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說以前幾位住戶搬進去過都遇到一些恐怖古怪的東西,還有個大學生被搞得神經錯亂進了瘋人院,事情鬨得挺大,當時這房子連租都冇人租,急的房東上火,也因此,我狠狠壓了一番價錢,用原價一半不到的價格買下了這房子,雖然看得出房東很肉痛,不過當時我看到他臉上有“哎呀終於把這燙手山芋丟出去了雖然損失不小但是好歹不會血本無歸萬幸啊萬幸”的表情,我也就冇那麼不好意思了。將右手的早餐袋換到左手,掏鑰匙開門。房子是兩房一廳...-

E市這是個喧囂的城市,早上不到六點就開始有人活動的氣息,晚上則要熱鬨到淩晨三四點才完全進入寧靜。

龍科街,是這個城市裡最有名的特色景點之一。

龍科街是E市最大的商業街,據說這裡以前是一片亂葬崗,走個路都可能踩到某個年代久遠的墳包,後來政府開發,據說經高人指點,建造成拉長的棺材形狀以鎮壓各路遊魂野鬼,更取意——升官發財。建成之後因地理位置極好,引得各路商家進駐,加之E市這幾年主打發展旅遊行業,遊客暴增,龍科街得以生意興隆,成為E市最有名的景點,就和G市的上下九一樣!

這裡除了普遍的服裝店鞋店包包店外,還有大量的蛋糕店奶茶店咖啡店,但要論名氣最響,大概就要屬“夢の園”和“魅惑PUB”這兩家店了,這兩家店很有意思,分彆位於“棺材”的街頭和街尾,分彆號稱白天的夢園和黑夜的天堂!為什麼呢?後者先賣個關子,前者的“夢の園”是本市獨一無二的女仆咖啡店!

冇錯,就是日本風靡流行的女仆咖啡店,裡麵的服務生都是精挑細選的美女,穿著可愛的或者莊重的或者小小性感的各式女仆裝為您服務!!激動吧?!

啥?問我為什麼這麼清楚?……因為我就在裡麵上班……囧~

“夢の園”位於龍科街街頭右側,其實也不算街頭,就是靠近前方仿古風牌坊一點,算是黃金地段。門前就是紅磚人行道,道路旁栽有一株高大的熱帶芭蕉。店裡一二樓皆是營業場所,店主人以原木色係裝修門麵,一二樓對街的一麵皆嵌以巨大的玻璃落地窗,讓街上景色人流儘入眼底。

店裡處處點綴著店主彆出心裁的創意,進入大門,迎麵而來是讓人震撼的3D森林背景牆,遠處的高山在森林中若隱若現,霧靄如薄紗包裹著翠綠的山嵐,晨光溫柔的親吻著挺直的落葉喬木,洋溢生命力的藤蔓和樹身枝葉纏綿,延伸蜿蜒至吊頂的天花板,繪著藍天白雲的天花板彷彿一覽無邊,其上幾隻小鳥自由翱翔,整個一樓彷彿一片巨大的森林。

值得一提的是,一樓的光照安裝很有趣,每麵背景牆上都有兩株挺直的鬆樹,或遙遙相望,或執手並肩。鬆樹樹乾上都跳躍著一隻可愛的蓬尾巴鬆鼠,形態各異的鬆鼠萌萌的雙爪捧著一盞古色古香的LED馬燈,光明就此而來。

高背紅棕色雙人沙發對排放,椅背鋪有白色毛毯,和普通咖啡廳格局一樣,但是這些沙發上卻會放著一個或者兩個溫馨的亞麻材質抱枕,有些描繪著幾朵細碎的丁香,有些描繪著可愛的貓咪……這些都是熱愛手工的店主親手做的,一個抱枕一個圖案,從來不重複。有些客人很喜歡,但是無論他們出多少價錢,老闆都含笑拒絕,一個不賣。

雙人沙發中的奶油色大理石桌子上都有一個造型古樸的陶瓶,據說也是主人的作品,裡麵看她當日心情插花,有時候是玫瑰,有時候是百合,有時候甚至是幾朵路邊的小野菊,不高興的時候據說會擺上一朵黑色玫瑰……

“早安~米娜桑。”穿著白色泡泡袖上衣,紅色短裙,紅色高跟鞋的店長大人捧著一束熱力四射的向日葵邁進了自家店門。

“早安。”忙著準備開店工作的大家此起彼落的打招呼。

捧著向日葵的店長大人哼著歌腳步輕快的挪進休息室。

“今天老闆心情不錯喲。”和我一起擦玻璃的百合笑的賊兮兮的。

“那麼一大束向日葵耶,你們猜是老闆自己買的還是那個人送的呢?”一旁掃地完畢的高菲張著貓咪般大眼,可愛的娃娃音表達自己的好奇。

“啊拉,你們在討論什麼?”我還冇來的及參與八卦,背後傳來的溫柔女音讓我們打住話題。

一身英式黑白女仆長裙的麗莎捧著那束花,好奇的看著我們。

“嘛~麗莎姐,我們在猜這花是誰送的啦。”

“噗嗤。”麗莎忍俊不禁,“你們都彆猜啦,我剛從更衣室出來,店長大人說這是她在路上的花店看到喜歡順手買的,收拾的差不多就去換衣服吧,快開店了哦。”

“嗨一~~”我們幾個頓做鳥獸散。

她將手中的花分一半到一旁已經換好衣服的秦可可手上,“COCO,二樓的插花就麻煩你咯。”

秦可可點點頭,捧著花直上二樓。

十點,開店時間。

“歡迎光臨~兩位主人裡麵請~”溫柔甜美的嗓音讓剛進門的兩位男客人已經骨頭酥了半邊。

“請往這邊走。”漾著天使般微笑的麗莎印導著兩位客人往裡邊空位走去,一邊不忘介紹今日特餐。

還不到中午,但是一樓裡已經有大半座位被占領,而且基本是男人,隻有少數幾位純粹看新鮮的女性客人。所以說,製服誘惑這玩意對男人的吸引力真的是……

“歡迎光臨,主人請往這邊~”又一位客人進門,伸手推推鼻梁上的眼鏡,我端起甜美的微笑,上前引導。

眼前戴著啤酒罐底般厚重眼鏡的胖子靦腆的笑笑,“早安啊,米多麗醬(日語的“綠”),今天有什麼好介紹嗎?”

拉開凳子讓他坐下,我翻開精美可愛的菜單放於桌上,用溫柔的嗓音介紹。

“親愛的主人,米多麗為您推薦香氣迷人的蛋包飯,配以醇厚的摩卡咖啡,外加一客清新的水果拉沙,您覺得如何呢?”我歪著頭微笑。

“好的,那就這些吧。”

“好的~一共是三十六塊~”我刷刷在手中小本子上寫下菜單,胖子從錢包裡拿出三十六園給我,又挪動肥胖的身軀從桌下隨身包裡掏出一個粉紅色筆記本,羞澀的看著我笑,“米多麗,麻煩幫我簽到下吧。”

“好的哦~麻煩主人稍等~”我從女仆裝的小口袋裡掏出一個可愛的印章。

“蓋這裡蓋這裡!”胖子興奮的指著最近一個空白處。

“阿拉~米多麗要蓋印了喲!”印章在筆記本的空白處一戳,一個小小的“緑”印於其上。

胖子心滿意足的收起筆記本,“米多麗,還有十六個,我就集滿這個月的女仆印章了哦!到時候,嗬嗬嗬嗬……”

雖然覺得胖子笑的很猥褻,但是我還是笑容不變,“那主人,米多麗先去幫你訂餐了,請稍等~”

回到廚房,大廚孟淨正在切剛做好的草莓奶油蛋糕。

“阿淨,七號桌要份特餐。”

阿淨接過菜單,從吧檯的小籃子裡拿出一個木夾夾住,再夾到橫過吧檯的鋼線上,和其他客人的菜單按順序排好,再將切好的蛋糕放到一個小白盤裡,從鋼線上取下最左邊的一張單,和蛋糕一起放到一個空盤中,推過來,“小綠,二樓十號桌。”

“好的。”我端起蛋糕,轉身離去。

踏上二樓,迎麵而來的是一片蔚藍大海。

是的,海洋!

二樓是和一樓截然不同的裝修風格。一樓是廣袤寂靜的森林,二樓則是遼闊喧囂的海洋。

二樓地板全是沙灘設計的馬賽克地板,彷彿一腳踩上去就會陷入那柔軟的沙中。除了那麵巨大的落地窗,其他三麵牆壁都是3D背景的海洋風光,遠處是水天一線的大海,幾隻潔白的海鷗翱翔其中,層層疊疊的浪花湧動,彷彿下一刻就會沾濕你的鞋子和褲腳。浪花和金黃的沙灘親吻,點綴沙灘上的彩色貝殼形狀各異,這些都是真正的貝殼鑲嵌上去的,其中甚至有幾隻海星和海螺。

二樓的桌椅都油漆成白色,簡單的沙灘椅款式,四張椅子圍繞一張桌子,桌上依然有店主手工做的陶瓶,椅子上冇有抱枕,但每一桌旁都有一株或兩株半人高的姑婆芋,扇形的可愛綠葉體貼的保護了客人的**。

天花板上是一盞巨大的猶如驕陽的吸頂燈,加上二樓固定播放的輕柔鋼琴曲配以海浪聲,每個進入二樓的人都會覺得自己是來到了夏日的海灘。

能在商業街的黃金地帶擁有兩家店麵,還是這種隨心所欲的高檔裝修,實實在在說明瞭店主的經濟實力的雄厚。在這個鋼筋水泥的城市裡,這個率性的女子創造出了屬於自己的森林和海洋。在這裡,她就是女王。

“米多麗醬~”剛從二樓下來,門口收銀台裡的女王大人,哦不,是店主(她堅決不準我們叫她老闆或者老闆娘,說那樣太老而且不萌,完全不符合她的特性,堅持要我們叫她女王大人!~囧~~)——蒙小甜,正在輕聲呼喚我。

一身綴滿雪白蕾絲和粉紅緞帶的日式風格女仆裝,烏黑長髮用緞帶紮成兩束,乖巧的垂在高聳的胸部前,齊眉劉海下是一雙溫柔如幽潭,讓男人甘心溺斃的翦水秋瞳,瓊鼻下是一雙我見過最誘人的棱角分明的紅唇,眼前看似隻有十七八歲的少女就是“夢の園”的店主——蒙小甜。

她邊在輕薄的筆記本電腦上打字邊用可愛的嗓音對我說:“米多麗醬,晚上米娜醬有事請假,可以麻煩你代一下班嗎?”

“好的,冇問題。”我點頭,轉頭準備去廚房幫忙。

“呀——”二樓突然傳來尖銳的叫聲和物品碎裂聲。

我臉色一變,來不及細想,迅速跑上二樓。

二樓僅有幾桌客人,其中靠近玻璃窗的座位旁,麗莎被一個男人抓住雙手正不停掙紮,另一個男人滿臉凶悍的將桌上食物掃落一地。

“砰!”黑褐色咖啡在地板上暈開一片醜陋的汙漬。

“媽的!給臉不要臉!你們女仆不是要對主人言聽計從嗎?我要你的電話號碼地址你敢不給?!都是一群婊子還裝……”長相頗英俊的男人猙獰著臉叫罵。

他話還冇完,隔壁桌上一杯咖啡已經招呼道他臉上。

“啊啊啊!好燙好燙!”男人慘叫亂跳。

晚我一步跑上來的蒙小甜淡定的放下咖啡杯,滿臉甜美笑容:“我們夢の園不歡迎垃圾,請你們馬上離開。”

“媽的,你這個賤人!”抓住麗莎的男人憤怒的甩開麗莎,大步上前要扇她耳光,伸出的手還冇來得及碰到人家,已經被一旁伸出的另一隻大手抓住順勢一甩,男人的身軀如一片羽毛飛過我們頭頂,“砰”一聲重重砸在背景牆上。

“……”看著不省人事的男人如爛泥般緩緩從牆上滑落,我同情且無語。

這傢夥是外市來的遊客吧?真可憐!話說這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男人都冇腦袋嗎?誰說女仆就能隨意輕薄?還是小頭帶著大頭跑,他們連基本常識都忘了。在依然保守的中國,哪怕是經濟發達,觀念開放的E市,夢の園這種處於曖昧邊緣的女仆店要是隨便哪隻阿貓阿狗都能來砸場的話,還能在E市混的下去?

阿淨甩甩手,一個冷過阿拉斯加冰山的眼神掃過那個嚇得兩腿顫顫的男人,“你要我丟出去還是自己滾出去?”

差點嚇尿褲子的男人踉踉蹌蹌的直接跑下樓,連同伴都不顧了。

“丟出去。”吹吹綴滿水鑽的彩繪指甲,蒙小甜頭也不抬的下指令,隨即轉身對周遭跑上來圍觀的客人歉意的鞠躬:“真是失禮,讓各位主人受驚了,稍後將為各位送上一客甜蜜蜜的蛋糕,聊表小店歉意。”

周圍早已擠滿人,大部分是從一樓跑上來看熱鬨的。老客人都是付之一笑,本市的人不會蠢到來找死,倒是外市來玩的某些傢夥頗不知死活,這戲碼三不五時上演,倒是可以噹噹笑料。新客人則是完全不同的反應……

“啊啊啊!好萌好萌!高貴冷豔的暴力妹抖啊!”客人A捧頰尖叫,明明是男生,臉上卻出現了少女的紅暈。

“店主桑麻,哦,不,是女王桑麻啊!”客人B就差冇跪地高呼了。

“廚師先生好厲害!花美男卻有著霹靂雷霆手段!啊啊我喜歡我喜歡!”一位女客人滿眼愛心星星眼,雙手交握置於胸前,對著阿淨狂發花癡。

……

每次這種時刻,都會覺得自己像是到了一個異次元世界額…我無力扶額。

百合將被推到在地的麗莎扶起,關心的詢問是否有受傷。

麗莎擺擺手,驚慌神色已然退去。

麗莎是店裡的資深女仆之一,按照店主的分類,屬於純正治療係,外號“安吉拉桑”,人如其名,周身散發溫柔聖母氣息,無論對誰都是輕聲細語,從來冇有大小聲過,是店裡人氣最高的女仆,也因此,是被客人騷擾頻率最高的人……

將大型“垃圾”丟出店,店裡很快恢複正常營業。。

-來真的很豪華,價錢應該也不便宜,而那個連缺腳小凳子都不放過的房東之所以留下這個東西,聽說是那個瘋掉的大學生一直指著這燈說有個紅衣服紅鞋子的長髮女人吊在上麵吐著舌頭對他笑……紅衣服紅鞋子還會吐舌打招呼的長髮女人我已經很久冇見過她了,因為她棲息的這盞燈已被鳩占鵲巢很久,而她本人也被強製送去厲管所(即厲鬼強製管理所的簡稱)清洗戾氣。現在取而代之的是某個經常不請自來的人的臨時出入口。一身黑色勁裝的男人以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