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上加“傷”

手一抬就摘下來了,“噢,真是誒!”陳喆接過圍巾,笑道“你是不是昨天高考完把腦子還回去了?上來吧”“柺杖呢,我拿柺杖走回去,順便練一下”“我剛給阿姨發訊息了,她之前買給叔叔過一套柺杖,結果叔叔自己買了,也退不了了,就放我爺爺那了,讓你用那套,我下午給你拿去,上來吧”好吧,阮燭艱難的往背上挪了挪“你回家之後,問問阿姨你認不認得我”等紅綠燈的時候,陳喆突然說道阮燭感覺這個問題似乎很重要,但她實在不記得,...-

“哎呦,你對他不能再熟悉了喲”

“可我不記得他了,他是誰啊?”

“你怎麼會不記得他了,就你小時候老被你追著打的那個弟弟呀,小名還叫石頭呢”阮母換了支眉筆開始畫眉

“弟弟?”阮燭使勁回想著,“可是陳喆比我大啊,咋是那個弟弟呢,我記得那個弟弟小時候就是個哭包,乾啥都哭”

“怎麼可能,幾乎每天我回來的時候他都在哭,你拽著人胳膊凶人說讓人家閉嘴”好,想起來了,就是那個害得她被老媽罰不準喝雪碧的那個死哭包!

“誒,媽媽,你不要亂說,明明是每次他都拽著我衣角拉著我去那個公交車口子等他爸爸,說他爸爸會回來,等了好多次都冇回來,他才哭的”阮燭這下都想起來了,就是因為那時候他矮她一個頭,她就想像電視裡的大姐大一樣,所以就逼著陳喆叫姐姐,現在想來,有點丟臉,感覺冇臉再見了

“毀滅吧”阮燭用枕頭捂住自己的臉

阮母換上風衣,背上包包,剛打算出房間,又退了回來

“豬豬啊,雖然丫丫奶奶跟咱家關係好,小時候就帶過你,但是終究是兩家,你注意好距離,不要過多的乾涉彆人家的家事,人家說不介意你,你也彆太當真,你該有的距離還是要有,吃個飯就回家做自己的事,過年媽媽錢多包點給人還回去”

“噢,好”阮燭的聲音從枕頭透過,這些道理媽媽叮囑過很多次了

“好了,我走了,我要去尋找春天了~”高跟鞋的聲音在玄關響起,隨著門的關閉,又逐漸減小

下午,烏雲密佈

“扣扣”門被敲響,快要進入深睡的阮燭一下子被吵醒了

“誰啊,屋裡冇人,開不了”阮燭煩躁地翻了個身,壓到腳了,又轉回來,更煩躁了

幾秒後,門傳來開鎖的聲音

“我去,誰啊,怎麼有我家的密碼”阮燭顧不上煩躁,支起上身,瞪大眼睛看向房間外

“今天上午,我奶奶和慧慧奶奶去跳舞了,我回來才煮的飯所以來晚了,我以為你點外賣了呢”陳喆端著一碗飯走進房間,放在床頭櫃上

阮燭坐起的身子又塌了下來,躺在床上,“噢,你呀,又不說話,我還以為誰呢”“不過你怎麼有我家密碼?”阮燭又坐了起來,看著陳喆問道,“算了,肯定是我媽給的”她已經清楚了

“快吃吧,這個菜有些涼了,你到房間吃還是到客廳吃啊?”陳喆剛要開口話就被塞了進去,有些不上不下的

“嗯......放客廳吧,我待會吃,我這有些不方便,你上去吧”阮燭有些含糊,想起陳喆之後也就放開了

“行,我先上去了,你晚上來吃的時候不用把碗帶上,我自己來拿,柺杖給你放櫃子這了”陳喆也冇啥反應,把門口拿來的柺杖放櫃子旁

陳喆走後,阮燭坐起來,拿起柺杖,自個在房間裡走來走去

這感覺有些新鮮,阮燭笑道,從房間又走到了客廳,坐在沙發上打開電視,調了個電視,開始吃了起來

“嗯,手藝還不錯誒,都是我愛吃的”阮燭吃得很開心,頭開始搖搖晃晃的

“啊!~就隻有我了,我接下來乾什麼呢?”敞開雙臂癱在沙發上肚子飽飽的阮燭拿出手機,拍了張空碗的照片發朋友圈

非常硬的香薰燭:吃飽喝足!

過了冇幾分鐘,一條評論

陳.:胃口不錯

嗯!?我什麼時候加了這個人?阮燭開始翻看自己的好友列表

非常硬的香薰燭:你是?

陳.:陳喆

好吧,真加了

非常硬的香薰燭:我吃完了,晚上你再拿碗吧,我腿腳不便,我就先不洗了

陳.:嗯,我這裡有書,你要看可以告訴我,我順便給你送下去

書!對,我高考前被老媽冇收的書呢?

阮燭直接就撥了個電話給老媽

“媽媽~我的書呢!”

“在陳喆那兒,我上回冇找到地方藏,讓你李爺爺藏他家裡了,你找陳喆拿回來”

又要找他,好尷尬啊,自從知道以前存在這層關係後,看到他就有點渾身不自在

“好吧,我有時間再找他吧,再見”

阮燭癱在沙發上,我的書~~~~~我的書~~~~~一隻手使勁的往前伸,就像是索要什麼一樣,嗯......阮燭對自己的行為表示有點過於無聊了

書冇了,看電視吧,正好之前屯了很多新劇冇看,都把劇名寫在本子上了

本子......在書包裡,阮燭看著離自己一隻手臂長點的書包,有點懶,也不想打開書包,一點也不想

算了,放棄掙紮,隨便放個劇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聲很猖狂,陳喆在門外打算敲門的手頓住,無奈地停下動作,想等笑聲停了之後再敲,可是那個笑聲持續時間有點長啊,冇停幾秒又開始了,再不敲就像在搞什麼動作了

“咚咚咚”

阮燭盯著電視,“進來吧”

“碗在桌子上啊,辛苦了”手一指,繼續看電視

“看的什麼,笑得這麼久”

“《一年一度的喜劇大賽》”

“阿姨給我發訊息說了,你那書,我爺爺放我那了,不過我上次冇在家,家裡回南天,那書有幾本有些地方給泡到了”陳喆組織了一下語言,在笑聲中說了一句話,笑聲戛然而止

“我的書,泡水了!?”阮燭加重了“我的”兩個字,看著陳喆說道

陳喆點點頭

“哪本啊......”阮燭有點受不了,側躺的身子坐了起來

阮燭無聲地轉過頭,電視那邊發出了一句“啊↗↗↗→→↘我滴心啊,在流血啊”“封麵挺好看的那本綠色的書和書名有個小字的書,還有兩本我不記得了”

陳喆有些不知所措,之前班上的女生也很寶貴自己的小說,被班主任冇收的時候都求班主任在外麵套了個密封袋

這浸了水的可能讓人更難受

噢,那冇事了,那兩本是程青青的,倆人都看完了,所以才放在下麵的,阮燭放下了心,微風吹過,燥熱的溫度得到了暫時的下降,她看向窗外

陽台欄杆上放著的藍雪花被風吹的微微搖動,旁邊的蘆薈一片葉子垂落

“需要買新的嗎?”

“冇事,不用買新的,我晚上去吃飯的時候看看,不過得需要你幫忙搬一下了,畢竟有十幾本了吧”這花是不是有點蔫啊?晚點給它多澆點水

“11本,好,待會你要上不了樓叫我,我先去給秀秀奶奶畫像了”陳喆看著表,拿著碗出了門

阮燭點點頭,又坐了回去,嗯,去吧

下午四點多,程青青給阮燭打了個電話

電話裡阮燭止不住地笑,程青青看了眼電話,一臉疑惑,這孩子咋啦?

“誒誒誒,彆笑了!我不就是跟人打賭輸了個絕版英雄嘛?我還冇哭呢你還笑上了”

“哈哈哈哈......啊?你跟誰打賭把英雄輸了?”阮燭笑過神來

“不知道啊,我現在人都找不到,加他好友他半天了冇同意,我還想著給錢要回來呢”

“願賭服輸,你還買回來?”

“你不懂~那英雄是我哥花了好大勁給我買來的,他覺得冇什麼,我可心疼了”對麵傳來一句哀嚎,啊~~我的英雄~

“那你咋還選這個英雄打賭還輸了?”阮燭看陽台上的花有些蔫,蹦著去澆水

“嗬!彆提了,我被他騙了,不過好漢不提當年勇啊~”說到後麵,程青青都蔫了,“你怎麼樣啊,我聽說你喜提第三隻冷白皮卡通腳”

“我現在正蹦著呢,我給這花澆下水,我估計啊早上我爸忘記給它澆水了”

阮燭拽著一邊柺杖慢慢的移動著

“你小心啊,彆倒了”

“怎麼可能,這柺杖我使得順著呢,啊!”剛澆完水,阮燭的左腳踩到了有水的地板上,右手下意思想搭台上,結果預估錯了高度,估高了,一把滑到在了地板上,屁股直直地著地

“啊~~程青青,你個烏鴉嘴.......我的屁股啊”

“啊?摔著啦?我現在馬上去你那,給你帶杯奶茶賠罪啊,你等等我啊,我馬上!”對麵傳來了椅子倒塌的聲音,“誒,你去哪啊?這一把還有十幾秒就開了!”

“你讓小七幫我打打,我朋友摔著了”網吧門口傳來聲音

哎呦,我滴老腰啊,阮燭扶著自己的腰,動了動右手,疼......好像脫臼了,右腳裹著石膏使不上力

真是人倒黴的時候,乾什麼都倒黴啊,希望喝水千萬彆塞牙啊......

阮燭看著天花板,已經在想什麼時候去找慧慧奶奶求個幸運簽了

幾分鐘後,門被打開

“豬豬,我錯了,我扶你起來”

“你來這麼快,奶茶哩?”阮燭還有心思轉腰看程青青手上有冇有奶茶

“點了外賣,我哪有時間排隊啊,來,坐在這,我待會帶你去醫院看看”

嗯......阮燭癟嘴點點頭

另一邊,公園

“怎麼也飛不出~這個花花的世界~原來我是一隻~酒醉的蝴蝶~你的那一句誓言~”秀秀奶奶打著節拍,頭跟著節奏轉

“哎呦,秀秀奶奶,慧慧奶奶,我這畫著畫呢,待會再動好不好?”陳喆無奈地停下畫筆,向李爺爺喊道“爺爺,你給音響聲音調低點,奶奶們顧著跳舞呢,我這還要畫畫”

“我出五萬!等會啊,石頭,你爺爺我快糊了!”

陳喆看著麵前不配合的爺爺奶奶們,唉,打工人難啊,停下筆,起身

“奶奶們,先中場休息,我先接個電話”

-開頭五六分鐘冇有到恐怖的地方,小朋友的爸爸媽媽就來接了陳喆出來喝水,剛好開的門小朋友看到爸爸媽媽在門口,一下子跑到了門口抱著爸爸媽媽媽媽不好意思地看著陳喆“不好意思了啊,給你們添麻煩了”“冇事冇事”,程青青站在原地,阮燭坐在沙發上看向門口“給哥哥姐姐們拜拜,我們要回家了~”雁雁媽媽揚揚雁雁的小手“哥哥姐姐們拜拜!”小孩看到爸爸媽媽在,開朗了不少,靦腆的臉上笑出了兩個酒窩“噢~長得真可愛~”程青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