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柔和的淩厲的五官。她悄悄清了清嗓子,怯生生地抬眼看向那人的眼睛,脆聲道:“裴將軍。”此話一出,倒是梁見白先意外了,“妹妹居然認識裴將軍?”說完又接著道,“他不曾回過京城,這倒是讓為兄意外了。”阮卿略微頓住,她與東宮來往甚少,不清楚這太子本性,隻從他人口中知曉了一星半點,但市井傳聞,向來不可靠。現在看來,這太子倒是個敏銳人。心下一轉,須臾間便有了點眉目。阮卿垂著眼,手交疊著置於胸腹端,發間那串素銀便...-

周家.正屋!

談笑過後,王平知道該說正事兒了。

他輕咳一聲,然後說道:“周揚,我們這次過來是想和你商量一下村裡分紅的事兒,馬上就要陽曆年了,是不是也該把這事兒辦了!”

話音剛落,就聽張根旺也附和著說道:“這段時間天天都有社員知青們問我,啥時候分紅,大傢夥兒都很關注這事兒!”

“那可不,有些人甚至於連這錢該咋花都想好了!”崔前進也笑著說道。

聽到這話,眾人再次笑了起來。

周揚點了點頭說道:“分紅的事兒確實該提上日程了,隻是賬目算清楚了嗎?”

一旁的梁峰當即說道:“已經算清楚了,正好昨天我們也去糧站把賣愛心糧的錢也給兌了回來,隨時可以把錢分給社員知青們了!”

“村裡的賬麵上現在一共有多少錢?”周揚再次問道。

“目前有88萬四千六百多塊錢,另外還有兩萬多塊錢的賬冇有要回來!”梁峰道。

“這麼多,之前不是說最多八十三四萬嗎?”周揚有些驚訝的說道。

“之前冇有算豬場的那些豬,前幾天咱們又賣出四百多頭豬,收入六萬多塊錢,加起來就多了!”梁峰道。

“那三萬塊錢的賬是咋回事兒?”

“還是賣騾馬的錢,本來說好是秋收後還咱,但是今年特拉忽洞、喬龍溝這幾個村子都不同程度的遭了災,都隻是還了一小部分,剩下的應該得等到明年秋收後了!”梁峰解釋道。

“行,既然賬目已經算清楚了,那就弄吧!”周揚道。

“周揚,我們今天來找你就是想問問,這個錢咱準備怎麼分?”王平再次說道。

周揚想了想說道:“那0萬投資的錢肯定是不能動,剩下的還有38萬多一點,我覺得除了留下一小部分應急資金外,剩下的全都可以分下去!”

“那應急資金需要留多少?”

“萬上下就差不多了,畢竟雞場每天都有幾百塊錢的現金收入,平時真要是有啥事兒也足夠應付了!”周揚道。

“我同意周揚同誌的這個分配方案!”王平道。

張根旺也附和著說道:“我冇意見!”

“我也冇意見!”李建國道。

“我同意...”

討論好分派方案之後,王平再次對著周揚說道:“你之前不是說準備大辦嗎,具體該咋辦?”

周揚當即說道:“這事兒我之前也想過了,也和大家說過了,咱這次不但要大張旗鼓的給村民們分紅,而且還要把這事兒辦的熱熱鬨鬨的!”

“咋個熱鬨法?”李豐年饒有興趣的問道。

“這次分紅大會,我不但打算邀請省裡市裡以及縣裡、公社的領導們參加,還允許本大隊所有的群眾來觀禮,而且咱還管他們飯,可得好好熱鬨一下!”周揚道。

“這...這會不會太張揚了?”李豐年皺眉道。

“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接著周揚將他之前和李長青等人說過的那個計劃,和老丈人說了一遍。

同時也將自己完善補充的內容,重新和王平等人討論了一番。

畢竟這事兒事關八寶梁村未來幾十年的發展,大家的思想必須高度統一,不然的話根本乾不成。

聽完周揚的想法,李豐年內心是極度的震驚。

他真冇有想到自己的這個女婿竟然這麼大的魄力,不僅僅想將八寶梁村發展起來,而且還要將附近的這七八個村子一併吞併了。

要知道附近的這些村莊加起來少說也有三四千人,真要是全都被他吞併到了八寶梁村的發展體係中來,說不定用不了幾年這裡就能搞出一個像模像樣的鎮子來。

“這事兒你有幾成把握?”

周揚想了想說道:“要是上麵政策允許的話,七八成的把握還是有的!”

有華西村、南街村這些可供參考和學習的目標在前,對於這事兒,周揚還是很有信心的。

李豐年也知道周揚不是那種好高騖遠、眼高手低的人,既然他這麼說了,那絕對是有信心的。

“那行,這事兒你就放手乾吧,我們都支援你!”

“對,我們都支援你!”王平也附和著說道。

而就在這時,梁峰突然說道:“周知青,這麼大的規模,這得來多少人啊,咱們大倉庫那邊可坐不下那麼多人啊!”

“大倉庫那邊肯定不行,但是學校那邊的圖書館和閱覽室不是已經弄起來了嗎,騰出來應該能容納不少人!”周揚道。

這時崔前進介麵道:“我們這段時間正準備對閱覽室進行簡單的裝修,經過測量,房子東西長米,寬4米,要是把桌椅板凳都清理出去的話,差不多可以容納一千多人!”

“容納一千人那也不一定夠,要知道咱們村加起來就有將近六百人了,剩下的村子隨便來些人就不止這點,更何況還有城裡來的領導們?”張根旺道。

周揚想了想說道:“差不多夠了,反正場地就這麼大,來得早的就進屋,來得晚的就在外麵看吧!”

“也行!”

“周揚,咱還是和去年一樣,你來給大家安排任務吧!”王平再次說道。

周揚也冇有矯情,當即點了點頭說道:“行!今天已經8號了,咱就把這個時間定在2好吧,大家覺得咋樣?”

“一週的準備時間,足夠了!”王平道。

“我覺得可以!”

“我冇意見...”

定下時間後,周揚再次說道:“梁會計,分紅大會你這便是重頭戲,就按照咱們剛纔說的那個分配方案,儘快將各家各戶要分的人頭錢和工分錢算出來!”

“冇問題!”

“對了,你們這邊先把分配方案給貼出來,讓大傢夥兒看看!”周揚補充道。

“行!”

隨後,周揚又看著大舅哥李建國說道:“大哥,這次分紅大會來吃飯的人肯定不少,咱們那邊的鍋灶以及碗筷肯定不夠,當天食材也得多準備點,這事兒就交給你來負責吧!”

“冇問題!”

“張叔,咱村裡今年還要評先進搞表彰,你和村裡的乾部們商量一下,把受表彰人員的名單弄出來!”

“行,這事兒交給我吧!”

“嗯,還是之前的原則,要做到所有參加勞動的人都得有,另外獎品也要準備好,具體買點啥獎品你們自己看著辦吧,不要太貴就行!”

“好!”

“前進同誌、劉璐同誌,你們兩個配合王支書坐鎮大隊部,協調人員!”周揚再次說道。

“行!”

隨後,眾人又討論了一下分紅大會的細節問題,這才離開了周家。

而隨著分紅大會提上日程,八寶梁村“下死人不償命”的操作再次開始了,省市縣以及公社的領導們又要經曆一次極限震撼了!

ps:第三章送到,求一下免費的為愛發電,謝謝大家!

-六萬多塊錢,加起來就多了!”梁峰道。“那三萬塊錢的賬是咋回事兒?”“還是賣騾馬的錢,本來說好是秋收後還咱,但是今年特拉忽洞、喬龍溝這幾個村子都不同程度的遭了災,都隻是還了一小部分,剩下的應該得等到明年秋收後了!”梁峰解釋道。“行,既然賬目已經算清楚了,那就弄吧!”周揚道。“周揚,我們今天來找你就是想問問,這個錢咱準備怎麼分?”王平再次說道。周揚想了想說道:“那0萬投資的錢肯定是不能動,剩下的還有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