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人的複眼2

人科普在腦海裡回放。當初他當做故事聽著玩,現在意識到這一切都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時,瞬間就被驚出一身冷汗。超出認知常理的事過於離譜,聞昭過了三年顛沛流離的生活,生他習慣了隨遇而安,彷彿什麼都能接受,可這次卻真的被嚇到了。他忙著努力活下去,為裸露的筋骨鑄上鋼筋鐵骨,在茫茫人海中找尋歸屬感。聞昭順了口氣,清亮的眸子慢上點濕意,他強裝堅強地開口:“那我要如何通關副本世界?”001:【副本——愛人的眼睛加載中...-

聞昭拿著筆記本的手控製不住地抖了兩下。

這些筆記記錄的內容零七碎八,但都透露著一股詭譎的氣息

001:【副本進度5%。】

思緒被腦海裡的係統提示音打斷。

001:【直播設備已就緒,請問玩家是否再次開啟?】

“直播開啟了有什麼用嗎”聞昭輕聲開口。

001:【你可以通過直播間觀眾的打賞或禮物來購買自己所需的道具,同時你也可以通過直播讓各路陣營認識你,獲得加入陣營的機會。】

聞昭點頭:“那就開啟吧。”

聞昭完善了身份資訊,將網名改為了白日徒昭昭。

直播間開啟,開始隻有零星幾個路人停留,聞昭禮貌地向他們打招呼:“你們好呀,我是白日徒昭昭。”

【妹寶妹寶oioioi,是我!!】

【老婆不會還冇反應過來這是他第二次開啟直播吧,現實生活中就被樂子哥忽悠了一次。】

【樂子哥用心良苦哇,為了給老婆積攢人氣,淨乾些昧良心的事。】

【嘿嘿妹寶,媽咪的妹寶嘞~】

【都注意了,樓上治好了也是流口水的,不像我。老婆嘴一個。】

【老婆(嚼嚼嚼)嘿嘿我們陪了你大半個月了,冇有什麼獎勵嗎?】

【你說(嚼嚼嚼)老婆怎麼這麼美呢(嚼嚼嚼)】

【臥草,這個副本不是千年一遇的奇葩嗎,終於開放了?】

【不為彆的,來看看這個一直封禁的副本到底啥樣。】

【一樓姐妹你懂我,我宣佈這是我的新妹寶!】

【這個副本終於解禁了!】

......

新人開播,按道理來說理應冇有這麼多人,但這個副本特殊,大家都衝著一睹副本真容而來。

越來越多的人衝進了聞昭的直播間,很快就獲得了極高的關注度。

【好美好呀,我是死了嗎?】

【樓上你想得到美。】

【這是我命中註定的妹寶,我要發瘋啦啦啦。】

【我是來洗眼睛的嗎?】

這些觀眾就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激情澎湃,實副本世界裡的直播風格迥異,長時間與怪物和NPC的打鬥,以及為保命而四處逃亡,被boss的各種老六套路打個措手不及,這些玩家早就殘的殘,死的死。

剩下那些歪瓜裂棗實在是不堪入目,偶爾幾個打著小百花人設的主播又差強人意。

血腥和扭曲充斥著直播間,新人主播雖然不一定熬得過第一個副本,但好在還未被折磨變形,更何況聞昭身上那股歲月靜好的清潤淡然更勾得觀眾直接舔屏。

聞昭看著直播間刷屏的彈幕,還是不免有些無措,他禮貌又不失尷尬地笑盈盈地看著看著彈幕,最後整個人麵紅耳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虛化了螢幕。

眼不見為淨,眼不見為淨。

“謝謝大家,我先去找線索了。”

聞昭:我要去找001算賬了!!

001:【888點積分已存入揹包,請玩家注意查收。】

除去對聞昭的喜愛,這些觀眾更在意的是這個副本接下來的走向,他們都是在血腥中混跡的老江湖,新人不命長,大家都心知肚明,更何況還是這個時間才被拉進副本世界中的人。

A區,守山陣營圍坐在會議室,一個碩大的顯示屏上正在播放聞昭的直播。

“這是個新人,這個時間段被拉進來不太對勁。”

“裡世界好久都冇有拉過新人進來了,傳說中的頂級玩家有些都積累到了足夠的積分從副本中出去了,怎麼現在又開始拉人了?”

“不止他一個,還有很多。”蔣深拿著手上的平板,點開了另一名主播的直播間,“這個林清野也是新人。”

鏡頭裡,眉目挺闊的男人背靠著房門,手上套著指虎,眼神因響起的敲門聲而發狠。

“您好,我是您的鄰居,我們手上有多餘的食物,你需要嗎?”

男人屏息,冇有發出任何聲音。

門外的人不死心,繼續敲門。

“走吧,這戶人搬走好久了,不可能有人。”

門外的人手上操著自製的器械,根本冇有他們口中所謂的食物。為首的人眸光在房門上凝滯片刻,確認無人迴應後才收起舉起的斧頭。

他們轉身去了隔壁,虛掩著的房門被人一腳踹開,門內空無一人。

置物架上擺放著一張合影,林清野赫然在列。

......

主位上的的男人眸色深沉,主係統在兩年前洗牌後就一直冇有再拉過新人進來,這次又拉了一批人,目的顯然不簡單。

目光定格在大螢幕上,昏暗的房間裡,一點點朦朧的日光被報紙削弱,隱隱綽綽地打在聞昭臉上,少年目光柔和,但眸子深處的惶恐卻無所遁形,他強裝鎮定的堅韌模樣落在眼中。

一個無足輕重的新人。

男人移回視線,抬手關閉了直播間。

不需要在冇有意義的事上花費時間。

“001,什麼叫這是我第二次開啟直播?這不是我第一次同意嗎?”

統子哥扶額,【昭昭,之前你也同意過一次……】

聞昭烏潤的杏眼露出了一絲茫然,001有時候話太密了,他的確會敷衍地應和幾聲。

但他清楚記得001很少問他什麼,都是一個勁地自說自話。

除了……他喝酒後迷迷糊糊的時候。

“001!”

001:【55555555】

【統子哥說,還不是為了你好,竟然凶我,哭給你看。】

【哈哈哈哈哈哈這哥什麼神操作,把昭昭哄得一愣一愣的。】

【一樓姐妹形象,傳下去妹寶吃軟不吃硬。】

聞昭聲音小了下來:“你怎麼能趁我迷糊的時候誆我……”

001:【5555555】

“我冇有怪你,但你下次不能再這樣了。”

001:【嗯好的昭昭,再也不會了。】

001認錯態度良好,聞昭徹底軟了下來。他走出房間,試圖找到更多的線索。可找了一圈,聞昭的眉心越擰越緊。

水杯是成雙的,浴室裡擺著一大一小兩雙專用拖鞋,沙發上放著一黑一百兩個抱枕,連牙刷都有兩隻。

這裡的一切都昭示著原主並不是獨居,那房子的另外一個主人呢?

聞昭隻能從拖鞋的大小和顏色推測跟他同居的應該是一位男性,並且是一位成年男性。

那他是誰?跟原主又是什麼關係?

聞昭開啟了地毯式搜尋,可一張合照都冇有翻到。聞昭意識到,另一個人隨時都可能回來,但他卻連對方的樣貌都不知道。

清晰認識到這一點後,聞昭猶如驚弓之鳥,整個人籠罩在了巨大的不安下。

“砰砰砰。”

客廳傳來了敲門聲。

聞昭心口一滯,筆記本上提到的“他們”是誰?以及和他一起生活的另一個人又是誰?在摸清情況之前,一切都是未知的,這迫使聞昭打起百分之百的精神。

“砰——砰——砰。”

客廳再次響起敲門聲,這次聲音不同之前,敲門的人似有意放慢了動作,每一聲都又沉又重,帶著不容拒絕的強硬。

聞昭徹底亂了心神,求助似地小聲嗚咽:“001”

001鼓勵道:【昭昭,去開門,冇事。】

聞昭來到了門口,他深吸一口氣,調整好自己紊亂的呼吸。

“吱呀。”,聞昭打開了房門。

映入眼簾就是一身黑色的衝鋒衣,隱約可見蓬勃著充滿力量的肌肉,聞昭呼吸一滯,顫巍巍地揚起腦袋。

一張與身材不符的紳士麵龐,嘴角一抹淡笑,就這樣居高臨下地直視著他,透露出態度不明的悚然感。

聞昭渾身輕微一抖,不自然地垂下頭,悄悄吞嚥口水。

顧裴輕笑,麵前的人僵著纖細潔白的脖頸,微微垂頭逃離他的視線,隻露出一個過分柔順的烏髮。

在聽見他發問後,試探性地再次揚頭。

聞昭捏不準男人的態度,不知道他跟原主之間有什麼淵源或者糾葛,隻好先按兵不動,打探男人的態度。

沉默良久,聞昭就快要扛不住了。

顧裴輕笑,眼前的少年僵著纖細潔白的脖頸,微微垂頭逃離他的視線,隻漏出一個毛茸茸的小腦袋,烏黑的頭髮過分柔順。

他試探性地再次揚頭掃了自己一眼。

一張溫潤的麵龐惴惴不安,隻一眼就慌亂地措過目光。

一副眼觀鼻鼻觀心的受驚模樣。

顧裴被他一係列行為搞得摸不著頭腦,他低頭看了看自己,怎麼?他今天臉很臭嗎?聞昭這麼怕他?

“怎麼,不認識我了?”

“你回來啦!”

聞昭先入為主地把他當成了自己的另一位室友,努力讓自己的語氣充滿喜悅。

顧裴驚了一瞬,心裡莫名一陣奇異的舒爽,就像是被心愛的小寵物恃寵而驕地踩了肚皮,又因為害怕討好般地用黑瞳觀察他。

“你們什麼時候勾搭上的?”

顧裴身後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聞昭這纔看到原來門外不止顧裴一人,還有一些同伴。

他瞬間反應過來,但已經晚了。

“那要問他了?”

顧裴不慌不忙地回道。

“對不起我睡迷糊了,把你認成我室友了。”

顧裴臉色一僵,“你是說你那個失蹤了很久的男朋友?”

男朋友?!還是失蹤了很久的!

聞昭原地石化,硬著頭皮點頭。

沈雨薇哂笑一聲:“我還以為你跟顧哥搞上了呢。”

001:【人物身份:他們是遊戲NPC,倖存的社區居民……】

聞昭大致瞭解了麵前的這群人。

"昭昭,今天怎麼這麼晚纔開門,是有什麼事嗎?"

來了來了。來自NPC的地獄拷問。

聞昭已經知曉了他們的身份,那份不安感就稍稍減輕了一點。

“剛剛在臥室休息,聽到敲門聲我就來了,讓你們等久了,不好意思。”

他說完就抿起唇瓣,漏出一點赧然的微笑。

顧裴剛想再嚇嚇他,就猝不及防對上了對方彎起的笑眼。

舒緩的眉眼彎彎,盈盈地對著他們微笑,像一株撫慰人心的鈴蘭,在微風中輕輕搖曳。

顧裴揚了揚眉,不動聲色地扯了下嘴角。

“也冇有怪你昭昭,不要撒嬌了。”

顧裴撫上聞昭的頭頂,輕輕地揉了揉。

嗯!?

聞昭腦子裡飄過六個問號?

不可置信的歪起腦袋,他在說什麼,他又在乾什麼?

撒什麼嬌,誰又在撒嬌?

聞昭:001,這npc腦袋壞掉了嗎?

001暗自笑了笑冇說話。

“顧哥,該走了。”

一旁的男人上前,眼下烏青顯然是長久冇有良好的睡眠了,她神色緊張,四處觀望。

顧裴視線下移,落到聞昭空空如也的手中,神色驀然冷冽。

“東西呢?”

聞昭狀似瞭然地輕咦了一聲。

001,什麼東西?他們都在看我,我要露餡了!

001:【眼罩,或者遮擋視線的工具。平時他們冇有用到,今天是例外。】

“對不起,我忘記帶眼罩了。”

顧裴神色這纔有所緩和,“昭昭忘了我們上次商量的了是不是?附近的超市基本上都空了,我們這次去稍遠的地方,戴上眼罩以備萬一。”

聞昭點了點頭,順著顧裴的話道:“那我回去帶上。”

聞昭正準備轉身,就驀然僵住。

“昭昭,你今天很不對勁!”沈雨薇湊上前來,仔細盯著聞昭,看了半晌才幽幽開口:“你不會是異變了吧?”

-度,不知道他跟原主之間有什麼淵源或者糾葛,隻好先按兵不動,打探男人的態度。沉默良久,聞昭就快要扛不住了。顧裴輕笑,眼前的少年僵著纖細潔白的脖頸,微微垂頭逃離他的視線,隻漏出一個毛茸茸的小腦袋,烏黑的頭髮過分柔順。他試探性地再次揚頭掃了自己一眼。一張溫潤的麵龐惴惴不安,隻一眼就慌亂地措過目光。一副眼觀鼻鼻觀心的受驚模樣。顧裴被他一係列行為搞得摸不著頭腦,他低頭看了看自己,怎麼?他今天臉很臭嗎?聞昭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