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隻喪屍的戰鬥,已經徹底把還冇奔向雙馬尾女孩的幾隻喪屍吸引了過來。林初繞不開。他們現在身處一個軟件園的門口,身後的軟件園大鐵門,已經脫落倒在地上,不少鐵欄杆被喪屍徒手掰斷,上麵滿是血跡,早已失去它作為門的用途。想要找到門安置她的庇護所,就必須跑進軟件園的辦公樓裡。在剛纔的60s保護裡,她已經規劃好了路線,但這條路線,註定會路過現在喪屍最多的雙馬尾女孩附近。林初冇有猶豫,拔腿就往既定的方向跑去。一路上...-

【倖存者林初,歡迎來到無限末日,係統32588號竭誠為您服務。】

【叮——】

【檢測到倖存者林初已恢複意識,新手任務已觸發,請在30分鐘內,找到一扇門,用係統發放的鑰匙,安置你的庇護所。】

【新手保護倒計時:60s,計時開始。請在倒計時結束後開始任務,請注意,倒計時結束,新手保護罩將失效,請保護好自己,努力活下來。】

林初剛恢複意識,就聽見腦海中響起機械音。

無限末日?

林初緩緩睜眼,刺眼的陽光讓她不自覺地抬手擋在眼睛前方。

適應了幾秒,她纔看清自己現在的處境。

她此時正躺在一條路的中央,身上罩著一層圓弧狀的透明保護罩,保護罩在陽光的照射下,隱約流動著亮光。

這條路上,她目之所及之處,有不少於十個和她同樣情況的人,或許該稱為倖存者。

他們和她一樣,用手遮擋刺目的陽光,剛剛睜開的眼裡透著幾分茫然。

周圍有零星的喪屍在遊蕩。

更多的,是橫七豎八散落在路上的屍塊,幾乎快要將地麵全部覆蓋,連正常能下腳的地方都很少。

也不知道這裡的末日爆發了多久,遊蕩的喪屍似乎許久冇有進食,隻能反覆啃咬地上血肉模糊早已死去的同類。

滿地都是血汙、衣物碎片,以及……森森白骨。

“啊——”

林初立即向聲源處看去,隻見一個剛睜眼的雙馬尾女孩看著眼前的一切發出了尖叫。

下一瞬,原本正漫無目的遊蕩的喪屍們立即朝著發出尖叫聲的雙馬尾跑去。

林初忍不住皺眉。

看來這裡的喪屍,和影視劇裡的差不多,都是靠聲音辨彆方位。

雙馬尾的尖叫暴露了她自己的位置,也暴露了她周圍這幫倖存者的位置。

大家並不瞭解喪屍的特性,不知道喪屍若是經過他們身邊時,會不會停下腳步優先攻擊他們。

林初瞥了眼腦海中的倒計時。

45s、44s……

保護罩還在。

她現在兩手空空,必須趁著保護罩還冇失效,尋找合適的防身武器,規劃好逃生路線。

“閉嘴!”林初附近的一位地中海中年男人衝著雙馬尾低吼了一聲,“冇看到那些怪物都被你引過來了嗎?!”

雙馬尾回過神,這才發現附近幾個和她同狀況的人,都目露不滿,顯然是在責怪她把怪物引過來了。

她慌張地捂著嘴,眼淚卻止不住往下落。

“這是什麼地方啊,我們為什麼會在這裡?我剛纔分明是在家炒菜……”

大家這才發現她的手邊有一個反光的金屬物體,仔細一看,竟然是一把鍋鏟。

林初不由有些羨慕,鍋鏟,那可是現在不可多得的武器。

她失去意識之前,正在進行晨跑,身上隻有一隻圍在腰上的隱形腰包。

之所以說是隱形,是因為整個腰包做的就像腰帶一樣,寬度均勻,薄薄的圍在腰上,粗看像一圈腰帶。

裡麵除了手機和鑰匙,以及掛在上方巴掌大的小水瓶,什麼都冇放。

對了,鑰匙!

林初低頭,在自己手邊看到了一把陌生的銀色鑰匙。

拾取後,腦海中的機械音再度響起。

【庇護所鑰匙:插到任意一扇未被占用的門上,即可開啟庇護所。

請注意,每位倖存者隻能擁有一把,請妥善保管哦。】

林初將鑰匙塞進了腰包靠裡的夾層。

時間還剩30s。

她開始在地上尋找趁手的武器,同時飛快地把周圍的環境印在腦海中。

很快,她在地上看見了一塊生鏽的鐵片。

鐵片的邊緣已經翻卷,想必是砍硬物時導致的。

鐵片太短了,想要用它傷到喪屍,需要和喪屍近距離接觸,這樣一來,大大增強了被喪屍啃咬的風險。

而且容易弄傷自己的手,那麼多鏽跡,破傷風的概率極高。

劃不來。

就在她的目光要從鐵片上挪開的時候,她察覺到一束目光落到了她的身上。

她抬頭,和不遠處的地中海男人對視。

男人看了眼林初,又看了眼不遠處的鐵片。

似乎是在警告她。

林初移開目光,不動聲色地往彆處看去。眸子裡隱隱跳動著一縷精光。

她已經物色好適合她的武器了。

“窸窸窣窣”

距離較近的喪屍轉瞬就已經來到林初身旁,原本飛快的腳步,在此時頓了頓。

林初屏住呼吸。

保護罩還剩15s。

她知道現在喪屍無法傷害自己。

但若是被髮現,剩餘還未跑向雙馬尾的喪屍,將會聚集到她的周圍,不利於一會兒逃跑。

麵前的喪屍停頓了半秒,最終還是繼續跑向了雙馬尾女孩。

在它的身後,還跟著十幾隻和它同路徑的喪屍。

它們搖搖晃晃地從林初身邊經過,甚至有幾隻撞上了林初的保護罩,在透明的罩子上留下了暗紅色的血汙。

雙馬尾女孩麵如死灰,緊緊握著她的鍋鏟,下唇被咬到發白,一雙眼慌亂地看著逐漸圍向她的喪屍,同時對著周圍的倖存者們麵露哀求。

然而大家都自顧不暇了。

圍過來的喪屍太多,除了雙馬尾女孩身邊,幾乎所有倖存者的周圍都有落在後方的喪屍。

大家都在思索著自救的方法,冇有人理會她。

林初也移開了視線。

她的目光釘在了她物色好的“武器”上,同時分神關注著腦海中的倒計時。

10、9、8……3、2、1

跑!

透明保護罩消失的一瞬間,林初像一支利箭一樣射了出去,從兩隻喪屍中間矮身穿過,右手伸出,在地上一撈。

入手是濕黏的手感。有些噁心,但林初知道,武器,到手了。

即便林初已經努力讓自己發出的噪音減少,但在滿是血汙碎肉的地上,跑動起來還是免不了發出“吧唧吧唧”的聲音。

身周的喪屍立即調轉方向,向林初撲來。

林初反手,甩著手中濕黏的武器,用十成的力量,精準擊打在了離她最近的喪屍的腦門上,手法乾脆利落得像是殺過好多人。

“噗——”

紅白的腦漿噴灑在林初的臉上。

被爆頭的喪屍軟軟地往地上倒去。

這時,有倖存者正巧看向這個方向,不免感歎林初運氣好,竟然能找到這麼大的一支棒球棍……

不,不對,不是棒球棍!

湊巧看過來的倖存者雙眼逐漸瞪圓。

那個文文弱弱的女孩手上,拿著的那支長棍頂端有十幾公分的凸起,就是那個凸起,讓她一招打爆了喪屍的腦袋。

那支長棍,並不是規則的圓柱體,棍身上,沾染著暗紅色的血汙,隱隱透出一絲灰白的底色。

那不是長棍,是骨頭!是地上散落著的骨頭!而且看上去,像是一隻大腿骨!

那隻大腿骨上,甚至還掛著一絲,冇有被啃食的血肉。

嘔——

目擊林初用大腿骨當武器的倖存者險些產生了生理性的嘔吐,但他來不及吐了。

因為他的保護罩,就在這時,消失了。

他來不及多想,從身邊抄起一隻骨頭,學著林初的樣子往喪屍腦袋上打去。

冇有爆頭,打偏了。

男人這才知道,那個看上去文弱的女孩,比他意識到的,還要厲害。

一擊爆頭,根本就是個技術活。

而林初這兒,已經將她周圍的三隻喪屍全都爆頭了。

她的四肢,臉上,身上,濺滿了紅白相間的液體。

腥臭的氣味,縈繞在她的鼻尖,但她冇時間停下來清理。

剛纔和三隻喪屍的戰鬥,已經徹底把還冇奔向雙馬尾女孩的幾隻喪屍吸引了過來。

林初繞不開。

他們現在身處一個軟件園的門口,身後的軟件園大鐵門,已經脫落倒在地上,不少鐵欄杆被喪屍徒手掰斷,上麵滿是血跡,早已失去它作為門的用途。

想要找到門安置她的庇護所,就必須跑進軟件園的辦公樓裡。

在剛纔的60s保護裡,她已經規劃好了路線,但這條路線,註定會路過現在喪屍最多的雙馬尾女孩附近。

林初冇有猶豫,拔腿就往既定的方向跑去。

一路上,不少喪屍被她的腳步聲吸引,轉頭過來追她。

很快,她的身後就墜了一小串喪屍。

雙馬尾女孩正在喪屍群中揮舞著她的鍋鏟。

鍋鏟是鐵的,在她毫無章法的亂揮之下,倒也打中了幾隻撲向她的喪屍。

隻可惜冇能命中要害,喪屍們很快就甩著胳膊重新朝她撲來。

眼見著撲來的喪屍張開淌著不明液體的大嘴,馬上要咬上她擋在身前的胳膊,“噗——”一聲悶響,喪屍的嘴還冇來得及合上,就像被按了暫停鍵一樣,生生倒在了她的麵前。

“愣著做什麼,還不快跑?”

就在女孩還在愣神的時候,一道冷冽的聲音響起,像是注入了一支清醒劑,讓女孩混沌的腦袋瞬間清明起來。

對,跑!

她抬頭,隻來得及看到剛纔幫了她的那個女孩的背影。

她紮著一個高過頭頂的馬尾辮,手裡拿著一支沁滿了紅白液體的“棍棒”,幾乎一擊必中,生生的在前仆後繼的喪屍群中,開出了一條血路。

雙馬尾女孩握緊鍋鏟,跟了上去。

林初揮舞著手中的大腿骨,腳步堅定,向著不遠處的6號辦公樓跑去。

辦公樓裡的喪屍都被外麵的動靜吸引,搖搖晃晃往外衝。

饒是林初手握堅硬的大腿骨,清理起喪屍來,也有些吃力。

眼見著三隻喪屍前後夾擊,林初蹙起眉,抬腳踹飛了左邊的喪屍,一手乾脆利落地拎著大腿骨給右邊的喪屍爆了頭,正要反身去解決右後側的喪屍,卻聽“哐——”

一聲脆響。

一柄鍋鏟敲在了右後側喪屍的頭頂,將其擊退了兩步。

雙馬尾女孩雙目通紅,緊咬牙關,揮出了剛纔那一擊。

林初有了喘息的機會,當即扯著她的胳膊往前衝了兩步。

兩人從側門衝進了辦公樓。

林初瞥了眼腦海中的倒計時。

還剩16分48秒。

必須在這之前,找到一扇門,安置係統所謂的“庇護所”。

否則,她可能就要在這樣的環境下,和喪屍共處一室了。

可目之所及,所有的門,都破爛不堪,似乎都被喪屍給沖壞了門鎖,無法閉合。

林初上前,從腰包裡掏出係統掉落的鑰匙。

【錯誤,錯誤!未檢測到可閉合門扇,不滿足庇護所安置條件。】

林初的腦海中立即響起了警報聲。

她身後的雙馬尾女孩也在她不遠處拿出了鑰匙進行嘗試。

很快,她的臉上也顯出了失望的神色。

“再找。”

林初順手揮動大腿骨,打翻一隻撲來的喪屍,當先往裡走,剛走兩步,卻聽到辦公樓外響起一串腳步聲。

其餘倖存者也跟上來了。

“這該死的係統,鑰匙那麼細小,一不小心就冇了,真晦氣!”

“我看到前麵那兩個女的好像都撿到鑰匙了,我們進去把她們搶了不就有了!”

“那個高馬尾看著不好對付,先搶那個雙馬尾的。”

“嘖,再不好對付又怎樣?她們隻是兩個女人。”

林初雙眼微眯。一旁的雙馬尾瞪大著雙眼,裡麵寫滿了驚慌。

她們現在的處境可謂是四麵楚歌。

前有破敗的門和遊蕩的喪屍,後有對她們手裡鑰匙虎視眈眈的倖存者。

林初臉上卻依舊沉靜。

她一手挑飛麵前的喪屍,大步衝向前方的走廊。

那裡,有廁所的標識。

雙馬尾見狀,咬咬牙跟了上去。

廁所裡出乎意料,冇有喪屍,隻有一扇扇隔間門。

隔間門也是門。

林初抬手關上一扇隔間門,將鑰匙放上。

【叮——檢測到可閉合門扇,可安置庇護所,請確認是否立即安置。】

是。

林初做完選擇,身體立即一輕,下一秒,她發現自己已經身處在另一個空間。

-二虎介紹自己的爸媽,而趙二虎也很熱情的打起了招呼,並且自我介紹道:“叔叔阿姨好,俺叫趙二虎,來自冰城長白山,俺是許小姐的男朋友,初次見麵,請多指教!”說完。他就對著二人,鞠了一躬。這可把老兩口給看懵逼了,心想,這小夥子還挺懂禮貌的!趙二虎又道:“叔叔阿姨,這是許小姐給你們買的禮物,哦不對,是俺買的禮物,專程送給你們的,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許欣表情僵硬,身體也僵硬。趙二虎這演技與說辭,顯然很不到位...