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係列列表
  • 吾皇多嬌媚
  • 其他
  • 連載
  • 05-23
  • 大周天盛帝趙裕,八歲登基,十六歲親政,威名遠揚,可謂春風得意。 誰知一招不慎,遭人下毒謀害,兩腳一蹬,竟然憑空魂穿到一個女人的身體裡。 這個病怏怏的女人不是彆人,正式上個月才由他親自賜婚,嫁到勤國公府的寧嘉縣主。 朝為君王,暮為臣婦。這般大起大落,縱觀曆史,橫觀天下,隻怕再也找不出第二人。 不過趙裕畢竟是帝王,心理素質還是穩的。他很快振作起來,決定探查真相、擺脫困境、自我拯救。 勤國公已於多年前隱退朝堂,因此趙裕第一個想到的可用之人便是寧嘉縣主的丈夫——勤國公長子沈棣。 據不可靠訊息,這寧嘉縣主婚後纏綿病榻,沈棣與其成婚一月有餘,竟仍分房而居,未有夫妻之實。 冇有同房,分居而住,自然也談不上什麼幫不幫忙的情分。 不過趙裕覺得,沈棣不來見他,他也可以去找沈棣嘛。當下他便決定主動出擊,去“勾搭”這位沈世子。 可他千算萬算,卻算錯了一步。 趙裕忘了,沈棣是個男人,而他現在是沈棣新過門的小嬌妻。 夜黑風高,紅燭迷離。 趙裕滿麵驚恐,一步一退,沈棣則眼含笑意,步步緊逼。 直至退至床邊,退無可退,趙裕絕望地拔下頭頂的簪子,張牙舞爪道:”彆過來!你……你知道我是誰嗎?” 沈棣微微偏過頭,避開簪子的鋒芒,俯下身,湊向她的耳朵,笑道:“自然知道。” “你是我的妻子。”
  • 每天都在阻止反派和女主戀愛
  • 其他
  • 連載
  • 05-23
  • 人氣動漫《入夢》自十年前橫空出世,短短五年,人氣暴漲,已經出到第四季。 第四季的結局裡,編劇突然讓高人氣反派鬱沉說出疑似喜歡女主雲棠的台詞。 這讓本就愛磕CP的觀眾一下就炸了,興致空前高漲,日日催促製作團隊趕緊出第五季,想看鬱沉強取豪奪。 然而五年過去了,第五季遲遲未能與大家見麵。 這讓網友們不解的同時,怒氣和不滿也達到巔峰。 隨歡是其中為數不多開心的那一個。 因為由她負責製作的動漫《未眠》和《入夢》是“對家”。 《入夢》出不了續集,對她來說,百利而無一害。 然而,《未眠》第三季首播的前一晚,她被一個神秘人找上了。 神秘人給了她一朵花,當晚她竟穿進了《入夢》和《未眠》的融合世界,還被綁定了一個係統。 係統強製控製她拆散鬱沉和女主雲棠的CP線。 於是, 當鬱沉見到女主雲棠暈倒,想要抱起她時, 隨歡先一步抱起雲棠,並勸導他當小叁是不對的,破壞人姻緣會折壽。 當鬱沉見到女主雲棠和男主盛海親密,吃醋要生氣時, 隨歡捧住他的臉,深情款款和他告白,末了,又故作灑脫開解他喜歡一個人,並不一定要在一起,祝福也是一種美德。 當鬱沉假裝受傷,找雲棠治傷,製造單獨相處時, 隨歡主動當起護工,日夜死守。 隨歡一次又一次破壞他的行動,搞亂他的思緒,時常莫名其妙地出現,又莫名其妙地消失。 終於,把他惹毛了。 在又一次,隨歡發現鬱沉找人建造了一間地下室,企圖囚jin雲棠時,衝到他家。 剛故作失望斥責他不道德,做人該遵紀守fa,下一秒眼前一黑…… 再次醒來時,隨歡發現自己躺在了那間地下室的床上,那副本該給雲棠準備的銬鏈戴在了她的手腕和腳腕上。 “就這麼害怕我犯fa?” 男人的聲音從身側傳來,是充滿蠱惑的溫柔。 隨歡心剛一緊,就見他溫柔一笑,輕哄般低聲恐嚇: “對彆人我是不會,但如果是你……可就不一定了。”
  • 重生後和死對頭成親了
  • 其他
  • 連載
  • 05-23
  • 這一世,他們都是重生之人。 江小梅一進城便到處聽人說沈小姐如何貌美,鐵牛拍著江小梅的肩膀說道:“二郎,這姑娘與你倒是相配。” 江小梅一臉問號。 鐵牛道:“我娘說了尋對象就是要尋個互補之人。” 江小梅心道我跟她都長得這般招蜂引蝶,成親後家裡怕是能種下一片草原,哪裡互補? 鐵牛:“你窮,她有錢。” 江小梅摸著良心道:“我像是這麼膚淺的人嗎?娶妻自然要娶自己喜歡的。” 鐵牛問:“那你喜歡什麼樣的?” 江小梅道:“反正不是她那樣的。” 冇過多久,沈徑薇和城裡的權貴定親,她那死對頭江小梅卻不太開心了。 江小梅搬著小板凳坐到她跟前:“表妹啊,張寂都二十了,這才定親,莫不是有什麼隱疾?” 沈徑薇:“表哥啊,你也快二十了,為何也還未婚配?要不要我請人給你瞧瞧?” 江小梅喝著悶酒嘀咕道:“張寂有什麼好?” 沈徑薇道:“張寂家世顯赫,能護我沈家百年門楣,如此足矣。” 無邊月色下,灼烈的酒大口大口灌入喉中。 不久,江小梅又換上那張嬉笑臉:“看來他是拚爹,那他比不過我。” “怎麼,你也有爹可以拚?” “我家有三畝良田,一條狗,還有我。” 沈徑薇摸了摸江小梅的頭:“表哥,該吃藥了。” 再後來沈家還是倒了大黴,張家立刻與沈家劃清界限,江小梅帶著三畝地契、一條狗親自去接沈徑薇。 落日餘暉下,他盈盈笑道:“我有的遠不僅此,但我最喜歡的隻有這三件,如今都送你。” 備註: 1、男女主顏值都很高,前期倆個人死對頭,日常吵架拌嘴,成婚後相濡以沫,攜手東山再起。 2、男主的記憶是慢慢恢複的,之前不清楚自己和女主前一世的事情,上一世的諸多因果會在文中慢慢敘述。 3、男女主冇有任何血緣關係,他們隻是名義上的表兄妹,男主有皇室身份,但他隻愛田野。
  • 慫批在廢墟裡刀了boss體內的花田
  • 其他
  • 連載
  • 05-23
  • 【】一位地上平平無奇的窮一代怕鬼大(大)慫(學)包(生) x 一位地下呼風喚雨的富一代活見鬼(大)閻(bo)王(os). [叮——]這是一條食用指南[——叮] 【1】純愛1v1(認同),恐怖流(大概),HE(你猜?) 【2】是篇隨意寫作區,很長草,不定時更(耶)。 【3】感謝緣分讓我們相遇! 【4】簡介會修改,文案暫定。 【】08.29日,楓也又收到了心儀大學的入學通知書。 楓也冇去嚮往的x大。因為他冇錢。 可是x大說了,可以少收錢,可以減免十年。 但楓也冇去嚮往的x大。因為他還是冇錢。 楓也拒絕了x大一年。就這樣在迎來暑假的烈日中,x大終於放過了這個犟種,請他免費入院。 為什麼?他也不知道,他隻是一個平平無奇的大學生。 08.30日。 楓也到達x大大門口。 09.01日。 “聽說學院裡中午十二點不要去教學樓天台。” “為什麼?”楓也問。 “因為會看到美女跳樓!” “……” 楓也:我不信。 不信邪非要卡11.59的鐘聲義無反顧踏上天台的階梯,在鐘聲響完最後一秒後楓也伸手義無反顧的推開了天台的大門。 哦豁,好生熱鬨。一半的學生全在這兒了。都是來看美女跳樓的咯? 但其實隨著麵前人頭逐漸減少,楓也慫性大爆發,突然意識到不對勁。在悄悄退回了天台大門後,才發現“看美女跳樓”其實是“看美女讓人跳樓”。 …… 【】“不是我說,這到底是什麼?”楓也指了指身旁的逼真的??。 “你問我?” “對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我我我我——我ccc這東西說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後“這東西”親眼看著聒噪的楓也…… 哭了。.
  • 風定池蓮自在香
  • 其他
  • 連載
  • 05-23
  • 年家孤女生得仙姿昳貌,嫻雅多才。偏偏體弱多病,父母雙亡孤苦無依,被姑母周氏嫁給了一個傻子。 奪走年父年母遺產的姑母沾沾自喜: “周家養了你這麼多年,你為兩個姐姐填補些嫁妝也是理所當然。” 嫁給富商的大姐得意洋洋: “同樣是衣食無憂,我的夫君才華橫溢聰穎絕倫,日進鬥金” 嫁得書香世家的二姐陰陽怪氣: “妹妹好福氣,攀上了皇家的高枝兒,雖說是個傻子,但這癆病鬼配傻子,天造地設,登對得很啊。” 破落戶的養女,生得弱不經風,冇有一點嫁妝傍身,嫁個丈夫是個傻的。 圍觀的眾人唏噓: “真是個苦命孩子,這樣的出身,落子的一刻,已註定是一盤死棋” 不出三月,被奪走的香料產業因為周氏的經營不善而瀕臨倒閉,年季華日夜鑽研,研花製香,終於調製出令人心醉的新香。一時間風靡全城,賺的盆滿缽滿,挽祖上基業於大廈之將傾,藉機奪回了原屬於她的產業。 “你那丈夫雖擅長經營,可惜為人鄙吝,日日流連花叢,為秦樓楚館歌妓們一擲千金,卻不捨得為你這髮妻花一個子兒。” “二姐的夫郎屢試不第,偏偏放不下清貴世家的身段,寧願餓死,也不肯置辦產業,縮減排場,一家子全靠典當二姐的嫁妝度日。” 至於夫君,她拈花淺笑,聘婷嫋娜。 “傻子怎麼了,傻子好,傻子棒,花傻子錢心情妙。” 長渡雖傻,卻對她唯命是從,金珠錦緞,名貴香料,流水一般送來,隻為哄她開心。冇有二皇子府的錢權支援,她想重振家族產業,恐怕還得費些時日。 至於婚姻,過幾日耐心哄哄就能同他和離了,反正長渡人傻。 她自負聰明,運籌帷幄半生,以纖弱之身破無解之局。 隻栽在了一件事上麵——對她千依百順的傻子夫君,怎麼哄騙,都不肯與她和離。 君長渡生得清雋俊逸,敏而好學,偏偏還有個貴妃生母,盛寵不衰,惹得太子忌憚,設局將他害成了個癡兒,後來雖恢複神誌,卻隻能裝瘋賣傻。幸運的是,傻子時期的他自己給自己找了個妻子。 “小渡,來把這盤糕點吃了。” “小渡,來把這件大衣穿上。” “小渡,來把這和離書簽了。” “......” 他的妻子秀外慧中清婉靈動,霞姿月韻冷若梅上霜雪,又待他溫柔體貼。千好萬好,隻有一點不好,總想著騙他和離。
  • 國際化穿書指南
  • 其他
  • 連載
  • 05-23
  • 好的現在收看到的是我們穿書杯跑得快大賽全球總決賽的比賽現場,我是本次比賽的支援人。 現在我們看到比賽場上三位選手對抗的十分激烈,雖然整個比賽隻有他們仨,但他們是為了自己國家的榮譽而戰! 黑田選手這一場抽到了莊家牌,他打出一張久彆重逢,可惜,顧選手剛好有大他的,樸選手冇有,單走個六陪一下。 現在是顧選手的回合,他陷入了沉思,鏡頭調一下,哦他這個手氣可不太好,有真假白月光和眾多女配,這下可就有點危險了,不過我們都知道顧選手的實力可謂是相當不俗,他作為上半場第一回合打出的青梅竹馬加年下小狗組合牌不但引出了黑田選手的青梅竹馬,還氣得樸選手大罵比賽黑幕,不過我們比賽講究的就是一個不公平不公開,他罵了也冇用。 好的中場休息時間到,欲知後事如何請看正文詳情,感謝您的收看! (跑得快,一種撲克牌遊戲,主要規則是跟著莊家出牌,有同花色必須出同花色,冇有同花色就可以隨便出) ———————————————————————— 主角林明英,一個有時候不著調但有時候也很清醒的釣係直男, 他進了一個靠熱度賺錢的穿書公司,有三個書中角色試圖掰彎他 嗯(點頭),這非常有熱度,雖然本文無cp。 關於那三個男人—— 顧總:高冷霸道,好久冇笑,但擺爛 黑田少主:溫柔竹馬,深情□□,但病嬌(會進去的 樸總:邪魅寵妻,賺錢放債,但搞笑 是的冇錯,這就是一個看多了漫畫之後搞出來的玩梗文,包含且不限於真假白月光、溫柔□□、青梅竹馬等和現實冇有半毛錢關係的東西,希望大家喜歡!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