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年代久遠的教室讀書。小鎮的朋友們都很羨慕宋清音,因為冇有爸爸媽媽管著她。他們每次闖了禍,都說:“清音,求你幫我們頂個罪,隻有你不怕被叫家長。”宋清音有時候會答應,有時候會拒絕。那年她突然奮發圖強,以優異的中考成績考入夏城一中時,幾乎跌破了所有人的眼鏡。媽媽把她接到夏城,以便於讓她讀這所名校。一進名校,宋清音驟然從雞頭變為鳳尾,成績排在年級中下遊。宋清音的媽媽卻很滿意,逢人就說,哪怕排在夏城一中的倒...-

宋清音放下黑色中性筆的時候,桌上的手錶正好轉到15:32。

她給自己規定的做完這張卷子的時間是15:35,如今提早三分鐘寫完。

宋清音拿出紅筆,對照著答案批改。放眼望去,卷子上是一片表示做對的紅勾,這是宋清音今天做的第四張練習卷。

她批改完,放下筆和卷子,發了一會兒呆。正在這時,桌麵上的手機螢幕亮了一下。

是同桌發來的社交軟件訊息。

同桌:【清音,我好緊張,明天就要出分班結果了。我媽說考上實驗班就獎勵我寒假出國遊,而且祁瑾宴肯定也去實驗班。學校裡那麼多女生暗戀祁瑾宴,最近論壇裡還有人高價買他的個人資訊。我真想進實驗班,體驗一下和這種風雲人物同班是什麼感覺。】

宋清音失笑,目光停在“祁瑾宴”三個字上。這三個字彷彿有莫名的魔力,吸引著她的駐足。

可是這終究隻是三個字而已,隔著螢幕,端端正正,不會說話,也不會對她說一聲:“同學,你好,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

宋清音從“祁瑾宴”三個字上收回視線,剛想回覆,同桌的下一條訊息又發了進來。

同桌:【清音,這次分班,你一定是穩了吧。從班級四十幾名到第二名,我的同桌真是了不起,進步飛快。】

【我也冇有把握。】宋清音回覆,【但我也很想進實驗班。】

同桌:【如果我們兩個都進了,希望能繼續做同桌!】

宋清音:【嗯。】

同桌回了一個“羞澀”的表情,開開心心地下線了。

宋清音掃了一眼同桌變成灰色的頭像,再次看了一眼聊天記錄裡的“祁瑾宴”三字。如果宋清音的同桌在這裡,開心的情緒大約會轉變為震驚。

因為宋清音桌麵上的一遝物理練習卷,隻做錯了一道題。

第二天是開學日,分班結果張貼在原先班級的公告板上,學生們要先去交學費、看公告,然後才能去新班級。

宋清音揹著書包,坐上開往學校的公交車。書包太重了,她把它摘下來,擱在膝頭上。

她的書包裡裝滿了暑假作業和老師說可以選做的拔高練習。夏城一中的老師資曆很好,整個學校重本率高,聲名遠揚。

宋清音本來不需要做這麼多作業。在以前,她跟著奶奶住在小鎮,每天隻需要穿過老舊的街道,去年代久遠的教室讀書。

小鎮的朋友們都很羨慕宋清音,因為冇有爸爸媽媽管著她。他們每次闖了禍,都說:“清音,求你幫我們頂個罪,隻有你不怕被叫家長。”

宋清音有時候會答應,有時候會拒絕。那年她突然奮發圖強,以優異的中考成績考入夏城一中時,幾乎跌破了所有人的眼鏡。媽媽把她接到夏城,以便於讓她讀這所名校。

一進名校,宋清音驟然從雞頭變為鳳尾,成績排在年級中下遊。

宋清音的媽媽卻很滿意,逢人就說,哪怕排在夏城一中的倒數兩百名,前程也不會差。

誰也冇想到,宋清音並不甘於此,她花費了很多時間,做了很多練習,慢慢趕上同學們的進度,甚至能超過這個學校的大多數人。

隻有宋清音自己知道,她這麼努力,隻是為了進實驗班,獲得一個和祁瑾宴結識的機會而已。

有必要嗎?可能努力到最後,連實驗班也進不了。那麼,祁瑾宴會知道在偌大的夏城裡,曾經有一個人為了接近他而竭儘全力嗎?

蟬鳴聲又亮又響,透過車窗往外看,天際遼闊。可是過一會兒,墨雲翻湧,豆大的雨點“劈裡啪啦”砸下來,拍在車窗上。

宋清音盯著砸在車窗上的雨花。公交車轉過一個彎,猛烈地搖晃一下,車內廣播響起:“乘客您好,夏城一中站到了,請乘客從後門……”

宋清音背起書包下了車。她撐開淡綠色的傘,隨著人流往前走。無數的傘被撐開來,遠遠望去像一片斑斕的海。

人這樣擠,附近傘下的對話飄向宋清音的耳朵。

“你昨晚上學校貼吧了嗎?”宋清音左手邊的一個男生問他的同伴。

“冇有,怎麼了?”他同伴說話聲有些含糊,似乎在吃東西。

“之前不是有人在貼吧發帖,說要花一千塊買祁瑾宴的個人資訊嗎?那人說想知道祁瑾宴的生日,送他一份生日禮物。昨天有一個叫‘奶嘴奪走了我初吻’的人跟帖,說他知道。這個帖子雖然很多人跟,但大家都覺得這是騙人的,你想想,誰會用一千塊買一個日期?冇想到,兩個多小時後,那個‘奶嘴奪走了我初吻’出來回帖了,說真的收到錢了。不過他報的是他媽媽的銀行卡,現在還冇想好怎麼解釋這筆錢是怎麼來的……”

宋清音忍不住往說話的方向瞥了一眼。

說話的男生皮膚黝黑,他同伴是個大高個,正在吃麪包。

大高個停下吃麪包的動作,過了好幾秒才說:“都是人,怎麼差彆這麼大?我也有一米八六啊,我跟祁瑾宴差不多高,而且也打籃球中鋒……雖然我進攻冇有祁瑾宴那麼猛,成績冇他好,家境冇他優越,但是……我一米八六啊,怎麼冇有妹子來泡我!祁瑾宴總是拒絕女生,聽說還把一大把情書丟進垃圾桶,我對待妹子很好很溫柔,比祁瑾宴好泡多了!”

周圍一圈人響起輕微的笑聲,那個皮膚黝黑的男生大概是覺得丟臉,連忙讓大高個小聲點,兩個人飛快擠開人群進了校。

“喜歡祁瑾宴的人真多,我們班都有很多人知道他。我前桌還給他送過禮物,禮物確實是被退回來了,但我前桌竟然說他是個好人。”宋清音右手邊的女生似乎起了談興,對她的同伴說,“我覺得她是被臉所惑。”

“祁瑾宴的臉……被臉所惑也正常吧?我們學校怎麼冇人評個校草什麼的?到時候我可以投他一票。”

“誰敢整這些虛頭巴腦的事情,上次教導主任說要把校道攝像頭的監控調出來,讓大家看看是誰在早戀……”那女生回答。

兩個人開始議論教導主任。

宋清音若無其事地往前走。

雨仍然在下。宋清音進了教學樓,收起淡綠色的傘,順著台階往上走。走到四樓時,忽然聽見周圍響起小小的議論聲。

她循著周圍人的目光望去,隨後視線一停。

這個位置,可以看見學校後門。後門停車更方便,一些乘私家車過來的同學,會從後門入校。

一輛黑色轎車劈開雨幕,停在後門門外。後車門打開,一柄黑色的傘伸出來,傘下站著一個乾淨挺拔的人影。

宋清音微微屏住呼吸。她認出來,那是祁瑾宴。

周遭的同學,大多也不急著進教室了。

有人靠在走廊上,一邊環顧四周,一邊拿出手機,往那個方向連拍幾張照片:“這車子要很多錢吧?聽說祁瑾宴家裡有錢,他爸從不露麵,家長會都是讓助理過來開的,所以現在送他的人是司機?”

“司機不司機的,我哪裡知道?”旁邊一人輕輕一嗤,“我隻知道,學校規定進了教學樓不能拿出手機,你當心被老師冇收。”

“今天開學日,而且現在老師又不在。”拍照的人一邊說,一邊檢查照片,而後飛快地把手機收起來,“我如果能把這幾張照片賣了,說不定能買今年新出的PS4。”

“怎麼可能有人買這種照片?”

“我們學校有錢人那麼多,昨晚有人花一千塊買他資訊。”

“……這世界也怪離譜的。”

有人遠遠看了祁瑾宴幾眼,就繼續去忙自己的事。拍照的人也和同伴走了。

宋清音站在樓梯口,假裝在等人。

高一時,祁瑾宴的教室在五樓,和她的教室中間隔著九個班級。對她來說,這是雲樹遙隔的距離,難有碰麵的機會。

她站在樓梯口,揹著沉重的書包。風裹挾著雨絲刮過來,偶爾有幾滴雨飄到她臉上,微涼。

宋清音旁邊站著幾個女生。宋清音不知道她們是和自己抱著同樣的打算,還是真的在等什麼人。

幾分鐘後,祁瑾宴順著樓梯走上來。他穿著校服,脊背挺拔,此時已經收起了傘,正在將傘麵按照摺痕摺好。

宋清音和他隔著幾米的距離。她不敢直接望他,於是假裝在尋找自己久等不至的同伴,餘光卻忍不住捕捉他的身影。

祁瑾宴眼簾低垂,眉目平靜,折傘的手指修長分明。

他逐漸走近,腳步不急不緩,宋清音的心跳卻逐漸失序。

宋清音調整著自己的呼吸,若無其事地挪開目光,察覺到他已經走到自己的身邊。

他高瘦的身影籠下來,又很快從她身邊掠過。潮濕的空氣吹來他身上極淡的皂角香。

宋清音假裝冇找到自己的同伴,正打算抬起腳,跟在祁瑾宴身後上樓,一個男生從走廊另一頭走過來,笑說:“祁哥,你要去教室?一起走吧。”

祁瑾宴點點頭,兩人並肩同行。

宋清音安靜地跟在兩人身後。前麵的那道身影逆著光,她跟著他的腳步,覺得自己成了他的影子。

可是,年輕的少女,並不甘心隻是做一道他的影子。

樓梯轉角的時候,宋清音回頭看,剛纔站在她身邊的幾個女孩子已經散開,去往各自的教室。但仍有幾個女生忍不住轉頭,視線若有似無地追著祁瑾宴的背影。

幾十級台階,轉眼就走過。宋清音到了五樓,打算和祁瑾宴擦肩而過,男生忽然說:“祁哥,剛纔有很多女生在偷看你。”

“是嗎?”祁瑾宴嗓音淡淡的,平靜又低沉。

“是啊。祁哥你怎麼聽上去不在意?其中有幾個還挺漂亮的。比如一個眼睛挺大的女生,拿著淡綠色的傘,她雖然冇怎麼看你,但你剛纔經過她身邊時,她好像有點緊張哦。”

宋清音心裡猛地一跳,她攥緊自己淡綠色的傘,猝然抬起頭,那個男生卻嬉笑著往前走,冇有發現她就跟在後麵。

男生問:“祁哥你剛剛有冇有注意到她?”

祁瑾宴的背影挺拔修長,他往前走,去往自己的教室,漫不經心地說:“冇有。”

-頸,喉結微微滾動時,冷淡又勾人。宋清音看過去,目光微頓,隨後挪開視線。班上的氣氛有了微妙變化,說話聲仍然此起彼伏,但有些人的說話聲停了,或是語調慢了一點,視線往門口飄。隔壁組的兩個女生就在往祁瑾宴那裡瞄,另一個女生和前桌對話:“上學期那場籃球賽,你看了嗎?”宋清音垂下眼眸,看自己的單詞本。外麵冇有再下雨,但天色灰暗,教室裡開了日光燈。喧鬨的教室裡,有淡淡的皂角香,由遠及近飄過來。祁瑾宴從宋清音的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