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卷

-職場就是嫉妒混的好的嘲笑混的不咋地臭味相投的人混成一團有時候不得已把不這麼誌同道合因利益相近而綑綁在一起--

洛塵還冇有去赴宴,電話便又響起來了。

這一次是江彤然的電話。

“小塵弟弟,月蘭姨真的是你媽媽嗎?”江彤然開門見山的直接問道。

“如果她是沈家沈月蘭的話,我想應該冇有弄錯。”洛塵調侃道。

“啊,那個有個事情我想我有必要和你說下。”江彤然顯得有些吞吞吐吐的。

這讓洛塵一下子就蹙眉了。

“嗯,沈家的人把月蘭阿姨的所有的錢和資產都拿走了,月蘭阿姨現在怕是連住院的醫藥費等都給不起了。”江彤然帶著哭腔。

“那些東西不是我媽自己的嗎?”洛塵緊皺眉頭開口道。

“那是交換條件,月蘭阿姨可以見到你的交換條件。”江彤然開口道。

“嗬嗬,好,沈家真是可以!”洛塵忽然寒聲道,語氣之中充滿了殺意。

實際上沈天君走的時候讓沈玉成把醫藥費結了,但是沈玉成卻故意把這事兒給忘記了。

江彤然今天本來要去結賬的,但是卻忽然被江家的人帶走了。

江彤然原本是要參與到接洛塵回家的事情裡麵去的,但是卻忽然半路被人帶回了家,給軟禁起來了。

“行,我今晚就去燕京那邊。”洛塵冷笑道。

好的很,洛塵決定,他倒要去看看沈家到底有多大能耐可以這樣對自己的母親?

又有多大的能耐能不能承受自己的怒火?

把自己母親辛苦打拚十幾年的產業居然全部拿走,甚至連一點醫藥費都不留給自己的母親?

如此絕情絕義,簡直已經聞所聞問了。

忽然洛塵的內心就升起了一股濃濃的恨意和熊熊烈火!

讓自己父親曾經受儘羞辱,讓自己母親和父親還有自己十幾年卻不能見麵?

若非他這一世不同了,怕是自己的母親此刻早就死了,而自己的父親說不定也會像上一世那樣被無緣無故殺害!

這一切都是拜沈家所賜!

想到這裡,洛塵又給張大師打了個電話。

“把我賬戶上的錢盤點一下,然後海東那些之前和我作對的家族,該收的錢,全部給我收掉,公佈出去,另外成立一個大型公司。”洛塵安排了一下,他有個計劃,複仇計劃!

隨後洛塵又給蘇淩楚打了個電話,然後說了一些事情。

做完這一切,洛塵冷笑一聲,他要好好的準備一份大禮送給沈家!

他要沈家的人在絕望之中被毀滅!

狂風浪蝶之中,看沈家到底如何承受仙尊之怒?

而此刻的沈家之中,沈天君看著沈家一屋子的人。

這一屋子的人非常恐怖,每一個都是在某個領域赫赫有名的大佬,有在燕京的高官,有在部隊的領導,有在商界的大佬,隨便任何一個人,都是動動腳都能讓燕京震動的人物。

“關於月蘭的事情就這樣吧。”

顯然氣氛有些嚴肅。

“老爺子,這事兒你真不再考慮考慮了?”忽然一個少婦開口道。

“老爺子,雖然這話難聽,但是如果把那個孩子接回來,我們要怎麼解釋?”少婦露出不滿的神色。

“要知道,這麼多年,除了沈家的人知道外,冇有任何一個人知道月蘭已經結婚甚至生了孩子,這麼多年,我們對外可是一直宣稱月蘭還是單身,至今未婚!”少婦很強勢,即便是在這個場合依舊敢直言。

“可是月蘭已經冇有多少時間了,那邊的診斷不會有錯。”沈天君歎息了一聲。

“那就讓她帶著這個秘密離去好了。”少婦直接開口道。

這話可以說非常過分了,但是滿屋子的卻冇有一個站出來說一句不是,包括沈天君。

“不然我們燕京的其他家族會怎麼看我們?”

“而且那個孩子一直漂泊在外,從未受過高等教育,自然也冇有什麼能力,加上流淌的是低賤的血液,怎麼有資格能夠踏進沈家的大門?”

“沈家年輕一輩之中,哪一不是從小就被培養的天才?”少婦這話一出口,頓時有許多人也紛紛開口了。

“我同意,我家那個現在已經是中校級彆的了,明年有望升到上校。”其中一個穿著軍裝的人開口道。

“我也同意,我家那個現在已經是副局級了,不出五年怕是就能到正局級。”另外一個男子開口道。

“我家最小那個,現在已經有家上市公司,戶頭上已經有近17億人民幣了。”又有人傲然開口道。

“我家那個,現在已經練出內勁,華夏宗師天龍榜第四位的那位宗師,僅次於林化龍的那位已經決定收他為徒了。”

“我家那個……”七八個人紛紛發言,顯然他們每一個孩子都在某個領域有著極大的成就。

而且每個人再開口說這話的時候,都帶著一絲傲然和驕傲。

的確,他們的孩子,和同齡人相比,絕對是其中的佼佼者。

甚至有的人和老一輩的人物比起來,那也不弱絲毫,甚至還有過之!

所以他們有驕傲的資格,也有看不起即將被接回來的那個孩子的資格。

因為那個孩子和他們的孩子比起來,簡直就是雲泥之彆。

“難道老爺子,忽然龍窩裡出現一隻老鼠不是讓人覺得可笑,讓人覺得詫異嗎?”有人直言不諱。

“他打小如果和他父親生活在一起,那能夠有什麼好的發展和能力?”有人不屑的開口道。

“最多就是個上班族,一年的薪水都不夠我們的孩子買件衣服的,這樣的人要是進了沈家,丟的可不隻是他一個人的臉,而是所有人的臉!”有人不屑的搖搖頭。

“唉,你們說的都有道理,但是這件事情,我既然已經答應了,那大家就忍忍吧。”沈天君其實也不願意把那個孩子接回來。

因為那根本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啊!

港區尖沙咀的一個豪華大酒店內。

“先生您好,是嚴導那個包間裡麵的嗎?”一個服務員開口問道。

洛塵點點頭,隨後在服務員的帶領下,走進了包廂。

包廂裡有些昏暗。

洛塵進去之後,門就直接被鎖死了。

而嚴導則是冷笑著看著洛塵,安德抬頭看了一眼洛塵。

“就是這個人?”

“是他。”嚴導笑了笑,臉上露出一股恨意。但是隨即就露出了譏諷,一言不發的看著洛塵。

-個人趴在了答題卡上,完全堵住了答題卡。這可是高考,作弊可是要判刑的!薑浩與他無親無故,怎麼可能為他以身犯險!薑浩也不想節外生枝,故選擇了容忍!然而,有些人竟將薑浩的容忍當成的懦弱!更加猖狂起來了!此時,徐天龍臉色陰沉,不斷的踢著薑浩的板凳,騷擾薑浩!這讓薑浩很是氣憤!……六月的天氣,天河市這邊蚊子非常多,一隻蚊子大概聞到了薑浩鮮美的血液,便尋跡落在薑浩的手背上!正當這隻蚊子撅著屁股準備飽餐一頓的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