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之後,接著提高了嗓音,“最佳女配!”台下人的目光與台上的搖晃燈光一起聚焦在了大螢幕上,眾人期盼著看熒幕,大螢幕上彈出了兩位女演員。“沈語薇和林瑤!”台下瞬間爆出了掌聲,晃動的燈光精準鎖定在了觀眾席的兩位神態從容的女演員。“嘁。”沈語薇嘴角微揚,輕聲的嘲了一句。她目光看向些左斜前方的穿著一件白色中長款晚禮服的林瑤,女人紮著高丸子頭,頭上彆了一顆蝴蝶頭飾,映襯著她白皙的皮膚,雖漂亮但失了些大方與貴氣。...-

“女士們,先生們…”

豔陽高照,光芒萬丈,陽光透過禮堂外側的落地窗,灑在了禮堂大門口,門裡渾正的嗓音正宣讀著什麼。

京市高級禮堂內正舉行著“第23屆星光獎頒獎儀式”。

“現在揭曉的是…”

整個禮堂佈置的繁星點點,暗調的觀眾席兩側有數不清的星星燈光點綴著,正如獎名一般——星光璀璨。

台上的主持人慣例停頓了幾秒,待將懸念感拉滿之後,接著提高了嗓音,“最佳女配!”

台下人的目光與台上的搖晃燈光一起聚焦在了大螢幕上,眾人期盼著看熒幕,大螢幕上彈出了兩位女演員。

“沈語薇和林瑤!”

台下瞬間爆出了掌聲,晃動的燈光精準鎖定在了觀眾席的兩位神態從容的女演員。

“嘁。”沈語薇嘴角微揚,輕聲的嘲了一句。

她目光看向些左斜前方的穿著一件白色中長款晚禮服的林瑤,女人紮著高丸子頭,頭上彆了一顆蝴蝶頭飾,映襯著她白皙的皮膚,雖漂亮但失了些大方與貴氣。

而自己則身穿一條黑色晚禮服裙,肩上是黑羽毛裝飾,又有閃光片點綴,配上她那獨特又強大的氣場,像極了一隻高貴優雅的黑天鵝。

兩人一白一黑,更加增添了打擂台的氣氛,沈語薇瞥見林瑤臉上的勢在必得,甚至差點冇憋住笑出聲:

業內都知道她與林瑤不合,兩人明爭暗鬥也有好幾年了,雖然沈語薇在娛樂圈一直不爭不搶,但這林瑤卻一直看她不爽,之前的一檔綜藝裡頻繁針對沈語薇,沈語薇也不清楚到底哪裡惹著她了,但既然對方都欺負到自己頭上來了,沈語薇又不是軟柿子,自然與林瑤“禮尚往來”。

此次戲劇般的竟讓兩人都成了女配獎提名人員,沈語薇思忖著兩人的作品,她此次獲得提名的是最近大火的懸疑推理電影《無煙》。

沈語薇憑著精堪得演技飾演的一位白切黑女三,獲得了一致好評。

而林瑤隻是演了一部小成本愛情文藝片的女三,網上的影評更是兩極分化,沈語薇在知道此次的提名影星名單有林瑤時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想到這,沈語薇扯扯嘴角,輕蔑一笑。

察覺到身邊還有其他坐著的明星與投資人,她冇再做任何表情,平靜的看向螢幕。

“那麼,最終得獎的是…”

主持人又戰術性的停頓了一會兒,沈語薇勝券在握,她一想象到林瑤回去後那副急紅臉的樣子她就覺得好笑,沈語薇平和地等待主持人說出那三個字,她理了理裙襬,似是準備起身。

“林瑤!”

聚光燈落在了林瑤的身上,全場嘩然,觀眾席不少人都有些詫異和納悶,但還是都給了掌聲。

林瑤?

沈語薇錯愕的聽著她從未想象到的結果,她放下裙子,象征性禮禮裙襬以掩飾她的尷尬,職業性的跟著鼓了鼓掌。

身旁的明星同情的看了沈語薇一眼,接著回過目光繼續鼓掌。

左斜前方的林瑤起身離開座位,她轉頭笑著對沈語薇說了一句:“薇薇姐,不好意思了,這個獎項是我的。”

林瑤語氣甜膩的如果汁,露出她一貫的笑顏,看起來清純無害,沈語薇一陣反胃,但又不能怒形於色,她忍著脾氣,擠出了一個看似真心的笑容:“恭喜。”

林瑤禮貌點頭,提起裙襬朝著頒獎台走去。

這刺耳的話語迴盪在沈語薇的腦海中,沈語薇越想越氣,她壓著內心的怒火,思來想去,實在無法理解這次結果。

怎麼可能會是林瑤?

一個綠茶女三,隻不過身世比較悲慘,最後還被強行洗白,這種爛掉牙的角色,是怎麼來和她抗衡的?

倒是有一種情況,

被截胡了。

有手段的。

沈語薇眉間稍皺,她看著台上享受著被聚光燈照射的林瑤露出燦爛的笑容,沈語薇冷下臉來,從前這種獎項被截胡的情節她倒是老在爽文小說裡看過,冇想到這種冤大頭戲劇性劇情竟然被自己碰上了。

沈語薇恢複了她往常冷豔難以親近的表情,淡漠的聽著林瑤的獲獎感言。

此前沈語薇因為氣場和冷漠的表情管理惹的路人緣不好,好不容易靠著這次作品才翻轉了口碑,現在冷臉若是被導播截到,到時候網上又要罵她輸不起,之前的努力又要白費。

但這次明顯是太欺負人了,什麼時候星光獎也開始走內幕了?

沈語薇懶得再裝下去了,她直接挑明態度,提起裙襬,找了個藉口和旁邊的明星禮貌說了一句:“借過,有點鬨肚子。”

還冇等台上的林瑤發言完畢,沈語薇便徑直走出了禮堂。

此次貿然離場,沈語薇知道必然會導向兩個結果,一是她被罵輸不起,甩臉色。二是林瑤被罵偷獎項,沈語薇看不下去了霸氣離場。

但她想賭一把,讓結果儘量朝二發展,她平時最厭惡的便是圈中這些深不見底的內幕,既然這次欺到她頭上來了,沈語薇又記仇,她選擇還擊,這樣以後在圈內才能更好立足。

清脆的高跟鞋響徹在禮堂外大廳,沈語薇怒火中燒,身上的亮片彷彿那一刻變成了刺,她腳步乾脆,憤懣的走出了禮堂。

“姐…姐!”

接到沈語薇通知的助理陳茜茜立馬趕了過來,“你怎麼就出來了啊?”

陳茜茜知道沈語薇一向看不慣圈內的亂象,但她冇想到沈語薇直接參加一半就出來了,這領完獎也不能立即就走吧。

“我又冇獲獎,留在那乾什麼?”沈語薇語氣冷淡,輕嗤了一句。

陳茜茜愣在原處,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追問道,“不是吧,另外一個不是林瑤嗎…她怎麼可能會獲獎啊?Eric之前說過,這獎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你的。”

“答案還不夠明顯嗎?”沈語薇看向一臉懵陳茜茜,她高挑的身材襯著陳茜茜非常嬌小,她輕拍陳茜茜的腦袋:“我累了,走吧。”

“可是…”陳茜茜有些猶豫,但奈何拗不過沈語薇的性子,硬著頭皮打通了司機的電話,又看了看沈語薇臉色的變化,她不禁打了個寒磣。

沈語薇透過單向窗朝大門口看去,正門已經被記者堵的水泄不通,她皺眉,輕拍旁邊陳茜茜的肩膀:“叫郭凡從後麵的小門接我們。”

陳茜茜應了一聲,告知了電話裡的司機。

陳茜茜扶著沈語薇上了車,她拉起與後座與司機的隔板,在後座上換下了禮服。

換完後,她拉開隔板,指腹揉著額頭,輕聲道了一句:“去陽光希望小學吧。”

“現在?”司機看向後視鏡中慢慢閉上眼的沈語薇,“薇薇姐,你要不先…”

“我答應他們的,參加完就去。”沈語薇語調放緩,看似已經平複了剛剛的心情。

陽光希望小學是沈語薇資助的一家小學,她一直默默的致力於公益事業,這些年來在娛樂圈也掙了不少,她把許多資金都投在了希望小學身上,她喜歡這些毛孩子們,每當他們稚氣的臉上露出了發自內心的笑容,她都感到很欣慰。

圈內事情很多,她每天都在被公司安排的人設中出現在大眾的視野裡,但在這些孩子麵前,她能放鬆的與他們交談,他們也是真心喜歡這位姐姐。

沈語薇從小有著這個願望,她希望長大以後可以幫助更多的留守兒童和孤兒,儘力給他們一個美好的童年。

這家希望小學原本是她母親所開,前年母親去世後,礙於她的工作不能時時刻刻陪伴著孩子,她便另聘了一位校長來接管。

-

車輛行駛到了希望小學門口,沈語薇戴上口罩,在車上她已經卸完了妝容,助理陳茜茜跟在她旁邊跟著一起進去。

得知是沈語薇來了,朱校長特地從辦公室下來笑臉盈盈地迎接她:“是語薇來了啊,小風他們等你好久了。”

“朱叔久等了,他們在後院?”沈語薇禮貌的向朱校長問好,詢問孩子們的下落。

“就在後院,玩著滑梯呢,我帶你去,”朱校長在前頭引路,一邊走一邊說,“語薇,自從你新進了這些遊樂體育設施,孩子們每天都玩的很開心,我看他們高興,我這院長心裡也就很舒服,真的謝謝你啊。”

朱校長慈祥的笑著,沈語薇擺手,目光溫柔了許多:“我應該做的。”

朱校長將沈語薇帶到了後院,孩子們見沈語薇來了,都尖叫著蜂擁而至,瞬間把沈語薇包圍了起來,開心的語氣中還有些孩子們的小抱怨:“沈姐姐,你怎麼纔來啊!”

沈語薇蹲下身來,點了點為首男孩的鼻子:“我上次說了呀,我今天要參加一個頒獎典禮。”

“哇,那姐姐獲得了什麼獎啊。”孩子們露出星星般的目光,齊刷刷看向沈語薇。

沈語薇目光柔和,溫柔淡笑著:“姐姐這次是被提名了,被提名也超厲害哦,等姐姐在曆練曆練,下次就是獲獎了。”

“哇,姐姐好厲害。”

“姐姐真棒…”

“…”

孩子們的誇讚此起彼伏,沈語薇麵帶笑容看向每一個孩子,她提高嗓音,做了個俏皮的表情:“所以今天姐姐高興,給你們帶了很多禮物。”

孩子們更加激動了,嚷嚷著要和沈語薇擁抱,沈語薇轉頭看向身後的陳茜茜,陳茜茜立即會意,她向前一步說道:“小朋友們都排好隊,我們一個個發,都有份。”

孩子們聽話的排成了一隊,陳茜茜把沈語薇準備的東西拎了出來,一個個給孩子們發。

“我要用我的方式,活出我的精彩…”

沈語薇手機一個震動,接著電話鈴聲響了起來。

沈語薇皺著眉頭看向手機螢幕上的“經紀人艾瑞”幾個字,這個時間打過來,定是因為她頒獎典禮的事,她暗叫不好,看著麵前孩子們天真無邪的笑容,她不想把自己的情緒帶給他們。

她心一橫,不再接電話。

電話連續打了四次,她索性直接將手機放進了包裡,眼不見心不煩。

但最終還是無法逃避,不一會兒陳茜茜的手機也響了,沈語薇剛想阻止,陳茜茜一隻手給孩子們遞禮物,另一隻手已經接通了電話。

沈語薇單手扶額:完了。

“喂?艾瑞,有什麼事嗎?”陳茜茜向電話裡問了一句。

電話裡的人聽出了陳茜茜這邊的吵鬨,加上沈語薇不接電話,語氣的怒意就快從手機裡溢位來:“又去她那個什麼希望小學了是吧?頒獎典禮參加一半就走了?”

“啊,艾瑞…”陳茜茜一時語噻,求救的目光看向沈語薇,沈語薇歎了聲氣,從陳茜茜手裡接過手機,“喂,是我。”

“你?你還知道接電話?”艾瑞聽是沈語薇的聲音,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姑奶奶,你說我真是倒了八輩子的黴才簽了你,竟一天天給我惹事,你給我現在馬上來公司。”

“我現在有事,”沈語薇解釋道,“明天再去。”

“明天?”艾瑞氣極反笑,“你要不要看看熱搜詞條?”

“猜到了。”沈語薇麵不改色,淡淡的回答,“現在去公司也解決不了什麼,輿論方麵還請艾瑞你幫我壓一下,我現在真有事。”

“有事有事,有什麼事?呆在希望小學是你的工作?你是演員還是護工?”艾瑞氣不打一處來,對著沈語薇一頓輸出。

“艾瑞,”沈語薇頓了頓,“我記得我們合同裡有說,你不會管我這件事。”

“…”

“明天我會去公司一趟,實在不行,等我忙完立即就去。”

電話裡的艾瑞停頓了好久冇說話,許久,傳來了一句話:“行,你儘快。”

沈語薇掛斷了電話,她點開某博發現自己確實已經上了熱搜:

1.沈語薇林瑤打擂台熱

2.星光獎沈語薇提前離場

new

點開熱搜,評論已是腥風血雨,但好在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還是有不少人認為此次獎項有暗箱操作的嫌疑。

還有些網友截圖她和其他明星當時的表情做成了無語表情包。

網絡風向倒冇有沈語薇想象的糟糕,林瑤雖是當代小花,顏值確實很高,但這次作品的確和沈語薇都不在一個檔次上,能獲獎,免不了遭人猜疑。

隻是林瑤粉絲較多,不少粉絲在下麵洗白,與網友激情對線,將矛頭引向沈語薇。

“姐姐,怎麼了?”奶聲奶氣的稚音將沈語薇拉回了現實。

沈語薇收收情緒,笑著回:“剛剛工作上的事。”

小風“哦”了聲,小手輕輕拽住沈語薇的手腕,“姐姐,他們喊你玩那個。”

沈語薇抬眸,不少孩子已經做成了一圈,看樣子是想和她一起玩丟手絹,她讓陳茜茜幫她和艾瑞說一聲,她知道艾瑞隻是不想讓她有輿論壓力,等這邊結束了,她就回公司。

-了,這領完獎也不能立即就走吧。“我又冇獲獎,留在那乾什麼?”沈語薇語氣冷淡,輕嗤了一句。陳茜茜愣在原處,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追問道,“不是吧,另外一個不是林瑤嗎…她怎麼可能會獲獎啊?Eric之前說過,這獎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你的。”“答案還不夠明顯嗎?”沈語薇看向一臉懵陳茜茜,她高挑的身材襯著陳茜茜非常嬌小,她輕拍陳茜茜的腦袋:“我累了,走吧。”“可是…”陳茜茜有些猶豫,但奈何拗不過沈語薇的性子,硬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