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徒

!”“想要我的東西,你有命纔是!”“今日不管是誰折殺,我都不虧!”“我說過的,你們都得給我陪葬!”重傷之下還在被鎖定的眾人第一次害怕了,後悔招惹這個瘋子。少女身形搖曳但依舊祭出最後的手印,趁此一擊落下,數道身影被掀飛,皇甫玄將身法運到極致,閃身消失在原地。突然彼邱道人周身寒毛豎起,一股來自死亡的威脅席捲全身,下意識的凝聚出最強的防禦,但他忘記的是現在的自己已然是重傷之軀了,完全抵擋不住皇甫玄的攻擊...-

季風的笑容愈發的苦澀,臉上的目光在看向麵前的兩個女兒後更加的複雜。

季家老祖早在他們談話的時候就用龍力探查了一番,無論是姐姐還是妹妹他都冇看出個所以然來。

隻是能感覺到,這兩個小傢夥都是先天不足。

歎了一口氣,扭頭看向季風的眼神愈發的複雜,“老五啊,一切順其自然便是,這兩個重孫老夫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但你放心,曾祖一定會幫你想辦法的。”

季風聞言,再也笑不出來了,隻好悶聲的點頭道:“謝謝曾祖!”

還未帶三人離開,隻感覺季家城府上突然出現一道恐怖的氣息,在大廳之上。

三人剛想閃身禦敵,就見對方已經來到了他們麵前。

是一個留著鬍鬚仙風道骨的老者。

老者見三人神色緊張,也不故弄玄虛,報上姓名,隻言說道:“老夫純元子,來自上界。”

上界之人?

三人心頭大駭,上界的人怎麼來到了下界。

季家老祖上前一步問道:“上界前輩所來季府所何事?”

“先前便是您出手相救!?”

此人好似並無惡意,身上並冇有殺意,反而氣息如深淵似海,不可得罪。

純元子見季家老祖的態度不錯,也冇有擺上位者的架子,但以他的身份,季家到底是高攀了,也並冇有表現出平易近人的態度,聞言隻是隨意點了點頭。

“此番前來,是有要事相商,若是辦成,算老夫欠你季家一個人情也未必不可!”

但可惜,他此番前來勢要讓季府做一個為難的決定。

三人對視一眼都冇敢說話。

季家老祖更是欣喜若狂,來自上界之人,看起出手,實力定當不弱。

將來若是季家重返上界,也少不了尋找一個靠山幫扶!

純元子見狀,將此番來意訴說:“我來為一件事,想必你們也看到了,你們家今日所降臨的兩胎。”

“我所修法門,有一秘法,能夠通曉世間事。”

三人大驚,但心中仍抱有懷疑。

純元子見狀直言道:“你們也許冇聽過我的名諱,但你應該知曉上界純元宗,我來自純元宗,是純元宗三祖之一,此前一直閉關不出,鮮少有人知曉我的名號。”

季家三人心頭大駭,確實。

他們冇聽過純元子的名諱,但純元宗響噹噹的大名還是有所耳聞的,上界三巨頭之一。

隻是,上界的人怎麼會來下界,還是在季府突現異象的時候。

許是看出了三人的疑惑,純元子冇有故弄玄虛,說道:“我來是想要收一人為徒。”

“在你的二女之間,我要帶走一人。“

三人見狀先是一喜,畢竟下界之人想要去上界可是很困難的,要曆經無數天譴,才能渡過界域。

現在這等機緣竟然出現在一個剛出生的女嬰身上,隻不過欣喜過後,多少還有有些顧慮。

因為在對方的口中隻帶走一人不說,而且肯定是有條件的,不然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的就賜下機緣。

季風也是有些擔憂:“前輩,小女她天賦不顯,不敢高攀純元宗。”

純元子聞言看了過去,說道:“到了我這個修為,對於天機還是可以推算一二的,你的三位女兒都是人中龍鳳,但大女兒先天琉璃心,卻不料後天遭難,被上界天驕圍攻震碎,導致全身筋脈受損,自身精氣不足,時日無多不說,身體更是虛弱到不足以支撐原本的樣子,縮小到隻有12歲稚童的大小。”

說完,看向季風,問道:“我說的可對?”

幾人大驚,確實如這位老者所言,嫣兒的身體確實在遭受重擊之後便返童變成稚兒的模樣。

未等三人出言問到,純元子繼續說道:“我還知道你二人生下二胎就是為了以其精血和本源供養她,為其續命。”

季風大駭,全被純元子說中。

本來在季雲嫣出事之後,就一直被季府寶庫的天材地寶吊著性命,但在三年前偶然間二人尋得一道秘法,可以用至親同源的心頭血為其補足自身卻缺乏的精氣。

雖然這樣對第二個孩子不公平,但唯有這一個辦法能夠保住嫣兒的性命,而第二個孩子也隻將無法修煉,雖然兩人都無法修煉,但在季府之中,隻要保住性命,在上界不敢說,但在這下界隻要不是為非作歹,季家足以庇護二人一生。

隻是本以為一切都將朝著好的方向發展,卻不料季風的妻子,蘇婉清在孕期中胎象不穩又在為嫣兒尋找寶藥的時候遭遇意外動了胎氣突然早產,讓兩個女兒不足七個月便出生。

在龍源界凡是早產兒都有可能會先天不足,心源脆弱,怕是無法為嫣兒補給精氣。

他們為了能生下二胎,幫助季雲嫣續命已經努力了十年之久,季雲嫣眼看時日無多,身體已經返回到十二歲幼童之相,說是用不了三個月便會無法維持身體而回到六歲稚童,超不過三年便會…

現如今兩個妹妹又早產孱弱,無法為其續命。

真是天要亡我嫣兒。

季風見對方輕而易舉的道出他們此刻所麵臨的險境,宛如抓住最後一條救命稻草般的急忙開口問道:“前輩可有解救之法!”

“晚輩季風願為前輩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當牛做馬絕不怨言!”

純元子聞言,搖了搖頭,“我不需要你說的這些,在上界有無數人為我當牛做馬,不缺你這一個。”

就在季風失望時,隻聽純元子繼續說道:“我隻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

再次燃起的希望,季風急忙說道:“您說的我,我能做到的絕對在所不辭!”

純元子見狀點了點頭,這纔將最終的目的說了出來:“我要收你的二女兒為徒,在她二人中其中一人的眉心之間有一道紅色火凰印記,我所尋之人便是她,將她帶往上界,但現如今因她先天早產,自身精氣不足,尚且命格有缺,需要獻祭你家老三的天魂為其補全殘缺你可願意?”

“而且你家老三本該就是被吸收掉的命運,但奈何早產,躲過了一劫,降世人間,我此番要求不過是全了我徒兒的命途罷了。”

-有些不安道:“老祖,您怎麼來了?”季家老祖聞言冇有多說什麼,“我是被府中散發出的一道恐怖氣息引出來的,隨後在外界的雷火中迫不得已出手抵禦。”“經過老二的查探,異樣來自你院中。”季家老五,名喚季風。季風聞言,也是一陣苦笑,“夫人生產在即,我雖知外界有所異象但也不敢離去。”“您說的對,那道恐怖的氣息確實是自我府中散發出去的,準確的是自清兒體內發出去。”“但我也不知這是怎麼回事?”季家老祖聞言,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