無身份貴賤之分,儘情騎馬就是。”

因底下人年紀也不大,正是愛玩的時候,聽得如此,便也隻道了“是”,也就放開了心,或騎馬或玩了起來。

雖說傅景羽身為當朝太子,但在翁成柏眼中也不過隻是十幾歲的孩子,再加上召庠是國中最大的學院,翁成柏也在裡麵當了多年的院長,就是當今聖上也得給幾分敬意,因此翁成柏便也敢大著膽子問:

“太子和九殿下今日怎會來此?”

傅景羽笑著道:“未事先與先生說明,實在唐突。隻不過父皇有意讓十弟明年回內院讀書,便叫我倆在他離開召庠前先來看看他學習得如何。而且……”

傅景羽看向傅景凡,繼續道,“九弟騎術了得,父皇也有意讓九弟來指導指導十弟。”

翁成柏點點頭,笑道:“原來如此。”

“皇兄謬讚了。”傅景凡頷首微微笑道。

馬場上。

此時的葉滿城牽著一匹小馬駒,踩著馬鐙正準備上去,卻被施弋拉住。

“怎麼了?”葉滿城停住了動作,疑惑道。

隻見施弋什麼話也冇說,抓著馬蹄看了一會兒,又在馬背身上摸了一遍,方纔輕輕鬆了口氣,扶著葉滿城上馬。

“可以了。”

見施弋也不多做解釋,葉滿城也就冇有繼續問下去。

他定有自己的道理。

葉滿城騎上馬駒拉著,韁繩緩緩小跑起來。施弋也不跟上去,但站在了一旁目不轉睛地看著葉滿城。

“施……施公子。”

聽見一聲嬌弱的聲音,施弋才轉過頭去。

上官煊見施弋轉過頭來,一雙漂亮的桃花眼看著自己,嚇了一小跳,緊張得加快了呼吸,心砰砰直跳,臉頰微微發燙。

上官煊暗暗呼了一口氣,定定神,弱弱道:“施公子,那……那邊還有馬,公子不一起騎嗎?”說完,上官煊才鬆了口氣,期待地看著施弋。

“我不會騎馬。”施弋冷冷回答,說完便又轉頭看向了場上的葉滿城。

“哦。”上官煊有些失望,剛還想說什麼,卻見施弋隻是一直看著馬場,便也順著他的目光看向了馬場。

隻見葉滿城正騎著小馬駒遛著彎兒,時不時還試著趴在馬背上,小手摸摸小馬駒的頭,像是在跟它說著話。

說實話,葉滿城如今年紀還很小,召庠裡極少有人會在她這個年紀便騎著馬,甚至連許木木、穀喬幽等人也都還冇自己騎過,都是夫子讓年紀較大的學生幫忙牽著韁繩拉著走。

對了,要說召庠還有人也在這個年紀也會騎馬,除了葉滿城的哥哥葉空珩,怕也就隻有坐在上頭的九皇子傅景凡了吧。

上官煊收回目光,轉向了施弋,剛想說什麼,卻發現此時的施弋,表情不像剛纔一般冷冰冰的了。

他,這是在笑嗎?

“小哥哥!”突然,一聲稚嫩的叫聲傳了過來,打破了上官煊的沉思。

葉滿城此時騎著小馬駒緩緩走了過來,看著施弋,似乎還有些不滿,道:“小哥哥,我騎馬累了,你幫我牽著韁繩吧。”

“好。”施弋雖隻淡淡說了一個字,但上官煊明顯感受得到這個字裡麵連一絲絲冷意都冇有,與剛剛和自己說話時完全不同。

說實話,她羨慕葉滿城。羨慕她有視自己如命的兄長,如今還有護著自己的施弋。

上官煊看著施弋牽著葉滿城的小馬駒緩緩重新走向馬場,歎了口氣。

走了一小段路,葉滿城和施弋都冇說話。

“小哥哥。”突然,小馬駒上的小人兒打破了安靜。

“嗯?”施弋冇回頭。

“你……你會一直陪著我嗎?”葉滿城糯糯又弱弱的聲音,施弋很喜歡聽。

施弋微微一愣,後淡淡道:“嗯。”

“那……如果……如果有彆的小夥伴找你玩,你也要跟我第一好,好不好?”

“好。”

“你可不許騙我。”

“不騙你。”

傅景羽和傅景凡此時正坐在棚內與翁院長邊說著話邊看著馬場。

“那騎著小馬駒的小姑娘是誰?”

-“陛下,臣以為,雖大召較之前兵馬更加強壯,但若是此刻向北越宣戰,卻也無十足的把握必勝。”“難道葉將軍便由著北越如此殘暴嗎?”上官渝狠狠逼問道。葉綸向著上官渝道:“當然不是。北越凶殘如此,大召與北越將必有一戰,但卻不是現在。若是現在在無十足的把握之下便向北越宣戰,上官大人,您擔待得起嗎?”上官渝被噎了一下,心中狠狠咒罵了幾句,但轉頭又向傅君翊哭了起來:“陛下!並非微臣不知道好歹,隻是……隻是聽到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