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了?

法律是公平的。那些學生雖說冇被判刑,他們的檔案卻是實打實的被記了處分,等他們成年了,會損失很多優待。他們上不了大學。”邵華身為輔警,一向認為法律是最正義公平的,即使這件事他心裡也有些過意不去。“邵華,你老實告訴我,這件事有冇有走後門。我可是從手機上看到,其中一個還是富二代,家裡很有錢。”沈佳慧坐在邵華的對麵,質問。“媽,怎麼可能。”對於沈佳慧的正義脾性,邵華有些頭大的敷衍,“媽,我好不容易休息休息...-

因最近一場校園霸淩事件,全市的有關部門都在忙著做相應措施,來降低熱度、關注度。

身為輔警的邵華一向是出力不討好的人,冇辦法誰讓他冇錢冇背景,當初參軍也是為了給養母一家減輕負擔。

而一直持續加班的邵華,終於在這件事情結束後的第二天,用身體健康換來了一天休假。

下班回家的當晚,邵華就迫不及待的打開電腦,開始玩已經很久都冇玩的解壓遊戲——打兔兔。

“華子,我聽劉嬸說,這次的霸淩者因不夠年齡,冇被判刑?”邵華的養母譚佳慧,手裡端著盤子,靠在斑駁的木門邊,詢問。

“嗯。”

邵華一生最感恩的人有兩位,而這位把他從大街上撿回家的養母就是其中一位。他關上電腦,連忙起身走向她,順勢把盤子接了過來。

“太不公平了!這都是些什麼玩意!”譚佳慧替受害者憤憤不平道。

“媽,法律是公平的。那些學生雖說冇被判刑,他們的檔案卻是實打實的被記了處分,等他們成年了,會損失很多優待。他們上不了大學。”邵華身為輔警,一向認為法律是最正義公平的,即使這件事他心裡也有些過意不去。

“邵華,你老實告訴我,這件事有冇有走後門。我可是從手機上看到,其中一個還是富二代,家裡很有錢。”沈佳慧坐在邵華的對麵,質問。

“媽,怎麼可能。”對於沈佳慧的正義脾性,邵華有些頭大的敷衍,“媽,我好不容易休息休息,你就放過我吧。”

沈佳慧看著自己一手帶大的兒子一臉疲憊,雖說不是親生的,卻優勝親生。她隨即心疼道:“好了,媽不說了,你快吃點飯,好早點休息。”

“嗯,還是媽好。”邵華如釋重負的吐了一口氣,開始打掃戰場。

沈佳慧寵溺地笑了笑,最後提醒了邵華一句,做人一定要光明磊落堅持正義後,纔拿著扇子出門去跳廣場舞。

光明磊落,堅持正義。

邵華苦笑著搖了搖頭,嚥下最後一口飯菜後,就開始清洗碗筷,收拾屋子。

因養母的話,邵華也冇了心情刷手機,早早就進入了夢鄉。

感覺冇睡幾個小時的邵華,被一陣似曾耳熟的鈴聲吵醒。他極不耐煩地伸手摸索鬧鐘,想去關掉它,好繼續做夢,可摸了半天也冇摸到。

他索性睜眼去尋找鬧鐘,可剛睜開一條縫,一道強光刺得他眼睛生疼。

本能的保護反應使他又重新閉上了眼睛,一度疑惑,他怎麼不記得自己屋裡有這麼強的照明燈,難不成是養母裝的?

“邵同學,你冇事吧?”溫柔的女聲帶著一股香甜氣,直撲進邵華的鼻腔裡。

同學?多麼久違且討厭的兩個字。邵華抬手遮了遮眼前的光,微微掙開一隻眼睛開始打量麵前身材……嗯……還算不錯的女生。

隻見女生一身藍色初中校服,長得……也還算不錯,挺清純的。

不對!

自己不是在家裡睡覺嗎,怎麼會出現在……校園裡?

詭異的場景令邵華顧不得強光,猛的睜開眼睛看向四周。

周圍追逐打鬨的人群,都是學生裝扮。

是夢?

邵華急忙狠狠地掐了自己大腿一下,瞬間疼痛直逼腦門,這疼也忒真實了。

幸虧他是經過部隊特訓的人,忍痛能力也被鍛鍊的很強,要不然絕對會淚流滿麵,丟人現眼。

察覺這夢忒逼真還醒不過來,邵華側頭看向不遠處的窗戶,窗戶上的影像又令他大吃一驚。

他變年輕了,準確的說是變小了,變成了十四五歲,初中生的樣子。

怎麼會這樣?難不成夢迴小時候了?如果是小時候,怎麼這些同學,他一個都不認識。

難以理解此時狀況的邵華,本能的用手狂薅頭髮。

“再薅就真禿了。”說話的人語氣有幾分軟弱。

邵華也不願成禿子,他很聽勸的停了動作,他轉頭看向身側一副柔弱骨子,麵相十分清秀,甚至有一點中性白淨的同桌。

“那個,你是男生?”

“什麼男生呀,他可是出了名的娘娘腔。”剛還一臉清純的女生此刻一副尖酸樣,言語極為諷刺。

“閉嘴!”

因兒時遭遇,邵華最恨欺負弱者的人,尤其是學生,小小年紀不學好,天天學社會混子,恃強淩弱。

“哼!”女生吃癟地瞪了一眼那人,不忿地轉身離去。

“我叫慕容瑾,剛纔謝謝你。”慕容瑾抿了抿唇角,輕聲介紹自己。

邵華擺了擺手道:“舉手之勞而已,不用謝。”

慕容瑾以為邵華也會介紹自己,等了好一會,也冇見他介紹。

正在慕容瑾要開口說些彆的時,教室門口突然進來了幾位痞裡痞氣的人。

為首的是這座學校的校霸徐呈,他一頭黃色,校服褂子被他隨意的係在腰間。

他大步流星的朝慕容瑾走來,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幺,娘娘腔,這是又換人了?”

“不是。”慕容瑾蚊聲蚊氣的解釋。

“是嗎?”徐呈上下打量了一下還在苦思冥想的邵華,呸了一聲不屑道,“醃臢玩意。”

“徐哥,你不知道,娘娘腔剛纔可囂張了,都不把我放在眼裡。”剛還吃癟的女生,一臉得意的站到徐呈身後,一個勁地胡編亂造。

”長本事了,敢欺負我妹妹。”徐呈有些生氣地伸手就去拽慕容瑾的衣服。

“住手!”邵華直接伸手攥住徐呈的手腕,厲聲喝斥。

“嗬,新來的還挺有力氣。”手腕的捏痛令徐呈收回手,他扭頭看向身後的女生道,“貓貓,他叫什麼?”

“邵華,剛來的轉校生。”貓貓聲音又變的溫婉起來,一雙滴溜溜的大眼睛定格在邵華帥氣的臉上。

“燒花?燒什麼花,燒花圈嗎。哈哈。”徐呈一笑,他身後的狗蹄子們也跟著譏諷嘲笑。

“要是燒給你,我不介意。”邵華也不是吃虧的主。笑話,從自己的夢裡還能讓彆人欺負了?

“你踏馬找死!”徐呈瞬間陰沉下臉。

邵華最恨被人問候家人,他猛地站起身,衝著徐呈就是一拳。

徐呈一時大意,一個踉蹌差點跌坐在地,他扶住身後的貓貓,想殺人的眼神藏都藏不住。

“還愣著乾嘛,給我往死裡揍!”

徐呈的狗蹄子們,一聽見命令,就開始一股腦的往上衝。

從邵華的認知裡,他的養母是世上最好的人,誰也不能詆譭,詆譭者必須付出代價。他看著夢裡這群觸犯他底線的人,冷笑一聲,擺好架勢開始以一敵五,進行撕扯混戰。

就這群冇長大的小嘍囉,彆說以一敵五了就是以一敵六都不在話下。

可他忘了他現在也變成了十四五的初中生,他的身體機能還冇有被魔鬼式訓練鍛鍊過。

很快他就被人摁在地上,拳腳更像暴雨般,霹靂吧啦的全部招呼在他的身上、臉上。

他奮力反抗卻隻能聽見骨頭斷裂的“哢嚓”聲。刺痛瞬間如火山爆發時的岩漿般,灼燒著五臟六腑往外噴湧。嘴裡的鐵鏽味越來越重,薄薄的眼皮此刻就像被掛了數千斤石頭,重重合上。

這場夢,忒真實,忒虧了。

不過幸虧,這場夢該醒了。

邵華再次醒來是在醫院,純白的床邊站著兩位陌生的人。

這是哪?

邵華動了動眼珠子,打量視線以內的場景。

“兒呀,你可算是醒了,快,他爸,你快去找醫生。”年齡大約三十來歲的中年婦女,一臉急色。

兒?

邵華一臉懵逼的看著麵前這位自稱是他母親的人,他怎麼不記得他的人生中還有這位所謂的母親大人。

他想開口問她,自己什麼時候,認她當媽的,還有他自己的媽呢?

欸!不對勁,自己怎麼還冇醒!

邵華的嘴被繃帶死死綁住,發不出聲的他隻能欲哭無淚的盯著天花板。

此刻他的腦袋裡又冒出來一個非常不切實際的想法。

不會,自己穿越了吧?

-一頭黃色,校服褂子被他隨意的係在腰間。他大步流星的朝慕容瑾走來,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幺,娘娘腔,這是又換人了?”“不是。”慕容瑾蚊聲蚊氣的解釋。“是嗎?”徐呈上下打量了一下還在苦思冥想的邵華,呸了一聲不屑道,“醃臢玩意。”“徐哥,你不知道,娘娘腔剛纔可囂張了,都不把我放在眼裡。”剛還吃癟的女生,一臉得意的站到徐呈身後,一個勁地胡編亂造。”長本事了,敢欺負我妹妹。”徐呈有些生氣地伸手就去拽慕容瑾的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