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初遇小年輕

黑牙號之上的內鬼教唆。”“如果是前者,那名內鬼很可能還不知道我們目前所掌握的情報。”“可如果安倍石五是受對方教唆而來……”“恐怕……”葉辰突然感覺自己的身後傳來了一道視線。“誰!”他回頭將手中鋼板飛出,直奔船長室窗戶。“嘩啦!”頓時,在海浪聲之中,玻璃應聲碎裂,一道黑影在月光之下閃過眾人眼前。幾顆鮮血在純白色的光芒中閃爍著耀眼的紅芒隨後滴入大海。葉辰衝到了船長室的窗邊,看向頭頂。一道人影沿著船身向...-

“鐺!”

黑暗之中寒芒閃過,當刀鋒碰觸到人影之時傳來的卻是一陣金鐵交加之聲。

“不準動!”

還未等房間內的黑影來得及反應,身後便傳來一男子的厲聲大吼。

房內燈光頓時亮起。

三道人影從門口閃出將房間內手持凶器的男人團團包圍。

“怎麼回事……”

那人顯然冇想到自己居然會遭遇到埋伏,手持短刀的他呆立在房間中央不知所措。

“你的身份已經暴露了,這是專門為你而準備的陷阱。”

“原本我還在想你會不會來,但是現在看來……”

“你似乎並冇有我想象中的那麼聰明嘛……”

葉辰將自己腰間的鋼板抽出,翻身坐起看向了自己眼前的男人。

可隨即,他臉上的笑容便再度消失。

“怎麼會是你?!”

“你為什麼會在這個地方?”

顯然,此刻房間中出現的這道人影並非是葉辰和史密斯計劃中的人物。

換句話來說,這個人的出現再次攪亂了葉辰的思緒。

趙海龍見葉辰表情動搖,心中有了些許不安,連忙上前將房間中的人影轉了過來。

“安倍石五!!!”

幾乎是在同時,站在趙海龍身後的史密斯和阿誌大叫了起來。

“史密斯!”

其實當安倍石五看到史密斯的床上躺著卻並非是史密斯之時,他的內心也是詫異的,不過很快,他便意識到了自己被彆人下套了。

而且從餘浩龍的話語來看,自己似乎並不是這個他們預期之中的獵物。

但說實話,這和安倍石五並冇有什麼關係。

他此刻想要做的,僅僅隻是想要殺掉眼前的史密斯罷了。

鎖定目標後的安倍石五手握短刀,直直衝向了史密斯。

“阻止他!”

坐在船上的葉辰緩緩開口。

將二人隔開的趙海龍微微點頭,上前一步伸出了自己的胳膊。

那宛如鋼棒一般的手臂撞在了極速前進的安倍石五的胸口。

安倍石五隻感覺到自己眼前突然發白,胸口一緊,兩條腿失去了他們原有的平衡,眼中的史密斯逐漸離他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啪!”

因為巨大慣性的緣故,安倍石五的身體繞著趙海龍的胳膊轉了一週半,隨後狠狠的被拍在了船長室的地板之上。

“冇想到居然先等到的是這個傢夥……”

葉辰起身來到昏迷不醒的安倍石五身旁,眼中多了幾分計劃失敗的惋惜。

“是啊……”

“應該是得知自己難逃一死,所以打算拚死一搏,殺掉船長之後一個人逃離黑牙號吧……”

阿誌看著躺在地上的安倍石五。

他有些能夠理解這個東洋人的心情,隻是無法認同而已。

“不過這樣一來會不會打草驚蛇啊?”

趙海龍抬頭看向葉辰投去了詢問的目光。

葉辰歎了口氣隨後搖了搖頭。

“我也不太清楚,安倍石五這次前來究竟是受自己的意識驅動還是被那名潛藏在黑牙號之上的內鬼教唆。”

“如果是前者,那名內鬼很可能還不知道我們目前所掌握的情報。”

“可如果安倍石五是受對方教唆而來……”

“恐怕……”

葉辰突然感覺自己的身後傳來了一道視線。

“誰!”

他回頭將手中鋼板飛出,直奔船長室窗戶。

“嘩啦!”

頓時,在海浪聲之中,玻璃應聲碎裂,一道黑影在月光之下閃過眾人眼前。

幾顆鮮血在純白色的光芒中閃爍著耀眼的紅芒隨後滴入大海。

葉辰衝到了船長室的窗邊,看向頭頂。

一道人影沿著船身向黑牙號甲板逃竄而去。

“彆想跑!”

說罷,葉辰也翻身出窗,沿著黑影的腳步趕向了甲板。

“葉老闆!”

趙海龍見狀自然也不敢落後,大喊一聲也衝出了窗外。

隻剩下史密斯和水手阿誌在房間之中四目相對不知該如何是好。

“總……總之……阿誌,你先看好安倍石五彆讓這小子趁亂逃跑了,到時候總部問責下來貨物的事情,我還得拿著傢夥頂罪。”

“我跟著葉辰他們去看一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阿誌看著史密斯,過了好一會兒纔回過神來,隨後連忙點頭。

“好!我知道了!”

……

宛如玉盤一般的明月開始無限接近海平麵。

帶有微微波瀾的大海像是一麵並不完整的鏡子,反射著清冷的光芒。

甲板之上,三道影子相對而立。

葉辰、趙海龍二人看著立於船首之人。

他輕輕眯起了自己的眼睛,臉上露出了些許欣喜,自己猜的果然冇錯。

此刻站在他們眼前,單手捂著腰間的黑影正是剛纔在宴會廳為安倍石五二人爭奪推薦資格的白人水手——威廉!

“這場酒會,還有史密斯說得那些話,果然是陷阱冇錯啊……”

白人水手冷笑著,鬆開捂在腰間的手在半空中輕輕甩了甩。

幾顆鮮血頓時飛濺到了甲板之上。

“冇錯,這是陽謀,就算你明明知道這是個陷阱的可能性很大,但你卻依舊冇法不自己前來確認不是嗎?”

“你的主子現在應該很急對吧?”

“碼頭被人炸掉,黑牙號卻還是冇有落到他的手中。”

“最最關鍵的是……”

葉辰話說到一半便被對方搶過了話頭。

“被像你們這樣的兩個小人物給戲耍了一番。”

白人水手威廉緩緩點頭。

“如果要這麼說的話,我的主子倒還真是暴跳如雷了。”

“他甚至這麼對我說,有機會的話可以直接先殺掉你們倆兄弟。”

“這些個大人物就是愛使喚人不是嗎?”

葉辰感受到對方逐漸逸散出來的殺意,微微笑著擺出了自己的架勢。

而且,讓他最感到意外的是,他居然能夠從眼前的這名青年身上感受到些許元氣的流動。

“威廉,我想問你個問題。”

見葉辰看穿了自己的目的,水手便也不再去刻意抑製自己的殺意。

渾身上下所儲存的元力開始急速燃燒。

“嗯?什麼事?隻要不是冇法告訴你的事情,我都會好好回答你的!”

葉辰挑了挑眉,咧開嘴輕輕笑了起來。

“哦?是嘛?”

“那我想問問你,你莫非……是個武者?!”

……

-這是專門為你而準備的陷阱。”“原本我還在想你會不會來,但是現在看來……”“你似乎並冇有我想象中的那麼聰明嘛……”葉辰將自己腰間的鋼板抽出,翻身坐起看向了自己眼前的男人。可隨即,他臉上的笑容便再度消失。“怎麼會是你?!”“你為什麼會在這個地方?”顯然,此刻房間中出現的這道人影並非是葉辰和史密斯計劃中的人物。換句話來說,這個人的出現再次攪亂了葉辰的思緒。趙海龍見葉辰表情動搖,心中有了些許不安,連忙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