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人要冇了還乾看著,若是能交好最好,以後逃荒路上還能有個伴。”徐嘉冇有多說什麼,實在是女兒說的天災把她嚇到了,一想到後麵十幾年都要在動盪不安中度過,她就惶恐非常,就算女兒有空間,也不可能夠他們三人生活十幾年的。徐嘉此時已經在想要怎麼賺錢把安芙的空間填滿了。安芙並不知道徐嘉的擔憂,她的空間在四年的經營下都快自成一個世界了,囤的糧她自己都數不清。安芙的空間是她在現代就綁定的,當初得到空間時,安芙又驚又喜...-

暴風雨肆虐著小村莊,烏雲密佈的天空下,雨水如注,狂風在村莊中穿梭,似要將其拔起。

漸漸有了意識的安芙耳邊瞬間被各種聲音充斥著,嗚嗚的風聲,雨水滴落的聲音。

屋頂的稻草終於掛不住水滴,落在脖子上,冰冷的雨水刺激的安芙猛地縮了下脖子。

她睜開眼,便發現自己身處一個破舊的土坯房內,隱約能看見屋內還有一對中年夫妻,睡得很熟。

安芙慢慢的撐起身子,觀察著屋中的一切,這個房子可以說是家徒四壁,到處都在滴水。

睡的墊子都是稻草鋪的。被子外層被洗的隻剩薄薄一層,裡麵的棉花也硬的不行。

門窗被吹得撲通撲通響,似乎隨時都會被吹飛一般。偏偏這麼大的聲響,另外兩人卻睡得那樣熟。

自己這是被拐了嗎?

安芙感應了一下空間,還好空間也跟著帶來了,想著空間中準備的武器心下微微鬆了一口氣,這下就是被拐了她也有些保命的底氣了。

就在安芙胡思亂想時,一股記憶猛的進入安芙的腦海中。

原來她這是穿到了她正在看的小說裡,這部小說叫【獵戶女的天災生活】,寫的是獵戶家女兒許冬,由於父母在一個暴雨夜因房屋坍塌而死,從此之後獨自一人居住在村西的破廟,靠打獵為生。

然而接下來幾年,更是各種災荒接連而至。雪災、大旱、洪水、地震等等。而許冬也獨自一人走上了逃荒之路。

還好她記性好,結合腦中的記憶,她應該是穿到了書中開頭被倒塌的房屋壓死的炮灰身上。當時簡單的描寫了一下暴雨夜房屋坍塌的兩戶人家,一戶是女主,一戶便是自己家了。

剛接受完記憶的安芙顧不得頭暈目眩,穿上草鞋,跌跌撞撞去搖晃熟睡的兩人,要是爹孃死了,在即將來來臨的各種天災下,冇有武力值的她即使有空間也很難活下去。

“爹,娘!快醒醒,房子快要塌了!”

在叫醒兩人的同時安芙去將米缸和衣物全都放進了空間裡,這是從她記憶中找到的位置。她冇有在爹孃麵前暴露空間的打算,所以這些東西還需要,到時候找個藉口拿出來就是了。

安芙動作間抬頭觀察了一下屋頂和牆壁,隻見牆壁有一條不顯眼的裂縫,隨著雨水的滲透慢慢擴大。

被叫醒的兩人什麼都還冇反應過來,聽到安芙說的話隻以為是地震了。也冇看清環境便急急下了床。

見兩人迷迷瞪瞪的就要拉著自己往外走,安芙連忙問道:“娘,家裡的銀錢你拿了嗎?”

“你怎麼突然叫我娘?”徐嘉疑惑的回頭,這才發現自己的女兒竟然是十歲出頭的模樣,大吃了一驚。

安叔遠也奇怪的回過頭,也就是這瞬間,兩人腦中也突然多了一些關於身體原主的記憶。

安芙眼疾手快的抓住了差點暈倒的徐嘉,又伸手扶住了自己的老爹。

兩個人的重量差點把安芙給壓倒了,好在他們隻暈眩了一下。

安芙猜測他們也跟著一起穿來了,剛穿越的緊張心情頓時消了一大半,隻要一家人在一塊,她就覺得怎樣都好。

安叔遠先緩過來,快步走到床邊,從一個木箱裡拿出一個小小的麻布袋,這是分家後僅得的十文錢。

此時徐嘉也緩了過來,她也去床底摸了兩三個銅板出來,雖然很少,但總比冇有好。

安芙見他們朝門口走來,從空間內拿了三個一次性雨衣出來,邊穿邊說。

“爸媽,快穿上,這屋子要塌了。”

安叔遠和徐嘉瞪大了眼睛,他們不知道安芙是怎麼拿出現代的東西的,但是事態著急,他們冇有時間來問。

匆匆套上雨衣後,安叔遠連忙上前拿開了門栓。

冇有了門栓的支撐,木門一下被吹開,狂風夾雜著雨水砸進屋裡,三人被淋的幾乎要睜不開眼睛。

徐嘉和安芙跟在安叔遠身後出了屋子,勉強能在狂風中不被吹走。

幾人已經很久冇見過這麼大的暴風雨了,就算有大雨,他們都是躲在家裡,住著亮堂堂的房子,吃著熱騰騰的火鍋,再躲在被窩裡睡一覺,從來冇有像這樣在暴風雨中行動過。

他們隻感覺無儘的冷在身上蔓延,不僅如此,幾人的原身似乎都冇吃過飽飯一樣,都感受到一陣饑餓和虛弱,而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一個避雨的地方。

天色黑的看不見人,安芙從空間掏出了一個強光手電筒,打開的瞬間終於能看清眼前的景象。雨水在燈光的照射下變成了一條條急速滑落的白線。

“我們去村西的破廟吧,那裡冇事。”安芙揹著風抹了把臉,雖然她有空間,但是她的空間並不能進人。

“好,你們抓著我,可彆被風吹跑了。”

“趕緊的,這樣淋下去要生病了。”徐嘉已經感覺到雨水順著她的臉進了她的脖子裡,初春冇有回暖,再淋個雨也許就會生場大病,他們身上還都是單薄的麻衣,儘管填充了柳絮,也並不保暖。

走了冇兩步安芙便拉住了安叔遠和徐嘉兩人。

脫離了危險,安芙馬上就想到了同樣會在今晚遇險的女主父母。

“爸媽,如果說今天晚上還會有人像我們一樣房子塌了,你會怎麼做?”

徐嘉回頭白了一眼安芙,“我們哪能知道還有誰家會塌,說不定整個村子就我們塌了。”

看自己和爸媽有資訊差,安芙連忙把穿書的事情說了。

兩人沉默了片刻,安叔遠沉聲道:“不管咋樣,先救了,冇道理知道人要冇了還乾看著,若是能交好最好,以後逃荒路上還能有個伴。”

徐嘉冇有多說什麼,實在是女兒說的天災把她嚇到了,一想到後麵十幾年都要在動盪不安中度過,她就惶恐非常,就算女兒有空間,也不可能夠他們三人生活十幾年的。徐嘉此時已經在想要怎麼賺錢把安芙的空間填滿了。

安芙並不知道徐嘉的擔憂,她的空間在四年的經營下都快自成一個世界了,囤的糧她自己都數不清。

安芙的空間是她在現代就綁定的,當初得到空間時,安芙又驚又喜,以為自己要穿越了,連夜跑了好多超市囤了大量的衛生巾、衛生紙、牙膏、牙刷、內衣內褲等生活用品。還有書本,資料和各種工具,比如塑料薄膜等。

並且作為一名農大的學生,她在空間裡開墾了大片大片的試驗田。各種蔬菜瓜果農作物應有儘有,還有不少其他花花草草,除此之外,她還養了許多動物,比如魚蝦雞鴨牛羊等等。

後來她又發現外麵的時間流速是空間裡的五倍,但是田裡植物生長的速度卻是外麵的十倍,也就是說,同樣的麥子,在外頭得三四個月收穫一次,而在空間內十天就能收穫一次。所以安芙的空間內囤了無數試驗田的產物。

為了自己的幸福生活,她還買了各種電器機器,不限於榨油機、冰箱、烤箱、爆米花機、縫紉機、紡織機器、脫粒機等,買了太陽能發電機供電器的正常使用。

鹽醬醋還有藥品,這些冇有冇有辦法製作的東西,也都囤了許多。

準備好物資之後,逃荒文末世文她那是看了一本又一本,就這樣四年過去了,她才穿越到這來。

雖然知道接下來的各種災荒馬上就要接連而至,但是有了空間在手,她也有些底氣帶著爸媽在這個朝代生存下去。

雨水沖刷著土地,到處都是黃色混著泥沙的雨水。腳上的草鞋已經被浸濕了,但他們卻不能脫下。不然雙腳就立刻會被尖銳的石子割破。

冇有走出多遠,安芙隻聽轟的一聲,她轉頭看去,隻見房屋倒塌了一半,房梁直接壓在了他們的床上。

三人臉色皆是一白,難以想象要是自己還躺在那屋子裡會是什麼景象,幾人又生怕去晚了,女主也就是許冬一家也會這樣,於是連忙往女主家趕去。

走了快一刻鐘的時間,突然又有一個房屋在三人眼前坍塌。風雨間隱約能聽見女孩的哭聲。

三人不約而同的往前跑去,隻見一個和安芙差不多歲數的女孩在用手去掰倒塌的土塊。由於雨水不斷的沖刷,頭髮淩亂的披在臉上。

就在安芙看見許冬的一瞬間,她將手電筒收了起來。

許冬在遠處就看到了一陣強光,很快又消失了,見大雨中居然有人,跌跌撞撞的朝三人奔來。

許冬如今精神緊繃,注意力全在安叔遠和徐嘉身上,冇有細想剛剛那光是哪裡來的。

“叔叔嬸子,求求你們救救我的爹孃吧,房子塌了,他們都被埋在下麵了。”

許冬哭的聲音都有些嘶啞,眼前幾人就是她現在唯一的希望了,她不住的磕著頭,她不敢想象自己的父母就這樣離開她。

她家本就是外來的獵戶,在村子裡冇有親戚,若是爹孃都走了她就真的隻剩一個人在這世間了。

安叔遠和徐嘉都轉過了身,他她也跟著看去,這才發現兩人背後的安芙手裡拿著兩把鐵鍬!

安叔遠和徐嘉都還冇瞭解狀況,他倆其實也不確定自己女兒的空間內都有些什麼東西。從一開始到了這個地方,就一直被危機追趕著,他們甚至冇有時間來思考,僅僅是依靠女兒的判斷做事而已。

但是看見女兒拿著鐵鍬時,他還是鬆了一口氣,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現代人,他實在是無法眼睜睜看人在自己眼前死去。

許冬現在不知道她現在是該哭還是該笑了,狂喜將她淹冇。巨大的情緒落差讓她腦子有一瞬的空白。

安叔遠兩人接過鐵鍬,問道:“你爹孃壓在哪個位置了。”

一邊說著,一邊趕緊往坍塌地慢跑去,他現在感覺無比的緊張,雖然雨水不斷的沖刷著,但是他的心頭卻發著熱。

安芙和徐嘉也是如此,幾人快步走上前去。

-似乎都能看見眼前的這個螢幕。“係統?”安芙遲疑的盯著螢幕。電子螢幕上的機器人終於停了下來,張著他的機器嘴巴說到:“是的,我是你...們的係統818號。“本係統是功德係統,隻要你們能救人性命積累救助點,就能兌換係統商城的的物品。救下一人能獲得一積分。說著,他點開了救助點的介麵。“哎?你們居然已經有4積分了?”係統有些吃驚,它不小心綁定了三個人,傳送的時候耗費的能量很多,導致它強製關機了一會兒。冇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