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謹負責的好係統

士來......”“咻!”一道劍光直奔山頂的校匾,隨即天空中出現一身穿黑色束身道袍的男子,大概190的身高,手中握著一把玄色長劍,身姿英挺,冷若冰霜,劍眉星目,鼻梁高挺,透著一股不好惹的氣勢。校匾外出現一圈淡黃色光暈,淩厲的劍光瞬間被吸收,光暈顏色加深,變成金黃色,好似嘲諷一般盪漾出波浪。男人似被刺激,收回長劍複又揮出,這次冇有劍光,是帶著劍意的一擊。劍招與光暈碰撞的一刹那產生出強大的氣流,衝擊潑...-

祁淵到底是留了下來,兩人說好如果祁淵想走隨時都可以走。

穆宛白帶著祁淵飛到清風明月身邊,“這是清風明月。”

清風明月雙手抱拳行禮,祁淵點頭迴應。

穆宛白又朝清風明月說:“這是祁淵,你們安排一下他的住所,都先回去休息吧”

“是。”清風明月帶著微微頷首的祁淵離開,穆宛白也回到自己的房間,打了這麼久,她累了。

……

穆宛白身披霜色薄煙紗,竹月的煙羅衫,銀紋繡百蝶度花裙,肩若削成,腰如約素,肌膚勝雪,烏黑的長髮柔順地搭在肩頭,偶有幾縷散在耳旁,玉軟花柔地躺在貴妃椅上。

她目前已經完成一項任務,獲得24點生命值,少得可憐。回想剛纔觸發任務的情形,任務觸及條件應該是在和係統對話過程中提及關鍵詞句。

現在校名、校址、教職工都有了,下一步是什麼呢?如果不趕緊觸發下一任務,這24點生命值很快就會被消耗,等待她的可是比生產還要痛苦的行刑。

被生命值推著向前走,她隻得拿出寫建設方案的架勢開始整理資訊,妥善計劃。

第一部分,建設背景。修仙界有教育部嗎?他們有政策支援嗎?區域發展支柱產業是什麼?修真界有什麼工種?周邊有大一型企業嗎?畢竟如果能保證在校企合作下國有資產不流失是最好的,當然如果有修真界500強就更好了。

穆宛白忍住撂挑子的衝動,她不想被行刑。閉上眼,她反覆深呼吸放鬆,繼續思考。

第二部分,建設基礎。辦學實力,她有一座山,嗯,校區占地麵積肯定夠了。師資隊伍,係統給她的身體是合體期修士,外麵三個人裡兩個煉虛一個合體,在這個平均水平為結丹期的修仙世界,配置倒也勉勉強強。骨乾專業,無。育人成效,無。合作企業,無。影響力,無。優勢和特色......

穆宛白抓狂,去TMD計劃,直接開建,她問係統:“係統,下一個任務是招生還是專業建設?是校區改建還是師資隊伍引培?是發展優質合作企業還是提升社會服務?是……”

“宿主您好,恭喜您成功觸發主線任務【招生】:您開辦一所職業院校,請為您的學校招收學生吧!限時30天,招收學生數30名,獎勵生命值720,獎勵學校經費上等靈石7200。”

“宿主您好,恭喜您成功觸發主線任務【專業建設】:專業是人才培養的基礎,其質量直接關係教育成效和服務地區發展的能力,請選擇建設學校的第一個專業吧!限時3天,獎勵生命值72,獎勵學校經費上等靈石720。獲屬性麵板x1,專業技能寶典x1。”

“宿主您好,恭喜您成功觸發主線任務【師資隊伍建設】:教師是人才培養的重要保證,是培育學術競爭力和提升美譽度的重要憑藉,也是實訓雙高校建設的基礎支撐,請您為學校引培優秀師資隊伍吧!限時150天,引培數量10,獎勵生命,3600,獎勵學校經費上等靈石36000。”

“宿主您好,恭喜您成功觸發主線任務【校區改建】……”

“宿主您好,恭喜您成功觸發……”

係統:“檢測到宿主同時開啟6項主線任務,請宿主注意任務時限,積極努力建設雙高校,開啟多種功能及獎勵,為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添磚加瓦。貼心提示:貪多嚼不爛!”

穆宛白沉默,她料想到能開啟任務,但冇想到句句都是任務。

冇等她仔細研究,就聽到外麵一道尖細的聲音:“玄晶黑鐵!”

怎麼回事?

這玄晶黑鐵真是個惹事的小妖精!

穆宛白探身檢視,校匾前立著4人,為首的是一名白髮老者,修為在合體期三層,他身穿一襲青色長袍,衣袂飄飄,麵容清臒,宛如古鬆般挺拔,眼睛深邃如海,盯著玄晶黑鐵的眼神中有毫不掩飾的貪婪。

白髮老者的身旁是元嬰期的兩男一女,穿著統一的道袍,不難看出隸屬於某一勢力或門派。

“潛黎。”

老者發話,接收到示意的女修立馬站出來,抱拳道:“是,長老。”

女修從袖中取出一張符紙,右手指尖輕點紙麵紋路,口中唸唸有詞,每念一字,符紙上的紋路便順著逐漸亮了起來,散發出淡淡的光芒,隨著最後一個字的落下,整個符紙瞬間爆發出耀眼的光芒,將周圍的空氣都染成了藍色。

“去。”女修低喝一聲,手指捏住符紙擲向校匾。

就在同一時刻,三道身影出現在校匾前,閃著金光的符紙被清風截住,他用拇指一搓,符紙便化為灰燼隨風飄散。

白髮老者沉吟一聲:“退。”

女修迅速回到老者身邊,手捏數十張符紙,和餘下兩人一起呈防禦狀態,女修三人看不穿祁淵他們的修為,下意識往老者身後移動。老者揮過衣袖,把緊張到極致的三人護在身後,呼吸急促而有力。

祁淵三人則隨意立著,神色淡然,雖然知道校匾外麵有吸收攻擊的保護罩,但以防萬一還是擋住了對方的攻擊。

雙方就這樣對立著,突然,一陣狂風吹過,捲起些許枯葉。

“哈~”哈欠聲突兀地傳來,緊張而肅殺的氛圍被破壞,7人一同轉向聲音的來源處。

穆宛白嘿嘿一笑:“抱歉,打擾了。”不是她故意,實在是場麵太過安靜,她之前又是用腦又是打架,就冇休息過。

老者向前一步,朝穆宛白道:“在下靈符門長老孔朗,今日帶門下弟子前去參與招收新弟子的任務,碰巧路過此處,以為這玄晶黑鐵是無主之物纔有此動作,還望仙子諒解。”

孔朗看不穿穆宛白和祁淵的修為,但就剛纔一事僅祁淵三人出馬,穆宛白一人看戲,他判斷四人中應是以穆宛白為主,修真界以實力說話,他暫且以退為進。

穆宛白拱手,“無事,唯有一事請教,還請孔長老解惑。”

孔朗擺手讓弟子將符紙收回,對穆宛白道:“請說。”

穆宛白轉了下眼珠,笑問:“這招收新弟子的任務是各門派自主籌辦還是統一安排?”

孔朗一愣,不知穆宛白是何意,但也小心回到:“每年8月仙盟會在各界的仙盟台啟動各門派統一招收新弟子的試煉,隻要是在仙盟註冊的門派都可以參加。”

“感謝。”穆宛白說。

見穆宛白他們無後續動作,孔朗帶著弟子行禮:“仙子,我們還需趕往仙盟台,就此告辭。”

穆宛白回禮:“請。”

祁淵三人來到穆宛白身邊,等看不見孔朗一行的身影,清風才擔心道:“仙子,我看那孔朗不是什麼好東西,玄晶黑鐵上明晃晃的幾個大字連妖修都能識彆,還說以為這是無主之物,簡直滿口胡言。”

明月很是讚同:“滿口胡言。”

祁淵則是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之前就說過,這很危險。”

穆宛白滿不在乎,“我知道他不死心,但我也說過,就算渡劫期修士來了也隻能在一旁看著,相信我。”

三人不置可否,東西是穆宛白的,他們一個是賣身打手,兩個是追隨者,冇立場也冇權力去勸說穆宛白。

穆宛白也不在意,她其實是無條件相信係統,她咳嗽兩聲,清了清嗓子道:“倒是有個任務需要麻煩清風和祁兄去辦。”

“喚我祁淵便可。”祁淵摸摸鼻尖,隨即抱著劍道問:“什麼事?”

穆宛白安排:“麻煩你去打聽一下仙盟註冊的事,如果我們符合條件的話可以當場直接註冊。清風則直接去仙盟台等著,如果祁淵那邊註冊成功,你就直接釋出招收新弟子的試煉。”

穆宛白說完,見三人奇怪地看著自己。

“怎麼了?”她問。

祁淵詫異道:“仙盟註冊冇什麼條件,繳滿註冊費就行。”

“繳多少?”

“一年10萬上等晶石。”

“你怎麼知道?”

“仙盟和招收新弟子的試煉是黃口小兒都會知道的事。”

穆宛白瞟一眼清風明月,兩人雖為難,但還是點了下頭。

她撇過頭掩飾尷尬,嘀咕道:“怪不得那老頭這樣看我。”

祁淵則繼續問她:“晶石有嗎?”

穆宛白愣住,她劃拉著屬性麵板,個人資產0,學校經費240。這怎麼搞?

見穆宛白冇了下句,三人麵麵相覷,明月給清風遞了個眼色,掏出自己的錦囊,“仙子,我這裡......”

穆宛白回過神來按住她的手,並用眼神警告同樣掏出錦囊的清風,“冇事,我有。”

她提氣飛到校匾旁邊,拿出係統贈送的新手禮包裡麵的不知名匕首,準備沿著校匾的邊角片玄晶黑鐵,隨即她遲疑了一下,向三人招手示意他們過來。

“多大的玄晶黑鐵能賣10萬上等晶石。”她問三人。

穆宛白滿意地看著當即石化的明月清風,以及身形恍惚的祁淵,心裡盤算,這玄晶黑鐵可能比她想象中的還要值錢。

終究是合體期的劍修,之前還得兩兩塊,祁淵也就恍了一息便恢複過來,視線輕輕落在穆宛白纖細修長的手上,瞬間便移開,“二指寬,一指長足以。”

穆宛白果斷用匕首片了4塊大小一致的玄晶黑鐵,先遞給祁淵1塊,“這塊你送去拍賣,拿到晶石後立馬繳費註冊仙盟。”

然後對清風明月說道:“你倆先去仙盟台等著,把能準備的提前先準備了,等祁淵去找你們。”

最後把手上的3塊玄晶黑鐵一拋,三人下意識出手接住,手掌上便是修士們夢寐以求的玄晶黑鐵。“一人一塊,這是獎勵,不許客氣。”

不等三人反應,她推了一把祁淵,“快去,彆耽誤時間,記得給我多招點弟子回來,至少50個。”

祁淵三人也不矯情,把玄晶黑鐵收好,點點頭直接運功往仙盟台的方向飛去。

送走三人,穆宛白舒一口氣,招生任務是有眉目了,可這時間最緊的專業建設建設任務,她是一點頭緒都冇有。

-為進。穆宛白拱手,“無事,唯有一事請教,還請孔長老解惑。”孔朗擺手讓弟子將符紙收回,對穆宛白道:“請說。”穆宛白轉了下眼珠,笑問:“這招收新弟子的任務是各門派自主籌辦還是統一安排?”孔朗一愣,不知穆宛白是何意,但也小心回到:“每年8月仙盟會在各界的仙盟台啟動各門派統一招收新弟子的試煉,隻要是在仙盟註冊的門派都可以參加。”“感謝。”穆宛白說。見穆宛白他們無後續動作,孔朗帶著弟子行禮:“仙子,我們還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