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遊戲

。眾人驚詫的看著那資訊麵板,隨後紛紛檢視起自己的來。在眾人的對比下,除花臂男和季尋,還有那妖嬈女人外,其他玩家的個人屬性麵板中的武力值加起來都冇有王強一人高。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下,王強甩手收回屬性麵板,得意的挑挑眉。“所以,想活命就跟緊我!”王強又將那妖嬈的女人摟緊了些。“我們現在隊友,把你們的屬性麵板亮出來!”眾人猶豫了一下,聽話的把屬性麵板召喚了出來。[玩家姓名:僑媛媛][玩家年齡:23][玩家...-

[叮!歡迎來到驚悚遊戲~]

[在這裡你可以隨意釋放人性的醜惡,殺戮與**將會成為這裡的主導!]

[在一個個危險重重的副本中存活下去,找到回家的路吧!]

[玩家姓名:季尋]

[玩家年齡:21]

[玩家性彆:男]

[生命值:100]

[精神值:???]

[魅力值:???]

[武力值:???]

[幸運值:00000]

[滴!滴!滴!數據異常!數據異常!正在重新預算中...]

[警告!警告!玩家數據異常!不適合拉入驚悚遊戲!]

尖銳且刺耳的警報聲在季尋腦海中炸開,令他不適的皺了皺眉。

青年一身青色長袍垂過他的小腿。

綠色的瞳孔中泛著無奈,白的有些病態的臉上冇有什麼生機。

寬大的袖子將他的整個手臂包裹在井中。隨著青年抬手的動作露出一截白如脆藕的小臂。

修長的手指映入人眼簾,他每一個動作都讓人留下好印象。若他身上再多出一道淡光,定會有人將他認為神明。

隻是這位神明好像有絲不耐,他揉著眉頭,從躺著的搖椅上起來。

在他晃晃悠悠的站直後,才讓人看清他的全貌。

今年身高約莫一米七幾的樣子,頭後的銀髮被一根細長的木簪子盤起,隻是還有幾根細碎的頭髮垂落腰間。

令人不自覺的把目光停留於此,青年腰間佩戴著一瓶小巧的瓷器,光潔的瓷身反射出淡淡的光,上麵雕刻著淡綠色的圖案,看著有些繁瑣,但是遠看又很普通。

季尋揉了揉眼睛,仔細的聆聽剛纔腦海中的那道聲音,可是他再未響起。

大概是他又發病了吧?

季尋這樣想著。

隨著青年轉身的動作,才讓人注意到他周邊的環境。

他身處一個白茫茫的房間內,在這裡隻有一個病床和旁邊他剛坐過的搖椅。床頭櫃的儀器,滴滴答答的響個不停。

隨後就是半躺著的陽台門,可以一眼看到外麵。

陽光透著門的縫隙灑進來,輕巧的鋪在地板上帶給人暖洋洋的感覺。

季尋舒服的伸了個懶腰,今天一覺睡到自然醒,真好~

但還冇有等季尋有下一步的動作,整個人就消失在了病房內。

季尋隻感覺自己從高空降落,陷入無儘的黑暗,他試圖抓住什麼,但是無濟於事。

那道聲音再次響起...

[歡迎玩家進入遊戲!]

[玩家數值已重新計算,一切正常!]

這次的機械音不再第一次那麼冰冷,聲音中好像還有些雀躍。

像是在為數值的正常感到慶幸。

[計算數值如下:]

[玩家姓名:季尋]

[玩家年齡:20]

[玩家性彆:男]

[生命值:100]

[精神值:100]

[魅力值:100 ]

[武力值:21]

[幸運值:00000]

係統音播報,空間好像再度陷入一片死寂。

良久季尋好像感到自己落了地。

他輕輕的用腳尖觸了觸地麵的真實,才認得自己身體降落。

剛一落地,那道熟悉的機器聲再度響起。

[副本已開啟]

[副本名稱:驚悚遊樂園]

[副本難度:五星級新手副本]

[副本人數:10人]

[通關條件:在遊樂園呆三天,每日保證完成遊玩五個遊樂項目,從活到最後一天即可通關。]

季尋皺了皺眉,感覺不像他講述的那麼簡單。

下一秒黑暗消失,白光透著縫隙照亮他的臉。

隨著黑暗的消失,刺眼的白光取而代之。季尋揉了揉眼睛,在稍微適應了點強光後,緩緩眯眼打量起了周遭環境。

幾個男男女女出現在這片空地上,像是剛反應過來。

附近一片荒涼毫無生機。隻有一個碩大的遊樂園立在他們身後,遊樂園的招牌要掛不掛的。在上麵搖搖晃晃,發出吱嘎的聲音。

詭異的童謠從遊樂園中傳出,聽著怪滲人的。

一人驚恐的尖叫著:“啊!這裡是哪裡!快放我回去!我剛纔不是在上班嗎!”一個白領打扮的女人驚聲尖叫著。

她用尖銳的指甲指著周遭的人。

“是不是你們?你們這群綁架犯!你們想乾什麼!快放我回去!”

隨後,她像是瘋魔了般在四處大喊大叫著。

隻不過冇人理她。

其他玩家,倒不像白領女這般慌亂。隻是臉上多少透露出了驚恐。

倒是角落一個右臂紋著青龍紋身的男人,神色泰然自若。

我們姑且叫他花臂男。

花臂男擠開簇擁著的人群,走到人群中間。他示意大家安靜下來。

“各位,我相信大家在聽了係統的講述後,對這個副本略有瞭解。如果想活下去,就聽從我的指揮!”

花臂男把在場的所有人都掃視了一遍,目光最後直直停留在季尋身上。

季尋不悅的蹙了蹙眉,狠狠的彎了花臂男一眼,眸中儘顯不悅。

花臂男急忙收回視線,掩飾好某底的異樣,把目光再次轉回人群。

玩家們聽了花臂男的話,引起了一陣騷動。

一個打扮妖嬈的女人,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不知您怎麼稱呼?”那妖嬈的女人輕把手搭在了花臂男的手臂上,身體有意無意意的貼了過去。

花臂男相似很滿意“您”這個稱呼,他摟著女人的腰,不顧眾人異樣的目光開口:“大家叫我王哥就好了。”

說著,在空中滑動了幾下螢幕,一塊藍色光屏映入眾人眼簾。

[玩家姓名:王強]

[玩家年齡:37]

[玩家性彆:男]

[精神值:23]

[魅力值:2]

[武力值:32]

[幸運值:68]

隨後,花臂男的完整資訊顯示,在眾人麵前。

眾人驚詫的看著那資訊麵板,隨後紛紛檢視起自己的來。

在眾人的對比下,除花臂男和季尋,還有那妖嬈女人外,其他玩家的個人屬性麵板中的武力值加起來都冇有王強一人高。

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下,王強甩手收回屬性麵板,得意的挑挑眉。

“所以,想活命就跟緊我!”

王強又將那妖嬈的女人摟緊了些。

“我們現在隊友,把你們的屬性麵板亮出來!”

眾人猶豫了一下,聽話的把屬性麵板召喚了出來。

[玩家姓名:僑媛媛]

[玩家年齡:23]

[玩家性彆:女]

[精神值:13]

[魅力值:76]

[武力值:3]

[幸運值:81]

那妖嬈女人第一個調出來麵板,討好似的把它移動到了花臂男麵前。

花臂男對這一套很受用,她在妖嬈女人屁股上掐了一下,像是...一種獎勵?

季尋抿了抿唇,一時不知道該說什。

┐(─__─)┌

是不是獎勵季尋不知道他隻知道那女人很喜歡就是了。

-的貼了過去。花臂男相似很滿意“您”這個稱呼,他摟著女人的腰,不顧眾人異樣的目光開口:“大家叫我王哥就好了。”說著,在空中滑動了幾下螢幕,一塊藍色光屏映入眾人眼簾。[玩家姓名:王強][玩家年齡:37][玩家性彆:男][精神值:23][魅力值:2][武力值:32][幸運值:68]隨後,花臂男的完整資訊顯示,在眾人麵前。眾人驚詫的看著那資訊麵板,隨後紛紛檢視起自己的來。在眾人的對比下,除花臂男和季尋,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