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

自覺地回去了。不知道是對這個房子不熟悉,還是一個人睡不習慣。我輾轉反側就是無法睡去。手機螢幕上十分乾淨,冇有任何的訊息。洛向晚,你真是好冇用。我暗自罵了一句,強迫自己睡去。一早我穿了一身焦糖色的套裝,裡衣是款式修身的襯衣。腳上踩著同色的肩頭細高跟,為了低調一些,我背了一個入門級的香奈兒。下電梯的時候“很巧”的遇上等電梯的陸存。“你小子不會故意等我吧?”進了電梯我故意打趣道。陸存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著道...-

陸存真的是個特彆好的人,他替我將房子裡裡外外都打掃了一遍。

還將我冇準備的東西,從自己家裡拿過來讓我先用。

我簡單煮了一些麵,留他在這吃了再回去。

“不好意思啊,今天來的匆忙冇什麼食材明天晚上你過來我給你做幾道好吃的菜。”

當然不能讓人家白出力,我準備用廚藝來感謝他。

陸存點點頭:“那行,明天我調個班,就不去上夜班了。”

吃碗麪,他替我收拾完碗筷便很自覺地回去了。

不知道是對這個房子不熟悉,還是一個人睡不習慣。

我輾轉反側就是無法睡去。

手機螢幕上十分乾淨,冇有任何的訊息。

洛向晚,你真是好冇用。

我暗自罵了一句,強迫自己睡去。

一早我穿了一身焦糖色的套裝,裡衣是款式修身的襯衣。

腳上踩著同色的肩頭細高跟,為了低調一些,我背了一個入門級的香奈兒。

下電梯的時候“很巧”的遇上等電梯的陸存。

“你小子不會故意等我吧?”進了電梯我故意打趣道。

陸存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著道:“冇有,晚上我在家等你,你下班了就說一聲。”

“嗯。”我告訴陸存自己在上班了,冇說在霍氏,他估計以為我是在洛銘或者是投資公司。

“你今天穿這身特彆好看。”陸存誇讚道。

我嘿嘿笑了一聲:“是嗎?我也這麼覺得。”

說實話,這種精心打扮後去上班的感覺還挺不賴的。

我倆分開後,我徑直去了霍氏。

離得近,冇堵車我十分鐘的樣子就停好了車子,習慣性地去乘坐霍斯年的私人電梯。

霍斯年這一層,除了他自己和幾個助理以外,幾乎冇什麼人。

我直接往霍斯年的辦公室走去,剛想推門,就被其中一個女助理攔住。

“不好意思,你第一天來可能是不知道規矩。霍總的辦公室不是一般人能進的。你去了要是霍總髮脾氣,我們幾個老員工都不好交代。”

我點點頭:“那行吧,有什麼事情是我能做的嗎?”

那女的皮笑肉不笑地說:“你剛來就先熟悉熟悉吧,我叫趙瑜,你叫什麼?”

“你叫我小洛就好。”

“來,小洛我們想問你點事情。”趙瑜拉著我到邊上,另外幾個助理湊上來。

我一頭霧水,怎麼了還得先審問我一下嗎?

“我們昨天聽說,本來是業務部的阮小姐調上來做助理的,怎麼現在就變成你了?”

趙瑜十分好奇的地打量著我。

明白了,這是先看看我有冇有背景。

“哦,阮小姐是霍先生心尖上的,哪裡捨得讓她來做助理啊。”我隨口說道。

旁邊另一個看起來年輕一些的女孩又問:“那小洛你跟霍總是什麼關係?你這身衣服看起來不便宜,你那包是真的嗎?”

“我,我是霍總家保姆的外甥女,跟老夫人求來的工作,自然要穿上家裡最好的衣服來了。至於這個包,假的。”

出門在外,身份隨我編。

幾人鬆了一口氣:“那算走後門哈。”

我乾笑了幾下,不想再繼續這個無聊的盤問。

“那昨天在辦公室點咖啡的是你嗎?”

趙瑜問道,此刻聲音也冇有剛纔的探尋。

-陸煜兩次話語交鋒打平後,她也冇有臉麵去央求他送自己到地鐵口。“要我送你嗎?”張靜言聽罷立刻轉回身來,回之以親切的笑容,彷彿剛剛的種種冇有發生一般,“好啊,謝謝你,陸同學。”陸煜的司機開著他的車進入了酒店院內,張靜言絲毫不見外地坐進了那輛寬敞的豪車內,司機一臉疑惑,陸煜已然平靜,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他不發一言,坐到自己的位置後,一直打火企圖點燃口中的菸蒂,可越是頻繁按動火苗越是微弱。司機搞不清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