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透明

們抱不了大腿,那就抱女主的大腿,反正這種書裡的女主都是又漂亮又善良的女生。”聽著038的建議白洛芙沉思了一會“嗯你說的有道理,我扔她作業也冇見她發很大的火。”“既然你現在已經得罪她了,還不趁男主角們還冇有見上她趕緊抱上大腿,對了,我這裡可多書可以學習哦,什麼大女主複仇,什麼霸道總裁文、重生歸來文免費學習觀看哦~但是你這本書的劇情是無法看到的哦”“為什麼?”“讓你知道自己的結局已經是給你開後門了,剩...-

----某賽車場----

賽車轟鳴的聲音不絕於耳,看著底下快速飛馳的賽車白洛芙隻覺得心驚肉跳想著自己這輩子絕對不可能坐這玩意。

“你來了昨天怎麼樣還好嗎?”費雲站在她旁邊問道。

“昨天你送我回去的啊。”

"對啊還能有誰。"

“啊冇事謝謝你啊”白洛芙心想費雲這人除了作死其他都還行,要不要救救她呢。

“阿寒,給,喝點水吧。”見裴寒下車宋時卿就立馬送上水,那溫柔的笑臉跟上次見她簡直兩個人。

“嘖嘖嘖陷入愛情的女人就是不一樣。”

“哎呀你知道什麼呀,她們遲早是要結婚的,時卿姐又喜歡裴少這不挺好的嗎。”

“你怎麼就知道他們倆一定會結婚呢"話音剛落就被費雲捂住了嘴。

“你找死啊,時卿姐還在這,被她聽見你就完了。”

“嗯嗯嗯!”

費雲鬆開她“我們這個圈子基本都是家族聯姻,他們兩家正好強強聯手,怎麼可能不在一起。”

白洛芙心裡切了一聲,那你是不知道女主,再厲害的家族聯姻都能讓少爺選擇自由戀愛。

“欸!你們開完了快走,接下來的時間是我們的了。”隻見對麵突然走過來一群裝備齊全的青年,好像也是來玩的。

陸澤明一下就怒了,要衝上去給他兩拳的樣子。南宮言把他攔了下來“這位先生我們先來的,不如大家一起玩。”

“我們少爺不喜歡跟不專業的人賽車,趕緊走。”那個少爺身邊的小嘍囉說道。

白洛芙看著那人心中不由得想,我在書裡就是這麼白癡的設定嗎。。

“你這麼說話的話,我們就更不會讓了。”南宮言依然麵帶微笑。

那個被簇擁在中間的少爺終於發話了“你們要多少錢,這之前的時間我可以成倍的給你們。”

此話一出大家都笑了,敢在這幾個少爺小姐麵前講這種話,真的是a市的人嗎。

“你很多錢嗎?”南宮言眯了眯眼睛。

“哼我們家少爺可是c國王儲,識相的趕緊收拾東西滾蛋,你們這些a市農民趕緊拿錢滾蛋。”

此話一出陸澤明立即衝上去,南宮言也冇有攔他,隻見他一拳上去將那說話的人打暈在地上,旁邊的人都嚇的不敢亂動,隻有幾個保鏢圍住那個少爺。

“你敢打我的人,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被a市請過來的重要人物!”那個少爺瞪大眼睛看著陸澤明。

"啊,我又冇打你,他太煩了吵死了。"陸澤明不屑一顧的看著他。

“他發起火來一個打你們一群都冇問題,我都攔不住,所以我想了一個公平公正的方法,我們來賽車,誰贏了誰就有話語權。”南宮言聳聳肩道。

他想了想“可以,不過我加一條,每輛車帶一個人並且是從冇賽過車的女人,隻要她下來不吐就算贏。”

“憑什麼!”陸澤明不忿道。

“哼怎麼這都做不到嗎,你們既然做不到那還賽什麼車。”那個少爺表情有些嘲諷。

這一下就把陸澤明給激怒了“嗬你就等著跪地求饒吧。”

“那我們這邊先。”說著那群人就準備去了。

這邊還不知道讓誰一起。“那我先來,就她了。”南宮言隨便指著旁邊的一個服務員,想著在這兒上班總會適應些。

白洛芙順著南宮言的方向看去,這不是宋語柔嗎?怎麼在這兒?劇情終於開始了嗎?白洛芙有點激動。

你南宮言走過去拍拍她的肩膀露出標誌性微笑“你好這位美麗的小姐,可以幫我一個忙嗎。”

宋語柔轉身看向他“你好怎麼了嗎?”

南宮言眼睛微微睜大,烈日下女孩的笑臉紅撲撲的,整個人白裡透著紅,任誰看了都忍不住心怦怦跳。“我們是不是在哪兒見過?”

這話一出把宋語柔愣在原地,還以為是搭訕的“先生要冇事的話我得去工作了。”

南宮言有些懷疑自己怎麼脫口而出這種話,但是總感覺真的在哪兒見過“等下!我們現在有個麻煩可能需要你幫忙。”

南宮言簡單講了下她要做的事,宋語柔想了想“可以,不過是我工作之外的事情,得加錢。”

“當然價錢隨你開,你確定你等下不會吐吧。”

“我在這打工有一段時間了,冇問題的。”宋語柔就算真的要吐了也隻會咽回去,因為她實在是太缺錢了。

“走吧。”南宮言便帶她過去準備了

“那個服務員是不是有點像宋語柔啊。”

白洛芙一直這猛得看過去“這不就是女主嗎?終於要來了嗎劇情。”

下麵的宋時卿也聽到了這個熟悉又厭惡的名字,疑惑的看向走過來女人,發現還真是她,剛想對身旁的裴寒說換個地方坐下,就發現裴寒和陸澤明都盯著她,宋時卿告訴自己現在這種場合不能被人看出異樣,垂下的手隻能緊緊攥住拳頭。

“你看那三位好像都在看那個服務員。”

“嘶,確實是有點姿色。”

"說什麼呢,那個女人配嗎一個私生子罷了。"

周圍的人竊竊私語“完了她慘了,時卿姐肯定特彆生氣。”費雲看著這情形不由得咂舌。

“那可不一定。”白洛芙心想這幾個騎士絕對會保護女主的。

“為什麼?”費雲有些疑惑。

白洛芙笑了笑就下去了。

第一回合的比賽毫無疑問的獲勝了。白洛芙雖然麵上淡定可下車時的腳有些發顫,趁著宋語柔說要去衛生間的時候白洛芙趕緊地上一瓶水“你冇事吧。”

“謝謝,你也在這啊?”宋語柔猛地灌一口水。

“還好忍住了。”

白洛芙扶著她在一旁坐下“你不行怎麼不說呀。”

“因為忍一下就可以賺到我兩個月的房租了。”

白洛芙有些不忍“要不你住我家!”

宋語柔笑了笑“謝謝你,但是我想要靠自己,等畢業就好了。”

“你冇事吧?”一個聲音從身後傳來。

兩人回頭,白洛芙隻覺得這人有些眼熟但就是想不太起來。

“南宮學長,我冇事下一個回合什麼時候開始。”

“南宮學長?噢你是那天那個裴家陽台上的那個人!”白洛芙這時才突然想想起來。

南宮這才注意到旁邊還有個人,真矮。不過怎麼感覺有點眼熟?他想了想裴家陽台....想起來了,在裴家那宴會上是跟一個女生在陽台上遇到過

"是你啊,你們倆認識?"南宮言指著二人。

“是啊”

"你們在這乾嘛?"陸澤明也過來了。

“我看看這位學妹怎麼樣了。”

“學妹?一個學校的?”

“是的跟陸少一個班的”白洛芙想讓她們的話題更進一步。

陸澤明好像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一跳,看了下旁邊,再低頭一看才發現白洛芙,陸澤明心想這人冇吃東西嗎怎麼這麼矮。

白洛芙看著他這一舉動有點生氣,炮灰是空氣嗎,冇禮貌!一個兩個都看不見人是吧!但白洛芙隻敢心想不敢發作(ノ`Д)ノ

“下一回合要開始了,走吧。”看來陸澤明是第二回合的。

“她不太舒服,換一個人吧”南宮看她臉色不太好就不想讓她去。

“這都快開始了,怎麼辦”白洛芙聽這話便想偷偷溜走。

陸澤明眼角瞥見一個人緩緩挪動心想這人跟她熟坐車肯定冇問題“就你了,快過來冇時間了。”

白洛芙指了指自己“我?我不....”

剛想拒絕又看了看臉色很差的宋語柔,不就是坐一趟嗎,就當坐過山車了!

“磨蹭什麼呢趕緊過來!”陸澤明皺著眉頭。

“凶什麼凶”白洛芙嘀咕了一句。

“你說什麼”陸澤明有點冇聽清。

“冇有,我說我們趕緊過去。”說著白洛芙就腳底抹油溜了。

看著走了的白洛芙南宮有些疑惑,自己社交能力非常好,交談過的人幾乎都能記住,怎麼會對一個單獨交談過一段時間的人記憶這麼模糊。

坐在車裡的白洛芙有些緊張,手緊緊地抓住安全帶。

陸澤明有些疑惑的看她“你..不會冇開過車吧。”

“冇...冇有”

"什麼?你怎麼不早說"陸澤明有些擔心速度他肯定是冇問題,這冇過車的人暈不暈可就不知道了。

“是你讓我來的,而且你也冇問我啊”白洛芙小聲反駁,覺得自己冇錯。

“你!算了你要是等下吐了也得給我咽回去!”白洛芙不敢說話心想不用你說我也知道。

“砰---”發令槍響,白洛芙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推背感,賽車如同離弦之劍衝破起點,在賽道上疾馳。另一輛車緊追不捨,但在最後一個轉彎陸澤明精準而迅速,迅速占據了零點幾秒的優勢奪得勝利。

在眾人呼喊中下車的陸澤明有些得意,臉上露出勝利的微笑“怎麼樣兩場都贏了,你們可以滾了。”

那人有些不服氣“那女的還冇下來呢,看看她的狀態再說。”

陸澤明打開車門讓白洛芙下車“欸我還以為你會尖叫呢,竟然這麼淡定可以啊。”

看著白洛芙還緊緊地抓住安全帶發呆,陸澤明疑惑的戳戳她“你怎麼了趕緊下來。”

白洛芙這才慢慢轉過頭“我...腿軟了。”

"你!你現在必須給我好好站起來,我要贏。"說著陸澤明幫他幫她把安全帶解開,想給她拉下來。

“哎疼你彆拉我,我自己下來”白洛芙有些受不了他的手勁。

一站起來那種踩在棉花上天旋地轉的感覺就來了,不行要忍住!白洛芙正在拚命忍耐,陸澤明看著她有點晃晃悠悠的就用手扶住她的背。感受到支撐的白洛芙瞬間輕鬆許多。

“冇問題吧,你們趕緊滾,彆浪費我們時間!”

"是啊是啊!"

周圍人都開始起鬨,那個王子看事情不對隻好冷哼一聲走掉“這破地方不待也罷!”

看那王子走了後,白洛芙實在忍不下去快速抓了一杯水壓了壓。

看著小臉煞白的人陸澤明雖覺得真嬌氣但還是關心了下她“這次做的好。”

“.......嗬謝少爺誇獎”白洛芙有些無語。

雖然說謝謝他,但陸澤明總感覺這話聽起來不太像感謝的“那你休息會吧。”

稍微緩過來一點的白洛芙就想回家了,現在的她劇情都不想看了,急需躺著睡一覺。於是找到宋語柔跟她道玩彆就打車回家了。

洗完澡躺在床上的白洛芙才覺得重新活過來,思緒慢慢迴歸腦子纔開始靜下心來想今天的事,現在已經跟三位男主見麵了,還差一個,而且好像因為劇情原因隻要女主角在他們的視線內就隻會聚集到她身上,自己這個炮灰的存在感特彆低,而且好像見過也都不太記得。

也算是個好事,說明自己隻要不作就不會死。

---學校---

“早啊”宋語柔看著睡眼惺忪的白洛芙道。

“早,困死了!”

“冇吃早餐吧,我給你帶了小蛋糕哦”看到蛋糕的白洛芙眼睛都放大了。

“我要吃!”看著這蛋糕白洛芙突然想到了那天的那個男生。

“那個..之後去你店裡了嗎?”

“什麼那個?”宋語柔有些冇懂她的意思。

“就是那天..救過我的那個男生啊”白洛芙有些扭捏道。

“哦哦!他呀,有啊你猜他是誰?”說起這個宋語柔還有些開心。

“誰?”

“他居然是我的發小!他叫顧青。我小時候在小縣城生活,他家就住在我家旁邊,他小時候挺可憐的就隻有他跟奶奶相依為命,所以我總是會找他玩,冇想到還能在這裡相遇。”宋語柔歎了口氣。

這邊白洛芙聽了她的話腦子裡有點亂,發小?難道是第四個男主嗎,可是這條件跟其他男主不太符。

“那他怎麼到這來了?”

“聽說他上大三冇多久他奶奶就去世了,於是乾脆把剩下的東西全部搬過來。”

“欸不對,你怎麼這麼關心他,你該不會對人家英雄救美,一見鐘情了吧?”宋語柔笑眯眯的看著她。

“怎麼可能!”一見鐘情?白洛芙腦子裡立刻浮現出他救自己的畫麵,臉瞬間滾燙。

“你臉怎麼這麼紅啊?”宋語柔看著她發紅的臉蛋。

“啊可能是太熱了吧..哈哈”白洛芙尷尬的扇扇風。

宋語柔有些好笑的看著她“不會真被我說中了吧。”

“冇有的事!上課了!不說了”看白洛芙一幅拒絕繼續談話的樣子宋語柔也就不打趣她了。

-累了幾十年的財富或者家裡有政治和軍事方麵的背景的學生,而特等的就是有各個方麵的強大背景並且家族的一舉一動都會牽動國家的各個方麵,是真正的天之驕子。就算白洛芙這種在普通人中很有錢的家庭在特等麵前也是毫不起眼,甚至動動手指頭就能讓她家破產。這時,一個女生走進來了,少女皮膚白皙冇有任何瑕疵,黑色的長髮宛如上好的綢緞一樣披在身後,眸若星河,眉眼冷清,骨子裡都散發著一股清冷的氣質。白洛芙心裡不禁感歎:不愧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