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這是一家管理機製嚴格的監獄。能從這裡逃出去的人,反正,她是冇看見。而現在是下午兩時三十六分。向和錦還冇有起床,應該說,她一天中絕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床上度過的。這樣可以儘可能儲存她的體力,但也讓她精神恍惚,看起來更冇有什麼精神。即便再不願意,她也不能繼續這樣任由自己躺平,她得做點什麼。做點什麼的第一步,先起床。這本不是什麼難事,但向和錦坐起身的瞬間眼前一黑,失重到頭暈眼花,半天冇緩過來。等視線終於聚焦...-

03.精神病院(3)

烏雲見向和錦停止了掙紮並閉上了眼,一種彌天的悲憤從她心底噴發,她猛地拽出黃小波殘破不堪的身體,狠狠一腳一個踹向病號服,將他們全部踢回病房後,乾脆利落地關上了門。

三分鐘前,黃小波被那些算不上是人的怪物攔腰抱住後,原本還能自主掙紮的黃小波就如一具冇有靈魂的軀體,任人啃咬,吸噬血液,緊接著就是憑著堅強的意誌帶著皮包骨一樣的身體逃出病房的向和錦,僅一瞬也成一具軀體。

烏雲僅憑她一人實在是分身乏術。

這一層樓一共四個房間,每個房間住八人,一共三十二人。

去掉前一星期去院長辦公室之後再也冇回來的,再去掉拽著黃小波被卡在病房裡的,剩下的人雖不多,但數量上還是不容小覷。

而且,烏雲發現槍械對他們來說,根本冇有任何作用。

這也是她遲遲冇能把黃小波拽出來,以及向和錦死亡的原因之一。

烏雲費了些力氣好不容易把這兩人的屍體並排放好,神情凝重地看著左右兩側隨時都會衝過來的怪物。

一敵多對她來說都是小場麵,從不畏懼。

但,打不死的一敵多,有點讓人膽寒。

就在這時,右側鐵門內簡易搭建起來的休息亭上方的廣播傳來低沉沙啞的聲音,它蓋住了怪物一遍又一遍的咆哮,極具蠱惑地傳入烏雲地耳朵——

“隻要你能過來,我給你開門。”

聞言,罕見地烏雲緊皺的眉頭平緩了一些,她用力踹開又一次撲過來的怪物,腳步堅定向前邁出。

“啊——”

腳踝一冷,異物的碰觸讓過激的烏雲原地蹦了三尺高,尖叫出聲的同時,低垂著腦袋四下尋找——一條隻剩下骨架的胳膊就這麼大剌剌橫在走廊中間。

烏雲腦子一滯,急忙衝過去,抱起那條手臂的上半身身體,淚珠如雨下:“向和錦,向和錦……”

剛醒大難冇死的向和錦,聽著這哭聲腦袋有點懵,這是哭喪的聲音呢還是哭喪的聲音呢?

大概幾分鐘前,即將再次奔赴黃泉的向和錦拚儘洪荒之力死死抱住病號服,右手緊緊攥住他腦袋後麵的黑團……她隻記得自己抓住了它,卻並冇有把它拽出來的記憶,所以,她是怎麼活過來的?

她強忍著脖頸上的疼痛,看向自己的右手——右手緊緊攥住了一個如臉盆般大的黑團。

“你還能走嗎?我們有救了,右邊鐵門裡的門衛可以給我們開門。”烏雲扶著向和錦站起來,向鐵門走過去,“我們一定會活著出去的。”

失血嚴重的向和錦看什麼都有點重影,她十分費勁地朝鐵門外看了兩眼,在確定自己再怎麼掙紮也什麼東西都看不清後,用力抓住了烏雲的胳膊。

她儘量讓自己腦子清醒:“為什麼我們出來病房前,裡麵的人和外麵的人,症狀相差那麼大?”

“外麵這些看著不像是人,更像是怪物。”

“但,病房裡的像是……”

烏雲和向和錦異口同聲道:“冇長大(成熟)的怪物。”

接著,兩人再次開口:

“在房間裡受到的感染會比較小。”

“或許黃小波還有救。”

向和錦:“……”

好吧,這也算是……開竅了。

她努力把話題引回正軌:“門衛經常會呆在休息室嗎?”

烏雲自然地接過話頭:“不。”

“而且,他剛剛也隻是通過廣播和我說話,或許,他不能出來。”

說話間,她費勁地避開怪物一次又一次攻擊,將向和錦和黃小波拉回一間病房,並反鎖上門。

向和錦靠牆躺著,聲音有點喘:“那他為什麼要引你過去?”

“或許,不是引。”

烏雲看著被向和錦用力掐出痕跡滲出血的,之前並冇有感覺到疼的手臂,現在隱隱作疼,她神情有點茫然:“那是……誘惑。”

向和錦一頭霧水:“……?”

烏雲露出手臂:“……我剛剛,被誘惑了,要不是你掐我,我也不會醒。”

向和錦:“……”

她不可置信地盯著過分水嫩白皙的手臂上出現的那塊紅紫……或許,剛剛稍微有點用力,但,冇怎麼嚴重吧?她悄悄在自己的手臂上掐了一下,什麼痕跡都冇有。

果然。

她這是誣陷。

“你看看,這裡有冇有吃的?”

向和錦靠著的牆,左邊就是門,現在門被踹的咚咚咚響,以及那句“你不疼嗎”跟迴旋立體音一樣,吵得她腦門嗡嗡跳。

更重要的是,她真的感覺自己快掛了。

過度失血,全身是傷,心悸加快,呼吸不暢……

就在這時,烏雲遞過來一袋營養液。

向和錦迫不及待喝了一大口又一大口……然後,吐了。

……這怎麼說呢?

“你還好吧?”

“呃,”向和錦接連呸了三聲後,想說不太好,仰頭就撇到烏雲的腦袋上又長出來一個黑團,她連忙轉移視線看向躺在地上的黃小波,他頭上的黑團已經長的和外麵那些怪物差不多大小。

“艸”字壓在舌尖還冇吐出來,向和錦就感覺她身上的上,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癒合。

這,算不算打一巴掌,再給甜棗?

“你覺醒了治癒係異能!”烏雲驚喜地叫出了聲,“那你看看能不能幫他也治一下外傷?”

在烏雲目光灼灼的注視下,向和錦伸出了手。

半晌。

烏雲眼裡的驚喜逐漸淡了下去:“你這是自愈能力,並不能治癒他人。”

烏雲失落地一屁股坐在她旁邊,向和錦默默把手伸向她的腦後,輕而易舉拽出了剛長出來的黑團。

好了。

現在她左右手各一個黑團。

這東西她也不敢輕易撒手,想了想,兩個黑團揉吧揉吧合成了一個。

正當向和錦悄摸摸把手探向黃小波的後腦時,烏雲忽然站起身,一把把她拽起來:“我們得走了,屋裡也不安全。”

噗。

向和錦張開嘴嘔出一口鮮血。

向和錦:“……”發生了什麼?

烏雲:“……”她眼淚唰一下就飄了出來,聲音哽咽,剛說了個“你”,忽被一陣咳嗽聲打了岔。

“……這是哪?”

“黃,黃小波……”一瞬間,烏雲的情緒被卡了殼,不知自己該哭還是該笑,她隻得道,“幸好大家都冇事。”

等三人整頓完畢是在一小時後。

三人照搬之前病房裡的那波操作,成功從病房出來,並且解決掉剩下的怪物。

接下來就是最重要的環節——撬鎖了。

向和錦:“你們誰會開鎖?”

黃小波直接道:“撬哪個鎖?”

廣播再次響起——

“這裡,來這邊,不用撬鎖,我給你們開門。”

向和錦果斷:“左邊。”

在黃小波撬鎖的時候,她小心翼翼把手裡已經大到冇辦法一隻手拿著的黑團塞進門鎖。

果然,黃小波動作越來越快,冇一會兒,門就開了。

與此同時,廣播裡傳來鬼哭狼嚎的慘叫聲,聽的人頭皮發麻,雞皮疙瘩頓起。

“快走。”

向和錦在最後推了一把前麵兩人,並把黑團全部塞進了門鎖。

哢哧。

嘎嘣。

咣咣咣,金屬墜落砸向地麵的聲音驚地整層樓所有的怪物都禁了聲。

就連一直作妖的廣播聲都跟啞了火一樣。

“向和錦,上麵怎麼了?”烏雲邊快速下樓,邊問在她後麵的向和錦。

怎麼了?

那是能用語言形容的嗎?

饒是見多識廣的饕餮也冇遇見過這種場景。

她能說,後麵有一扇鐵門正在追他們嗎?

不能。

向和錦強忍住砰砰亂跳,已經在超速的心跳:“快走!彆回頭。”

三秒鐘前——

被搶塞進門鎖裡黑團也不知是從量變引起了質變,還是從質變引起了量變。

總之,它變了。

它不僅掙開鐵門框的限製,還從門鎖處張出了一張大嘴,兩隻腳。

一遍又一遍地喊:“我好餓,我好餓,我好餓啊……”

嘰哩桄榔一通金屬碰撞聲音,響徹整個樓梯間後,它就跟個跟屁蟲一樣,死死地,死死地追在向和錦三人身後。

在成功下了一層樓後,烏雲腳步一頓,停在下一層的樓梯口:“你先走吧,我……”

話還冇說完,被衝下來的向和錦拽著衣領扔下樓。

“先彆想著救,你能不能活下來還不一定。”

向和錦大喘著說完這句話,又吼了一句,“跑!”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烏雲停在樓梯口的那幾秒加上被向和錦一扔,爬起來的瞬間,看清了後麵嘰哩桄榔聲音的傭作者是誰後,嘴巴都不會說話了,“艸。”

黃小波被這兩人的話搞得好奇心爆起,但,他深知好奇心害死貓的道理,硬是忍著一聲不吭,悶頭向前跑。

“餓餓餓,我好餓啊……吃吃吃……”

後頭嘰哩桄榔地撞擊聲越來越少,咚咚咚下樓的聲音卻越來越近。

它的速度在加快!

意識到這點時,向和錦的頭皮一緊,強烈的求生欲讓她直接跳上了樓梯扶手,順著坡度滑了下去。

在向和錦前麵的烏雲反應也是極快,跟著翻上扶手。

驟然間,三人之間的位置順序發生了改變:向和錦在前,烏雲緊跟其後,黃小波最後。

原本在經曆了向“怪物”轉變的過程後的黃小波心態就比較脆,現在,更是緊繃到了極點。

咚咚咚。

嘰哩桄榔撞擊聲。

“我好餓,我好餓,我好餓……”

一句一聲接著一聲,猶如魔音繞梁般在他耳邊不斷回放。

終於——

他向後扭過了頭。

原本隻長出了兩隻腳,一張嘴的鐵門,現在,不僅長出了兩條長長的手臂,竟還會收斂起鐵門上的棱角,調整角度,要滾下去!

-唰一下湧進來。待人進的差不多了,三人齊刷刷從門後一躍而起,朝門外撲過去。計劃三人全部出去後,再關上門,把那些不停喊“疼”的人困在病房。結果——烏雲和向和錦都成功從病房裡逃了出來,輪到黃小波時,出了意外。黃小波身上的黑團並冇有被向和錦一次性全部清除,畢竟他受影響最大,從抽搐到正常,二者之間反差太大。有了帖子上的警示,向和錦並不想暴露自己的“與眾不同”。她需要一個循序的過程慢慢讓黃小波好轉。所以。此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